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的《哈吉穆拉特》更胜一筹

2017-07-09 14:3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无论我们认为经典是什么,《哈吉穆拉特》都处于民主时代经典的中心。——哈罗德·布鲁姆

7月开始,十月文学院“名家讲经典”进入俄罗斯文学单元。在世界文学版图中,俄罗斯文学以其博大深沉的气象,穿透灵魂的震撼力,成为世界文学的一座高峰,对中国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受到一代代中国读者的喜爱。7月8日,著名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教授,讲解列夫·托尔斯泰小说经典《哈吉穆拉特》,为“名家讲经典”俄罗斯文学单元拉开序幕。

79

7月8日,由北京市西城区文委、十月文学院主办,北京电视台、千龙网协办的大型系列文学讲座活动“名家讲经典”第六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教授,以“虚无,恐惧与头颅”为题,讲解了列夫·托尔斯泰小说经典《哈吉穆拉特》。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哈吉穆拉特》是俄国作家托尔斯泰晚年写作的一部中篇小说,写作时间为1896—1904年。为写此作,托尔斯泰曾广泛研读有关高加索战争的历史文献,历经九年,十易其稿,足见作者所耗费的心血与郑重态度。

1912年,托尔斯泰去世两年后,小说才作为遗作发表。作为一部历史题材小说,《哈吉穆拉特》讲的是高加索鞑靼人哈吉穆拉特的事迹。哈吉穆拉特本是当时反抗沙俄的高加索穆斯林教派领袖沙米里手下战功卓著的副帅,因与沙米里不合,逃脱后向沙俄投诚,后来为了解救家眷企图逃离,在与沙俄追兵交战中殒命。托尔斯泰在这部力作中,塑造了高加索英雄哈吉穆拉特的鲜明形象,反映了19世纪中叶高加索战争的真实历史与广阔社会图景。

托尔斯泰看不上莎士比亚很多年

1903年,托尔斯泰写出了长篇论文《论莎士比亚和戏剧》,全面、系统地批驳了早已为人们认可接受的莎士比亚。后来评论家的说法:“制造出文学批评史上一大公案”。

已经75岁的托尔斯泰在读完莎士比亚的所有作品后,对莎士比亚的厌恶更加强烈了,产生坚定不移地自信,莎士比亚非但不是天才,甚至连普通作家都不配,他批评《李尔王》每一场戏都愚蠢、啰嗦、生硬、含混、装腔作势、俗不可耐、冗长乏味”,被他骂的几乎体无完肤。

甚至提到,“莎士比亚剧作的内容,正像从他的几个最卓越的赞美者的解释中所看到的那样,是一种最低下最庸俗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把权贵的外表的高尚看作人们真正的优越性,蔑视群氓,即劳动阶级,否定任何志在改变现存制度的意图,不仅宗教方面的,也包括人文方面的意图。”

可以说,《哈吉穆拉特》是托尔斯泰用莎士比亚的方式完成的一部伟大作品,甚至超过了莎士比亚的水平。

这个英雄多变 违背了“义”

怎么看头颅与虚无主义,虚无主义与英雄主义?布鲁姆认为《哈吉穆拉特》表达了英雄主义,他对自己一生历史的交代,来完成对莎士比亚小说艺术、戏剧的回应,回到了生命最为本真、质朴和直接的经验当中,在这个意义上理解它是如何完成莎士比亚的决斗。

“托尔斯泰年轻的时候没有好好当兵,吊儿郎当,吃喝嫖赌。他在能表现气概的时候没有表现,想重新拯救自己。通过对叛军首领英勇的看法写出对英雄的向往,把他内心的英雄意志表达出来。”陈晓明教授表示。

托尔斯泰晚年非常怕死,受病痛的折磨。他通过对死亡的书写,“脑袋都被砍下去了”。哈吉穆拉特在这种境遇中的英雄气概超越死亡,真正完成自我。是对青年时代记忆的还原,也把他所经历的历史进化做一种清理,所以写出这样一种英雄。

但是,哈吉穆拉特作为一个英雄是多变的,多变违背了“义”。在托尔斯泰的文化和信念当中这么一个多变的性格和英雄的品性并不矛盾,“多变”是在于生命存在的境遇。

讲座中,陈晓明从“虚无,恐惧与头颅”这一独特视角出发,生动且富有哲理地阐述了这部文学著作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征。参加本次活动的有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学生们,鲁迅文学院的青年作家以及各界文学爱好者,幸运观众获得了《哈吉穆拉特》以及陈晓明著作《中国当代文学主潮》。(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