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芳:女主持人,勤奋比颜值更重要

2017-06-15 14:5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女主持人,勤奋比颜值更重要

在论颜值甚于才华的女主持人行列里,王芳无疑属于后者。论颜值,王芳没有惊艳的脸蛋,妙曼的身材,在电视观众衡量女主持人颜值和才华的天平上,很自然地把王芳的成功归功于她的才华。对于才华和颜值孰轻孰重的论调,王芳都给予否认。对她而言,若论才华,不如说是勤奋。

如果说董卿是用努力和修为诠释什么叫“岁月不败美人”,那么王芳则是用汗水和勤奋诠释了什么叫成功永远青睐有准备的人。王芳说,我不敢说,我是最好的女主持人,但我敢说,我是最勤奋的女主持人。

每年录制超过1000期节目,从选题、录制、审片到制片,她既是主持人又是制作团队的老板,手下管理着100多名员工。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一个有时间就亲力亲为的、10岁女孩的母亲。王芳对教育十分感兴趣,主持之外,她写书,还在教育实践上发起了“第一训练营”,每年要有几十场的培训,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年年跟随着王芳训练营的脚步。

长年陀螺般旋转的高强度、大容量的工作节奏,每一年王芳都累得不浅。但是你看见她的时候,她永远都是精神抖擞。回忆时光,王芳却总是想还有哪些时间是被浪费掉了,没有好好利用。王芳记得,去年新年钟声敲响前的最后两个小时,她走出工作室,没有直接回家,径直开车来到一家咖啡厅,点了一杯茶,一份水果,一盘瓜子,关闭手机,静心写下自己一年的心得。王芳说,我答应女儿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会回家陪伴她,我要在外面完成我所有计划中的工作。

用自我总结安静地享受新年到来之前短暂的轻松时光,这样的时光对她来说是多么难得。她说,这一年,似乎只有这两个小时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

外表对女主持人只是小分值

记者:你主持的谈话类节目,比如《谁在说》《选择》《马兰花开》《大王小王》等,无论在风格上还是形式上都非常受观众欢迎,各类节目的收视率也都在全国排名处于领先的位置,你可以被称为是女主持人中访谈类节目的领军人物,那么你对访谈类节目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王芳:现在电视上访谈类节目越来越多,谈话类节目女主持人占了半壁江山,可能是因为女性天然的优势,她们对话题更敏感,更容易和现场观众交流。我做访谈类节目,是从头开始学起的,访谈类节目有时是精英访谈,有时是专业领域上的访谈,我的访谈类节目是从普通人开始的,特别家长里短,特别接地气那类的,不过,不管是哪种形式上的访谈,为什么有的观众喜欢,有的就看不下去?我认为,这样的差异不仅体现在节目制作上,还体现在主持人的风格水平上,优秀的团队必须加上优秀的主持人,才能成就一档优秀的谈话类节目。

记者:受众一直对女主持人有着一种约定俗成的解读,认为她们只要有漂亮的脸蛋就能胜任这份工作,你怎样理解?

王芳:诚然,主持人的魅力在一档节目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一个人的魅力不仅仅是以颜值论高低,一个主持人的个人魅力体现在她对旁人的吸引力,她的真诚是不是打动人。一个女人能在电视主持人的行列中站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们光看到了她身上的光环,这种光环只是这份工作赋予的,我们自己必须审视好自己,我到底有几斤几两,对自己要有清醒的认识。

当局者迷,是每个人都存在的桎梏,要做一名出色的访谈女主持人,要自己主持的节目与众不同,魅力十足,更多的在于她的思维深度,文化内涵,我认为外表只是一个小分值。

记者:你一直说自己是最勤奋的女主持人,对你来讲,你成功的因素还有哪些?

王芳:能成为电视台的主持人,本身就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能有一档属于自己的节目,更是十分不易。我是70后北漂一代,在北京打拼了十几年,不管做过多少节目,我其实很看重一件事,就是随时审视好自己。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人很多时候都是猜得透别人,却看不懂自己。在常人眼里,主持人这份工作是自带光环的,我时刻提醒自己感恩、勤恳、谦逊,来弥补自己不完美的那一面,给自己和这份工作增加魅力和智慧。

孩子的出生改变了我的人生

记者:不少女主持人红过一阵儿,由于各种原因就消失了,坚持性不强,你却是越战越勇,工作上干劲儿非常冲,你的动力从何而来?

王芳:评价别的女主持人,都说谁谁是智慧和美貌并存,对我而言,是勤奋和汗水并存。尤其是女儿的出生改变了我的人生,以前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挣的那点钱可以随心所欲乱花,有了孩子不一样了,我得开始更加努力地工作,我在做事上非常理性,不任性。因为开了好几档节目,置装费上开销比较大,我认为这笔钱可以省下来,本来我也不是拼颜值的主持人,也是在大家的建议下,我选择了最朴素,关键最省钱的白衬衣牛仔裤。开始被很多观众批评,可我发现,观众并没有因为我穿衣服简单就离开我的节目。对于一个女主持人而言,独立、自信、谦和就是最美丽的,比任何华丽衣服都重要。

记者:女儿的出生改变了你,让你在工作上有了内在的动力,也很少看到你来“秀”各种饭局和应酬,作为公众人物这似乎是光环中少不了的一环,你如何看待和处理?

王芳:说实话,我拒绝了所有的应酬。我似乎很具备责任感和使命感,我当主持人获得了一些知名度的时候,我的老东家内蒙古电视台来找我,希望我能为家乡做档节目,我觉得这是必须的,我有责任为家乡做些事情,另外我是家里的老大,父亲说,你现在我放心了,你弟弟要帮帮他,所以后来我决定自己创业。刚开始招来的都是新手,要靠我一点点带,从零开始。最苦的时候,十几个人挤在一间五十多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剪辑片子,24小时不睡觉,地上躺着一片人,睡醒了就上机,我每次晚上回家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眼睡在机房各个角落的孩子们,心里就酸酸的,他们的父母把孩子交给我,我不能亏待大家。所以,如果说主持人自带光环,我认为实力和努力才是最亮的光环。

教育是我的第二平台

记者:除了主持工作,你还针对孩子的教育开启了王芳微课,创办了孩子们的第一训练营,给孩子们写了两本书,对教育格外关注和重视,缘由是什么?

王芳:社会责任感。首先我出生在教师家庭,对教育孩子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且我在女儿身上看到了良好的循环。我们现在的家长太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了,对分数以外的事情关注太少,家长们教育孩子太单一化,让孩子很反感很不愉快,所以第一本书我就写方法。出版以后,家长反映不错,于是我又写了第二本,很多人说我有超级能量,其实没有,我只是会利用时间,每天的时间我都有计划,我的车里永远放着我最近计划要读的书,我觉得多读书心中就会宽阔,我一年要讲180节课,都是免费的,我带领着五六十万的妈妈,带着妈妈和孩子们一起学习,家长评价特别好,特别感激我,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激动,特别有干劲儿。

记者:一手是主持,一手是教育,这么大的工作量,你都是亲力亲为吗?

王芳:很多人问我,你的书是自己写的吗?天地良心啊,每一个字都是自己敲出来的,关键我自己特别享受这个过程,写的过程让我自己重新研究了一遍历史和文学,每天等孩子睡觉了,我开始写字,《最好的方法读唐诗》6月底就要出版了,我希望能给孩子带来好的修为,让孩子们从另一个角度喜欢中国传统文化,我一年之中几乎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享受。我是真正累并快乐着,我还有很多想法想写成书,我会有计划地写下去。

记者:你在事业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你在家庭上如何和家人相处?

王芳:我在个人微博上写了不少情感分享,我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对于孩子的教育我也经常写在微博上,对于感情我有时也在微博上袒露,好多人留言问我,当事业上的女强人容易,成为人生的全面赢家很难,特别是女人,事业上赢了,生活上却输了,所以,人们问我如何经营爱情,我打个比方,爱上一个人,就是每天装着一个苹果,见到他的时候掏出来,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吃掉,然后幸福地帮他擦擦嘴,就是接地气的事儿,并不是什么高大上。所以,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都要从点点滴滴做起,这里没有捷径。

王芳,知名媒体人,主持多档电视节目,湖北卫视《大王小王》、天津卫视《你看谁来了》、黑龙江卫视《门当户对》,陕西卫视《超级简单》,内蒙古卫视《马兰花开》《金牌律师》等。王芳还是网络微课《好芳法课堂》、品牌教育《第一训练营》的创始人,擅长青少年国学启蒙,历史启蒙,地理启蒙等,曾创下国内微课千群34万妈妈同时在线听课纪录,和某直播平台89万人的收看纪录。出版教育类书籍《最好的方法给孩子》《最好的方法读唐诗》,第一本书创下50多万的销量。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