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的阅读都有价值

2017-06-23 09:2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并非所有的阅读都有价值

2013年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创办了“文学生活馆”,主讲人大都是学有专长的学者,题目是从古到今中外文学名著的解读,每次活动都人满为患,并受到媒体的关注。《领读经典第一辑》就是讲座的一次结集出版。本辑选取中国古代文学经典作品,一个朝代一部经典进行讲述。

并非所有的阅读都是有价值的,个人所能抵达的精神高度,是由他所阅读的经典的高度决定的。这是“文学生活馆”倡导的理念,那么,每个经典读本的价值究竟何在?它们对于当下人的学习生活又有何意义?这些都是讲座者需要给普通读者做出解答的。

书中,这些讲座者分享的是其阅读所得和研究所得。他们特别擅长文学理论的分析推导,不过为了照顾受众,讲得还是相当通俗易懂的。学院派教授们不只做知识的搬运工,亦道出自己的见解。比如,书中说,“李陵之祸”绝不是像《报任安书》中说的那样简单,汉武帝的气质是浪漫、雄奇、极富想象力、敢于冒险,而司马迁的气质与其非常相像。如果他们两人地位相等,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可以成刎颈之交。但是,他们一个是史官,一个是最高专制力量的象征。这样两个极其自负的人碰到一起,悲剧就不可避免。有人只注意到陶渊明纵酒安逸的一面,殊不知他的生活是非常艰辛劳苦的。在本书里的讲座者看来,陶渊明是先有辛苦,然后才“心有常闲”的。如何跟自然和谐相处、跟自我性诗意相处,是人类永恒和目前急切需要关注的问题,而陶渊明通过一生的尝试和“生活文学化”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在这个意义上,陶渊明的诗意人生和他劳而能闲、顺其自然的田园精神不但没有过时,而且对我们具有独特价值。

人们常说,李白是被唐玄宗当作花瓶给养着的,李白的不被重用属于怀才不遇。本书认为,唐玄宗并非昏庸之辈,他在位期间,提拔任用的能臣干将数不胜数。李白已经见到皇帝,并且有了侍从左右的机会,仍然没有被重用,未必全是因为皇帝有眼无珠,很可能与李白个性过于张扬、不通实务有些关系。李白和杜甫的人生悲剧,跟他们的个性脱不了关系。“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当年杜甫从长安逃出来见到唐肃宗时,是令其大为感动的,唐肃宗任命他担任谏官左拾遗。杜甫有话就说,有意见就提,很快就得罪了皇帝。

书中对苏轼的人生态度大为推崇,指出,即使不论苏轼的文学成就,单就他的处世态度、道德风标来讲,也足以为国人楷范。我们经常宣扬热爱传统文化、继承发扬传统文化,而若想让一种文化真正深入人心,要靠身处其中的人,以具体的行为绽放光辉与力量,才能得到别人的信服。苏轼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就具备这样的意义。

《窦娥冤》这一戏剧的最大价值是什么呢?窦娥的悲剧,不只是命运带来的悲剧。她若想活,其实是可以卑躬屈膝地活着的,然而她坚守的是站着活。本书指出,剧中虽有恶人——张驴儿父子、赛卢医、祷杌,这些人给窦娥构建了很多的陷阱和困境,但是赴汤蹈火仍出于主人公之意志,是窦娥自己的选择。这才是这部剧“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的原因。有人说,《红楼梦》主要写的是“贾王史薛”四个封建家族的衰亡史,有人说,它宣扬的是佛家的色空观念。本书认为,《红楼梦》的主旨就是一个“情”字。它是一部歌咏人间爱情,描绘人间爱情的悲剧作品。

姑且不论其准确与否,我喜欢如此接地气的论断,真正发自自己的内心,不人云亦云,不空谈大字眼。我们应该期待这样的文学评析,特别是对待经典读物,人们的信心是习惯于被所谓的权威论断给淹没的。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温儒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