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我们相爱吧》为何选了三对“问题”情侣?

2017-06-06 08:42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我们相爱吧》为何选了三对“问题”情侣? 一个回避结婚 一个是成年妈宝 一个不相信“套路”

上周日(6月4日)晚,江苏卫视《我们相爱吧》第三季正式播出,三对“不走寻常路”的情侣引发了网友热议:被当做样本引入的真情侣郑恺、程晓玥,面对“有结婚的打算吗”的提问,一个沉默回避,另一个笑称“不知道”。外形帅气、神似谢霆锋的留学生史子逸遇到女生畅甜后,竟然处处要“听妈妈的话”。深情款款的陈宇浩为女嘉宾贡献了最为浪漫的邂逅,得到的回应却是“套路在我这里不管用”……眼看着浪漫偶像剧画风突然变成了家庭伦理剧,网友们惊呼:“我们是不是选错了打开方式?”

情侣问题多,网友操碎心

本季《我们相爱吧》最大的升级就是引入了真实的热恋情侣,演员郑恺和圈外女友程晓玥成为首对加盟节目的热恋CP,自然勾起大众的围观好奇。不过第一期节目,这对“热恋款”情侣就没有按照观众想象中的节奏走。在节目组对两人的摸底采访环节,面对“有结婚的打算吗”的提问,郑恺用沉默回避,程晓玥则笑称“不知道”。随后,程晓玥利用变声器假装机器人向郑恺提问,可谓“炸点”密集、步步紧逼。毫不知情的郑恺则连连给自己挖坑,先是自曝“我是被女友倒追的”,接着又在“你最不能接受女友哪一点”的问题上,吐槽女友一天换三身行头……这样的耿直BOY,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两对“素人”情侣同样不让人省心:外形酷似谢霆锋的鲜肉史子逸在与女嘉宾畅甜交流中,数次向妈妈求助,看得人心焦气躁,“即便男嘉宾年纪不大,但身为成年男性,还有过两段感情经历,怎么还这么依赖父母。”“看到男嘉宾母亲为儿子擦汗,从旁指导回答女嘉宾的问题,真心替女嘉宾捏把汗。”不仅是网友,演播室里的情感专家们对这组嘉宾的发展走向也颇为关注。情感作家曾子航认为,颜值在男女交往中起到的作用,更多的是在双方相识初期,而决定一段感情关系能否长久,一定是精神和价值观的契合程度。

另一组素人嘉宾徐芳、陈宇浩的身份较为特殊。两人均参加过《非诚勿扰》节目,徐芳是“1:24”女生反选模式中亮相过的女嘉宾,当期节目中,男嘉宾陈宇浩被徐芳独立、成熟的魅力所吸引,留灯到最后,遗憾的是,徐芳对负责外拍她的节目组摄像师情有独钟,在对摄像师进行了大胆告白后却最终被拒,一往情深的陈宇浩想通过《我们相爱吧》更充裕的相处和交流争取徐芳的心。不过,在《我们相爱吧》再次相遇时,徐芳没能认出陈宇浩。看过对方准备的泡泡剧表演后,徐芳坦言这是自己经历过的最梦幻的场景,“在他的整个表白过程中,头脑有点蒙蒙的状态。”但自曝有过无数次相亲经历的徐芳表示,自己最看重的是男人的品格与格局,“套路在我这里不管用,我希望交往的对象特别真诚。”

真实情侣不为秀恩爱,是要示范如何长相守

“相爱之后的情侣都渴望相携一生,然而有多少人真的清楚知道这份诚挚背后需要恋爱双方付出怎样的努力。”节目宣传统筹张毅介绍,“邀请真实情侣加盟绝不是为了秀恩爱或简单展示爱情令人憧憬的一面,我们希望参与节目的热恋情侣能身体力行上好从常相爱到长相守的这一堂‘修炼爱情课’。”而最终选择郑恺、程晓玥这对情侣,除了他们相恋三年多时间恋情稳定,还因为这对艺人+素人的搭配离普通人更接近。“谈了三年的真实情侣,即将面对婚姻,怎么和对方的父母相处,如何去创造未来的生活,买房子、装修,所有普通人会面对的问题,都将在节目里呈现。”

心理学专家毕金仪在剖析明星嘉宾对广大素人的情感示范意义时表示,大众围观他人的情感故事时总习惯慨叹,“我又相信爱情了”或“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在她看来,“这些恋爱经验,对那些虽然到了一定的年龄但是依然不会谈恋爱的人是有一定指导性作用的。美好的爱情通过复杂的社会关系慢慢散开,好像面团发酵一样,影响到更多的人,从而获得强烈的社会意义。”

情感专家当军师,指导素人情侣相亲相恋

随着层出不穷的社交软件和花样繁多的交友方式的出现,如今,单身青年的相遇渠道可以说越来越宽,相亲这种较为传统的男女认识途径对年轻人而言似乎已经落伍。《我们相爱吧》其实是以电视为媒,为陌生素人嘉宾开启的荧屏相亲之路。

性格各异、背景不同的素人男女,在相亲过程中的反应可以说大相径庭,为了消除这种不适感,本季节目特意加重演播室情感专家坐镇的“军师价值”,江苏台资深情感主持人陈怡担任演播室环节的主持人,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沈奕斐、情感作家曾子航、艺人嘉宾寇乃馨将从不同角度出发,帮助大家学习恋爱的正确方式,学会处理男女相处中的矛盾与分歧。情感综艺中穿插演播室部分,会否打断观众代入观看的情绪连贯性?张毅介绍,“我们曾有过观众样本调查,节目主要收视人群集中在18-35岁、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女性群体。考虑到受众比例中相当一部分的年轻群体,他们可能正处在爱情观、婚恋观生成和发育的成长阶段,是需要有专业素质和社会阅历的专家‘指路’的。”

文/本报记者 祖薇

图片制作/王慧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