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展:一年一度的热闹与浮躁

2017-06-16 09:16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毕业展:一年一度的热闹与浮躁

六月是什么?儿童节?端午节?双子月?荷花初开?不不不,对于高校美术馆而言,六月只意味着一件事——毕业季。

是的,毕业季又来了!在读美院的时候,每年六月最期待的就是毕业展,因为可以一次性看到大量有趣或者没趣的毕业作品,还能给我们没毕业的学生一些信心、一些启发、一些奋斗目标、一些当头棒喝。

自己准备毕业展那年,记得南方的夏天十分难熬,汗流得特别多,油画干得特别慢,不小心碰坏了的地方又得一遍遍地重新来过。工作室里一张小沙发成了我休息和睡眠的承载,连续两个月睡醒了就画画,画累了就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或许躺一会儿。一台小破电扇、无数盘蚊香和六神花露水陪我度过了那段总是暴雨总是闷热总是有蚊子声不绝于耳的日子。当作品挂上墙的时候,来不及热泪盈眶,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好好洗个澡睡上个几天几夜。

而今,在高校美术馆工作,每到毕业季前夕就仿佛是即将上战场,从定下展期开始就要面对一系列问题,宣传、作品进馆、布展、作品展签、灯光、安保、维护……现在毕业展几乎成为每个高校美术馆一年里人流量最大的展览,欢迎观众和维持秩序之间的制衡也成为每年毕业展期间最喜欢讨论的话题。

今年的南京艺术学院520嘉年华,央美的西瓜地和众多吸睛宣传片都在六月造成了不小的热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个艺术院校的毕业展也成了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为了赚阅读量,各个公众号也齐齐将目光投射到毕业展上,差不多时间开幕的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这类的话题和讨论就显得有点高冷、太过专业导致曲高和寡。年轻人的作品既能看得懂,又能营造一个全民爱艺术的其乐融融的气氛,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我总会忧虑,在其乐融融的背后是什么?热闹的背后折射出的真的是中国艺术的繁荣吗?

连着看过同一所院校两年毕业展的观众应该都会发现,同一个导师带的几届不同的学生做出来的毕业创作有时候呈现出来的面貌很相似。为此我问过一些毕业班的老师,他们给我的答案如出一辙,这些作品是学生们在导师的指导下,形成了一定的个人风格,而且大多是指导教师的某个课题的延续。而绘画专业方向的学生的毕业创作更是能从中看到指导教师作品的缩影。记得很多年前去北京一个艺术家群落做考察,有一群画得很类似的艺术家经常聚在一起,难道艺术家不应该是最需要追求个体差异的群体吗?可是为什么风貌如此一致?其中一个艺术家对我说,才来北京,要抱团,要跟着“大哥”走,我们得有取舍,有时候是需要放弃一些自己的艺术理想的。

我在高校美术馆工作了三年,三年里,经常看见学生穿着睡衣睡裤拖鞋下楼拿外卖。课堂里的老师也总是无奈,只有在提前告知课上会点名的情况下才能出现全员到齐的盛况。当然,这也并非全貌,然而窥斑见豹,除了学生对于课业的懒散,老师呢?是不是成为了孤独的传道者?高校里的老师们为何教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学生,大概也是因为老师们缺乏思考,将一种教学惯性延续了很多届。有时候某一种教学方法得以熟练运用是一件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的事情,而找到了一种可以成熟展示的方法之后,老师们是不是也就将这种方法一用再用,不加以思索且不去求新求变。

艺术史上的大家们,很多并没有专业地学习过技法,仅凭自己想表达的欲望就燃起了创作之火。中国当代艺术史当中也有很多艺术前辈,因为想画画,想表达,由原来的百货公司员工、邮递员、工厂工人,在业余时间自学绘画并且不断地思考、学习才成就了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今天艺术院校里的学生们乖乖地在考前班学习,乖乖地去大学上课,乖乖地学习技法,再乖乖地听从老师们的指导去完成自己的毕业作品。这样的作品或许完成度高,或许在展览中面貌可爱,但是总觉得缺少灵魂,缺少了打动人心的东西。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毕业展会迎来高校美术馆一年里的人流量高峰的缘故,因为毕竟清新甜美的东西比较吸引人,而深刻的会拷问内心的作品总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另一个现象是高校里蔚然成风的学生创业,学生中的百万富翁层出不穷。近些年,艺术类院校鼓励学生创业似乎是一种风潮,艺术市场的兴起,文化创意产业的蓬勃发展给了在校学生们一些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与憧憬,艺术类院校里的学生学习的本就是一些与创意相关的专业,所以只要他们的创业和艺术或是创意沾上边都好像变成了全校同学学习的榜样。单一的成功观也导致了这群“先富起来”的同学更加有话语权,学长学姐们觉得自己白上了几年学,而学弟学妹们则踊跃地想要加入学生创业的大家庭,抱住“成功者”的大腿。

那艺术类院校的老师们呢?由于大学里的课程设置,老师们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自己的业余时间,大多数的老师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或是工作室,有一些是老师们为了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所在,有一些为毕业生解决就业问题提供了出路,还有一些是与本职工作毫无关系的新路径。老师们就以身作则地提供创业范例,以老师为榜样的学生又如何安心学业呢?

说回热热闹闹的毕业大展,主办方在宣传上强调耗资多少万,可容纳多少人,毕业展中有什么吸引人的亮点,请来了哪些明星……相信校方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学生们卓越独特的成果。然而一味地追求展示效果,一味地以人流量作为衡量毕业展成功与否的标准,我很怀疑,毕业展究竟是学生们学习成果的一次总结还是校方为了扩大自己影响力的“毕业秀”?

浮躁吗?我觉得是浮躁。一种集体的浮躁用毕业展的形式展露无遗:校方追求毕业展成为话题、教师追求呈现优秀毕业作品、学生追求顺利毕业赶紧去校外创业,三方共同造起了一个五光十色的毕业展,大学学习的汇报展示更像是一年一度的狂欢。

经常有人追问,为什么我们这个时代出不了大师?毕业展是个缩影,看到的是热闹,看到的是虚华。年轻人本应该是充满创造力的群体,但是在毕业展上看到的更多的是技术上的不成熟和观念上的虚空。技术上的不足可以用时间来填补,但是打动人心的作品有时候却和技术无关。

前些天跟一个做艺术时尚类公众号的朋友聊天,我问她干吗一天到晚做毕业展和学生话题?她说毕业展吸粉啊!也对,毕业展还能吸粉。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