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占豪“单口相声”聊《梁祝》

2017-07-11 08:2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何占豪“单口相声”聊《梁祝》

7月9日上午,国家大剧院周末音乐会迎来第450场特别策划演出。指挥许知俊执棒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携手小提琴家柴亮,为观众演奏了《海霞》、《瑶族舞曲》和《梁祝》等极具民族特色的著名交响曲。《梁祝》曲作者之一、八十四岁高龄的何占豪专程从上海赶来,登台“演讲”近三十分钟,与观众分享《梁祝》的创作往事。

虽已年过八旬,何占豪却步履矫健,不用任何人搀扶就大步流星地从观众席走上舞台。他头脑清楚,言语也十分幽默,讲解过程中多次把观众逗得哈哈大笑。

“年轻”是学音乐得来的

谈到如何保持如此健康年轻的状态时,何占豪很“严肃”地说:“我原来不是学作曲,而是学小提琴的。要想保持年轻,就让孩子们学音乐,学小提琴。”

“作曲是农民教的”

诞生58年以来,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已成为世界上流传最广、最具中国风情的乐曲之一。而这样一首高雅乐曲的灵感来源却不免让人有些意外,“谁教我们写《梁祝》?农民”,何占豪简单地总结了一句话。

“我是上海音乐学院管弦系的小提琴学生。当年我们拉着小提琴到乡下去,农民非常欢迎。当时的教材都是西方的古典乐曲,为了给他们演奏,我们还专门选了一首稍微通俗一点的曲子。拉完之后,我们问他们好听吗?他们说好听!我们又问,懂不懂?他们说,不懂!”

何占豪接着又给观众们讲了一件乡下演出的趣事,“我们觉得农民不懂是因为见得少,因为我们最开始也不懂,后来听多了就会了。于是我们开音乐会,就拉外国曲子和很少的中国乐曲。农民们都来啦,现场人山人海。我们很认真地拉,他们也好像很认真地在听,但人越来越少。最先走的是小青年,他们觉得没什么意思,打扑克牌去了。后来小孩子要睡觉,妇女们带着他们走了。我们在上面看着,心里真的很难受。只有一位农民老妈妈坚持到最后一首曲子。”

演出结束后,何占豪和同学激动地拦住她,问她为什么愿意留下?结果老妈妈说:“你们演出坐的凳子是我的,我得等你们走了再把凳子拿回家。”音乐厅里瞬间爆发一阵哄堂大笑,何占豪面不改色,“这是真的,我到现在都非常感谢这位老妈妈——她让我知道,音乐要让他们听得懂,那才行。”他正色补充道,“我一直觉得,我的创作是农民教的。”

何占豪说:“上学时,老师就告诉我们,你们拉小提琴要让农民、工人和老百姓听得懂。所以能创作出《梁祝》,我要感谢农民朋友,感谢当年的那位老妈妈。”后来,为了描摹祝英台少女怀春的心境,何占豪还跑到纺织厂女工当中,去了解她们真正爱听的曲子。

“《梁祝》是偷来的”

聊到《梁祝》的谱曲,何占豪又抖起了包袱。“《梁祝》的曲子,其实是我偷来的。”他一笑,“哪儿偷来的?从越剧和沪剧那儿来的。”他在创作《梁祝》时发现,当时的农民和工人都喜爱越剧《红楼梦》,其中有一句最引人叫好,是贾宝玉在林黛玉生气后去哄她时,开口的一句“好妹妹”。“本来就是说一句话,可一位越剧大师表演中,把说话的语调加入了唱的音调,调子先扬后降,还透着哄心爱女孩子的情感。”何占豪觉得,没有比这段更适合表达细腻的爱情主题。于是,他把“好妹妹”三个字的音调和节奏稍一改动,《梁祝》中最为人熟知的“咪嗦啦哆瑞啦哆嗦”就诞生了。

“所以我说,真正的作曲家是那些前辈们和演员们,”何占豪最后谦虚地说。

文/本报记者 伦兵 摄影/牛小北

何占豪

著名作曲家。现任中国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中国上海音乐家协会副主席。

1933年出生在浙江诸暨的一个农民家庭。幼时热爱音乐,后考入浙江省文工团当演员。1952年,转入浙江省越剧团乐队并开始学习小提琴。1957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1958年与同学陈钢合作创作了基于越剧音调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并因此蜚声乐坛、誉满中外。此后,还创作有弦乐四重奏《烈士日记》、弦乐与合唱《决不忘记过去》、交响诗《龙华塔》以及二胡协奏曲《乱世情》、《别亦难》等。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