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翻过唐诗那道墙,折几枝带露的花

2017-07-04 08:25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么美的风景,你明明懂汉语却没能领略,那不是很遗憾吗

六神磊磊?怎么起这样一个既不通顺又无爆点的网名啊!因为容易被蚊子咬,所以用六神花露水。

自成一格解读金庸武侠小说,本名王晓磊的六神磊磊收获了上百万粉丝。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唐诗爱好者,加班之余写下《拜服吧,关于唐诗的那些猛人猛事》,自此一发不可收。他的新书《六神磊磊读唐诗》于近日出版。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王晓磊说,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翻墙的人”——帮你翻过唐诗那道墙,去折几枝带露的花来。你若喜欢,就可以自己去找正门参观。

 杜甫自带“反差萌”,逆袭成“网红”

“完全没想到大家会爱看唐诗的故事,还以为都爱看仓央嘉措、纳兰容若这些‘网红’诗人。”王晓磊笑着说。而他也凭借一篇《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把端庄的“诗圣”捧成了“网红”。

“我们印象中的杜甫源自中学课本上的一幅画像,戴着帽子,目视远方,是个一脸胃疼相的大叔。杜甫写的诗也很严肃,动辄出来几个我们不认识的字、没听过的典故。”王晓磊决定,要说说杜甫好玩的地方。

比如,杜甫小时候特别喜欢爬树,有诗为证,“一日上树能千回”(《百忧集行》);再比如,我们都知道李白爱喝酒,其实杜甫一点也不逊色,他喝完还写道,“饮酣视八极,俗物多茫茫”(《壮游》),意思是“我不是针对谁,在座各位都是渣”……就这样,王晓磊笔下的杜甫彻底颠覆了原来的印象,自带“反差萌”,终成一代“网红”。

每次被问到最喜欢哪位唐代诗人,王晓磊都毫不犹豫地说是杜甫。上初中时,王晓磊得到人生中第一本唐诗集,其中收录杜甫的诗最多。但那时候,他并不喜欢:“一上来就是《羌村三首》,第一句是‘群鸡正乱叫’,你能想象唐诗开头是这种乡土的东西吗?”

慢慢长大后,王晓磊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知道了杜甫写《羌村三首》时,正是安史之乱期间,乱世中的每一次别离都可能是永远,而他得以与家人在羌村重逢,该是怎样的心情!

所以,杜甫会写“娇儿不离膝,畏我复却去”,孩子害怕爸爸一走又不知何时回来;杜甫会写“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与妻子还能如此相对而坐,简直像做梦一样。“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和杜甫的心连通了。”王晓磊说。

在采访过程中,王晓磊一直说自己“没读过多少唐诗”,“参加《中国诗词大会》肯定输”。他坦言:“大家不要被偶尔出现的生僻字和典故吓倒,我也不认识,可以百度嘛……”

在王晓磊笔下,诗人们有“朋友圈”,一起喝酒撸串,参加“华山论剑”;诗人中有“学霸”也有“学渣”,有“情圣”也有“好男人”。王晓磊说,其实古代诗人和我们一样,有时候调皮捣蛋,有时候也想红,别人红了还嫉妒,谈恋爱也会迷茫……

诗人犯毛病的样子,也和普通人一样。李白被唐玄宗赏识,待诏翰林,就写了不少诗炫耀。其中一首是写给一位姑娘的,据说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大意是“你过去嫌弃我,现在我出息了,你后悔了吧”。

唐诗的江湖你追随谁

也许写多了武侠,王晓磊写唐诗故事也有江湖的感觉,白居易给刘禹锡去了一封信,在他的笔下就变成了一封“战书”。不过,他表示谦虚:“其实,金庸早就打通了武侠和唐诗。”

《连城诀》,主人公练的是唐诗剑法;《倚天屠龙记》,张无忌在绿柳山庄初遇赵敏,中堂挂着一幅字,写的是元稹的《说剑》;《神雕侠侣》,郭靖要教育杨过,路边就适时出现了一块杜甫故里的纪念碑,郭靖就自然地背了一首杜甫的《潼关吏》……

有人问,唐诗里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各是谁,王晓磊觉得这么问不妥,因为没人能当天下无敌的“中神通”,李白、杜甫也不行。“如果非要比喻,可以把李杜比喻成《雪山飞狐》里的胡一刀和苗人凤。李白更像胡一刀,张扬、洒脱;杜甫更像苗人凤,沉郁、内敛。”

其实,唐朝人就写过一本《诗人主客图》,用颇有江湖意味的分类来论述诗人流派。比如,白居易是“广德大化教主”,孟郊是“清奇僻苦主”,武元衡是“瑰奇美丽主”,共设六主,风格类似的诗人就归入各大门派主人的麾下。

王晓磊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唐诗江湖是用现代人的眼光,觉得白居易和元稹齐名,可唐朝人把元稹视为白居易的门客。有趣的是,孟郊是一个县尉,武元衡官至宰相,可唐朝人就把他们看成平起平坐的两个门派的掌门人。”

你若想愉快地读唐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在唐诗的江湖里找一个喜欢的人,去追随,去读他的诗,去了解他的故事,就算你最后不喜欢他了也没关系。曾让王晓磊一见钟情的诗人是“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钱起,一句“鹊惊随叶散,萤远入烟流”(《裴迪南门秋夜对月》),让他觉得“美极了”。

如果读唐诗能多占一点“国民总时间”

重庆渝北一家安静的咖啡馆,是王晓磊常去写作的地方,“家里的书房堆满了东西,甚至还有缝纫机,没法写”。耳机里放着“动次打次”的摇滚乐,笔下是“月涌大江流”的唐诗,似乎违和,从来不碍。

写了两三年,书才出版,王晓磊笑言:“如果卖不出去,我就全部拉回家。”不过,他暂时不用担心运输问题。《六神磊磊读唐诗》一书预售当天过万,位列各大电商新书热卖榜第一名,还未上市就开始加印。在7月1日的北京签售会现场,等待签名的队伍已经蜿蜒排出了书店。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提出过一个概念,国民总时间——趋于恒定,每个人、每件事都想抢占。王晓磊说:“如果读唐诗占国民总时间的比例能提高那么一点,也是极好的。”

“读唐诗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很浮躁的时候,心灵里能有一片安静的地方。《笑傲江湖》里有一个地方‘绿竹巷’,是令狐冲第一次遇到任盈盈的地方,之前是一段打斗,之后也是一段打斗,唯有这个绿竹巷特别宁静。如果你有心学一点唐诗,心里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就挺好。”王晓磊说。

“我不觉得有什么学问非学不可,只不过错过它们的遗憾程度不同。而唐诗,是一种错过它的遗憾指数极高的东西。这么美的风景,你明明懂汉语却没能领略,那不是很遗憾吗?”不需要背《全唐诗》,不需要懂诗词格律学,在王晓磊看来,只要会汉语、识汉字,你就是唐诗的有缘人。

王晓磊挑了三句诗与年轻的读者分享:

第一句:不愁明月尽。我们经常焦虑,一方面认为自己不比别人差,一方面担心错过机会,有时会匆忙作一些选择。不要这样,不要担心风口没了,不急。

第二句:更上一层楼。现在任何行业的竞争都很激烈。比如写微信公众号,有个朋友几年前想写关于考古的,觉得肯定没人写,结果一搜一堆。但不管什么领域,真正的专家都非常少,你每前进一步,就能甩掉一大群人。

最后一句:快走踏清秋。加油干吧!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蒋肖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