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对绘画的最大功绩不是作品

2017-05-16 08:1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莫奈对绘画的最大功绩不是作品

◎聂昌硕

展览: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

时间:2017年5月7日 – 2017年8月31日

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中国绘画市场面临大洗牌,不少画家正在考虑创立个人风格之际,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展览,真是恰逢其时。这个展览大师的作品并不多,也不是代表作。但大师们所代表的流派的作品不少,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19世纪末西方绘画变革征程的每个“脚印”,看到他们是如何从具象中“破壳”而出成就事业的。

自从网络时代降临,大师们的高清绘画全集在网上陆续显身,本次展览展出画派成员的作品恰好是一种补充。展览中不少画家对于中国观众来讲并不熟悉,但水平之高令人惊诧。他们在一种艺术思想指导下,群体性探索艺术语言的方式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莫奈开创印象派有三个动力源:其一,持续六百年的古典主义绘画,在西欧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审美疲劳,社会需要变革;其二,摄影技术的发明,取代了绘画再现生活的功能;其三,牛顿用棱镜发现七色光,这个科学发现使画家对色彩的探索充满期待。莫奈等人的改弦更张、另辟蹊径是顺应时代的需求,也是被逼无奈之举。

莫奈在这次展览中只有一幅圆形小画《睡莲》,但是画展所有作品都是在他的影响下产生的,所有画家都是他的开创、探索精神的继承者,解析莫奈变革的动因、他的艺术观念和他的探索方式与成果,就可以轻松理解他的继承者的艺术环境与艺术风格了。

纵观莫奈的作品,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承袭了前辈马奈作品的影子,也可看到点彩及凡·高笔触的雏形,是个承上启下的伟大人物。最令人惊叹的是他对一个景物的反复描绘,研究不同光线变化对景物色调的影响。他不止对着一个景物这样做了,而是多个多次,甚至对着一个草垛,那么乏味的景物也画了四五幅。这种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为绘画带来全新的色调模式,蓝调子、玫红调子、绿调子、金黄调子……彻底摆脱了棕褐色调一统画坛近六百年的历史。这种精神可贵啊!是纯粹的感觉试验,纯粹的印象外化。我想莫奈是怀着一种对未知形式语言极大的好奇在探寻、在拓展。正是他的探寻与拓展,油画从此迎来了一个五彩缤纷绚丽多彩的新时代。

翻阅西欧美术史,从莫奈开始几乎所有画家都有摄影肖像了。尽管当时只有黑白照片,但画家已经深刻感受到摄影“写实”能力的威胁。在他们的故居中至今保存着大量的照片,他们面对照片不是偷懒照抄,而仅仅作为参考;他们面对摄影的出现积极应对,想方设法创造新语言,使摄影无法替代。

于是莫奈第一个应战了,将自己的发掘方向转移,从研究对象,转为发掘内在的感受;外部物象只是借题发挥的“引子”,任由自己的感受主导创作。这个转向不仅仅创造了印象派,而且创造了全新的思维方式、体验方式和创造方法。艺术大师不是技巧家,而是思想家。思想一旦开窍,技巧就会跟进;思想方法一旦成型,后辈就会效仿,天才就会涌现,个性流派就会层出不穷。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