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无关地域关乎普遍人性

2017-06-13 08:25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艺术无关地域关乎普遍人性

关键词:展览《相遇亚欧》

来自亚欧的创意人才,常在展览、研讨会、出版和会议等活动上交流。我们满怀敬意、求知若渴地关注他者,其实我们探求的是普世的人类价值观。普遍的人性不曾分离,人类的创意也不可割裂。人性和创意,化身为艺术品,在无限丰富的独立形式里获得生命,并充斥于每首诗、每幅画和每支交响曲中。单个作品承载特定的意义,而普世的人类思想具有本质的共通性。作品与思想之间的辩证关系表明,无论何时何地,艺术都具有情感、暗示和本质的力量。

《相遇亚欧》艺术计划的首展邀请了三位艺术家:中国的王鲁炎、意大利的贾尼·德西和奥地利的阿洛伊斯·莫斯巴赫,代表上世纪50年代初出生的那一辈人。他们生于冷战之时;他们见证越战、1968年欧洲两大阵营的各种事件、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新经济体制的出现、亚洲经济实力的崛起、全球恐怖主义的产生、阿拉伯国家既享有空前的繁荣亦遭受兵连祸结。这一辈人转而在上世纪80、90年代改变当代艺术的范式,站在多元全球化的平台上,开启全球性对话;立足多元身份的基础,形成具有人类学意义的崭新感受力。

王鲁炎的绘画作品具有线性、精准、客观的特征,似乎旨在避开任何情绪、抒情或轶事风格的主题;看似理性、受控的动力系统中,却潜藏着非理性、病态或自我毁灭的失控倾向;虽然这个动力系统被精制的武器所保护,但武器的设计者和使用者都没有料到,这些武器在摧毁受害者的同时,亦可消灭武器的主人。王鲁炎运用颠覆性的反讽和尖锐的逻辑,再加上透明、客观、清晰的视觉语言,揭示了人们对安全感的偏执需求及其中存在的矛盾现象。武器的设计者和使用者的目标就是摧毁他者,而通过王鲁炎的作品我们能认识到,这必定不可避免地导致摧毁自我。正是因为他的作品如此清晰透明、理性客观,所以潜藏在看似理性的机械结构之下的含糊意义和悖谬的矛盾才得到充分的解析。

贾尼·德西的绘画和雕塑呈现出他作为思考者对人类存在这一问题所生发的强烈焦虑;他害怕在模糊和混乱的现实世界迷失自我,害怕失去自己的发言权及塑造形象的艺术能力,害怕丧失通过隐喻来诉说生命及责任的才能。在这种意义上,贾尼·德西的声音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浪漫主义者的声音,他从精神上对抗虚无主义、空虚与冷漠。他是一位主见十足的艺术家,其视觉隐喻强而有力、激动人心。他通过暴露自身恐惧的手法揭示出:若无关乎人类走向的任何信念或远见卓识,我们将会面临重重危险。贾尼·德西选择具有普遍性和一般性的受难者形象,并加上对古老图式和传统范式的重新诠释和引入,完成了非常夸张的自画像。无论可否陈说、呐喊或抒发己见,德西亲自所见所感之事皆构成他艺术创作中展开的戏剧性叙事。

阿洛伊斯·莫斯巴赫描绘出一个巨大的宝库,里面有谜般的不确定物体、奇怪而不可言明的形状,遍布自然和人工结合的元素,神秘杂乱、迷宫般的空间充斥着花草树木的森林和田野。经过莫斯巴赫精心布置的画面,永久地转化成混沌无序、令人不安的暗黑世界。他将我们的现实世界比喻成模糊无序的、上演着一系列大小事件的剧院舞台。这些事件之间,并无任何清晰的内在结构,且缺乏连贯性和逻辑性,似乎受制于无形、隐晦和非理性的规则。他笔下如画的涂绘世界,看起来浑然天成,好像大体上充分可信,表现的几乎是自然生长的、鲜活的有机物。这些明明是我们最熟悉的,在他的作品中既不咄咄逼人,也非萎靡不振,令人感到似是而非。

三位艺术家与我们共处于同一个时代,他们创造的每一个独特的想象世界都充满着当代的力量。《相遇亚欧》系列的首展凭借参展艺术家的创作所蕴含的力量,引导我们换一种视角去思考当今社会对人类的存在及活动的理解。三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具有不确定性和令人移情的特征,充满诗意感染力和问题意识,各自独立却能融汇多种社会文化、情景和语境。这些作品,不仅为亚欧相遇搭建桥梁,而且给予我们扣人心弦、抚慰心灵的美学体验。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