高鹏:80后馆长未来的狂想

2017-07-17 08:24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艺术在这里有着无限可能”

盛夏的北京,著名的国贸商圈有一个地标性的建筑——今日美术馆。眼下,走入其中,你可以在一间由数百万元投影设备打造的巨型展厅内,体验世界上最前沿的沉浸式艺术装置,它并不是一个多媒体展,而是一个被称为“未来馆”的项目,馆长高鹏把它称作“未来的狂想”。在一间非营利性美术馆内,通过自己和团队的努力拉来可观的赞助,为公众呈现一个属于未来的艺术大展,或许只有80后的年轻馆长敢做。

这是未来美术馆的样子

信报记者(以下简称信):未来馆到底是什么?它最终会是个什么样子?

高鹏(以下简称高):“今日未来馆”项目并不是今日美术馆建造出来的一个“实体馆”,它是我们想象当中的未来的美术馆的模型。现在来看,“未来馆”还不是一个实体,而是每两年一次的先锋艺术展览项目,我们所呈现的不再是传统艺术上的绘画与当代艺术,而是实验音乐、声音影像、空间交互、也展出图像、声音与光源、装置……总之,一切皆有可能。

作为今日美术馆坚持了6年的艺术项目,我们的立足点是真正做出一个未来馆,而它的出现是要影响全国美术馆:就是你再也不能把一件艺术品挂在那里就称自己是美术馆了。展出的作品需要很多层次,不仅是它与观众之间的关系,与实体的关系,还要观众有一个思考的过程,不能再像卢浮宫一样,一群人乌泱围着一件作品,只是因为它有名,只是拍到一张照片就可以了,如果是这样我们的文化素质非但没有得到提高,还把自己的馆变成了景点。未来馆给我们的启发,也是我们为之感动的:尊重创造力。

需要独立判断和引领性

信:作为中国第一家民营非企业公益性当代美术馆,每年超过35万人次的参观量,以及数百场的公共教育活动,今日美术馆在持续探索的中国民营美术馆的持续发展之路有什么经验?

高:从运营层面来讲,一个成熟的运营团队特别是像今日这样性质的美术馆,它的进项绝对不可能是单一化的,因为越单一,越危险。一些单独资方的民营美术馆都是靠早期投入,或者政府资助,但如果这块投入没有了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一些馆依靠场地和门票收入养活自己,那么势必要推出一些足够噱头、可以营造盛况空前买票场景的展览,但这是与艺术根本相背离的,因为你越想营造一个万人空巷的展览,你展示的东西就越要接近大众。不可否认,越接近大众,就越无限接近于媚俗。这就像电影产业一样,一旦你揣测大众的喜好去拍片,拍得越全面,最后越可能成为一个大烂片,因为你低估了公众基本的审美和判断。对于美术馆来说,需要的就是独立判断和引领性。

所以除了馆长出去拉赞助,我们的进项非常多元,包括门票收入、设计商店、图书发行、图书出版、展览服务以及政府支持,而且我们希望每一年都有新的结构加进来,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每一个板块都没有超过1/3,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板块出现问题的话,美术馆也不会出现大的问题,所以说我们的经济实体是健康的。

通过艺术倡导美好生活

信:作为一个当代美术馆,今日的个性化形象和责任是什么?

高:今日的形象一直是很鲜明的,当然我们也曾经历了转型,以及对服务什么样的人群产生困惑。相对博物馆追溯历史的社会责任,美术馆做的可以更面向未来、更先锋,更富有实验性,所以我们的步伐可以更大一些。

在当下,美术馆是不是展示架上艺术已经不重要了。一座展示当代艺术的美术馆要做的是通过艺术倡导美好生活,告诉人们艺术可以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在今日美术馆里看懂一件艺术品的真正意义不是去购买它,因为我们不是商业的画廊,而通过你的理解对一些观念产生改变。

举一个例子,男孩喜欢女孩,为了表达这份爱,他决定买一枚钻戒,所以男孩拼命赚钱。但如果你关心当代艺术,你会发现爱的表达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场景会变成:男孩会观察两个人共同的生活,偷偷收集了女孩梳子上的掉发,把它们集结起来编织成一枚小小的指环,这就成为俩人在一起的纪念,随着时间的变化,这枚指环上还可以缠绕不同意义的掉发,或许是一根白发……这样的表达意义远远高过一枚钻戒的价值,这就是当代艺术,这就是当代艺术给公众观念性的改变,艺术改变生活,更是让公众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要对世界有足够的认知

信:作为全球最年轻的美术馆馆长,你在这个位置有什么感触?

高:刚开始做馆长时,一年当中至少有100天要参加各种活动、展览。刚开始还觉得很酷炫,全场都是五六十岁的专家,我只有30多岁,觉得自己人生真成功啊,但是天天这样是受不了的,它非但没有营养你,反而在消耗你。然后,我就开始拒绝大部分的活动。但是这样很多人就会觉得你年纪轻轻就这么骄傲,所以我觉得怎么调整自己也是一个问题。在2012年的时候,我申请了3次北大博士后,我希望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它最后不仅给我一个工作机会和一个学位,更会不断有人来激发我去做一些学问,这是我的第一个方式;第二个方式就是学会你做任何一件事都要做好心理准备,有人说你好,有人在骂你,但当你把一件事做好的时候你就觉得无所谓了,把你要的效果做好就可以了。

还有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信念,特别是一个年轻馆长,不仅要对我们的文化有足够的自信,同时要对外面的世界发生什么有足够的认知,这样才能在理解自身文化的同时,与世界对话。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王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