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为何说“人骂我我也骂人”

2017-05-05 15:2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齐白石为何说“人骂我我也骂人”

长恨清湘不见余,是仙是怪是神狐。

有时亦作皮毛客,无奈同侪不肯呼。

这是著名画家齐白石写下的诗,以“皮毛客”自况,是齐常用的反讽,他曾刻一印,上镌“老夫亦在皮毛类”。其弟子启功说,此句出自石涛,相当于郑板桥刻“青藤(明代画家徐渭自号青藤居士)门下牛马走”印,自谦而已。

在画坛,一般认为“皮毛”源自吴昌硕晚年所说“北方有人(指齐白石)学我皮毛,竟成大名”。吴是当时画坛领袖,对齐有提携之恩。学者胡佩衡先生说:“对他(指齐白石)影响最大的画友是陈师曾,使他最崇拜而没有见过面的画家是吴昌硕。”而吴昌硕恰好又是陈师曾的老师。

齐白石在诗中先后写过“此生误堕皮毛类”“皮毛袭取即工夫”等,因吴昌硕的酷评常被人引用,以贬低齐的画艺。齐白石出身低微,他的画曾被讥为“匠画”,致齐与主流画界长期不睦。

1930年,齐白石甚至画了一幅名为《人骂我我也骂人》的画,以表达胸中愤懑,此时吴昌硕已去世3年。

遇到生平第一知己

1864年1月1日,齐白石生于湘潭晓霞峰的百步营,家中世代务农。4岁时,祖父齐万秉以指画于膝盖上教他识字,“一日或数十字,白石能不忘”。祖父总共只认3百多字,齐白石到7岁时已学完,祖父忧其无力从学,“每叹息”。

齐白石在村学只读了一年书,9岁时终日砍柴、放牛,15岁时学木匠。

27岁时,齐白石拜在湘潭名士胡沁园(本名胡自倬,沁园是号)门下。

胡沁园是宋代理学家胡安国之后,胡安国是湖湘学派的开创者之一,主张经世致用,不重利禄,后代承其家风,多隐居田园,极少出仕。

胡沁园善画,以工笔著称。当时齐白石在他家做雕花活,每夜打油点灯习画,乡人说:“我们请胡三爷(指胡沁园)画帐檐,往往等到一年半载,何不把竹布取回,请芝木匠(齐白石本名纯芝)画画?”因此引起胡的注意。

在胡沁园建议下,齐白石转学诗画。胡见齐白石识字少,特意让自己的家塾老师陈少蕃教他。齐白石后来的名字(齐璜)和号(白石山人),都是胡替他取的,胡还帮齐进入文人圈。1895年,齐白石与胡的外甥王训、胡的侄子胡立三等组成“龙山诗社”,号“龙山七子”,齐白石被推为社长。

齐白石曾说:“他老人家(指胡沁园)不但是我的恩师,也可以说是我的生平第一知己。我今日略有成就,饮水思源都出于他老人家的一手栽培。”胡沁园去世时,齐白石将自己的祭文、20张画稿和14首七言绝句焚化在灵前。

“诗仙”写的竟是“薛蟠体”

1899年,在“龙山诗社”诗友张登寿介绍下,齐白石结识了名儒王闿运。

王闿运曾入曾国藩幕,“举世仰为泰斗,诗文称天下第一”。齐白石将自己的诗、画、印赠给王,王在日记中记道:“看齐木匠字画刻印,又是一个寄禅。”寄禅即宋代名僧八指头陀。

让王闿运吃惊的是,齐白石初期不肯拜王师,王曾说:“齐白石这个人真奇怪,高傲不像高傲,趋附不像趋附,简直莫名其所以然。”在反复暗示下,齐最终拜王为师。王闿运门下另有铜匠曾招吉、铁匠张登寿,与齐并称“王门三匠”。

在“龙山诗社”,齐白石被称为“诗仙”,王训称赞他说:“一诗既成,同辈皆惊,以为不可及。”可王闿运却毫不客气地说:“文尚成章,诗则似薛蟠体。”

在王闿运刺激下,齐白石诗画精进,但乡邻却“看不起我是木匠出身,画是要我画了,却不要我题款”。

在王闿运引荐下,齐白石逐步融入文人圈。齐曾说“我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并非故作怪论,当时诗艺最为重要,其他皆为阐释诗境而存。

齐白石受王闿运的影响巨大,1933年,在他出版的《白石诗草二集》中曾这样写袁世凯:

项城北上木森森,高冢荒凉秋色新。

公在民安浑不识,伤心祸始是何人。

英雄从古人难用,成败关天事莫论。

五载山河尘不动,无情草木亦知恩。

诗中想法显然来自王闿运,齐白石晚年绝口不提曾有此作。

吴昌硕赞他孤秀磊落

1917年,为避土匪之扰,齐白石来到北京,因画风独特,未受赏识,他说:“我的润格,一个扇面,定价银币两元,比同时一般画家的价码,便宜一半,尚且很少人来问津,生涯落寞得很。”但仅4个月,他在杨度处便存款1100元。

据学者侯开嘉考证,1918年,著名报人胡鄂公在琉璃厂看到齐白石的画,大为赞赏,购下6个条屏,齐与胡遂成好友。1920年,齐白石托胡到上海,请吴昌硕给自己订润格。

润格即作品报酬标准。前辈为后辈订润格,有权威认证之意。吴昌硕比齐白石大20岁,时任西泠印社社长、上海书画学会会长,是画坛领袖,因二人无师承关系,齐白石不仅要交纳一定费用(胡鄂公出了这笔钱),且需赢得对方好感。

于是,齐白石写了一首诗:

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

我欲九泉牛马走,三家门下转轮来。

吴昌硕号为老缶、缶道人。齐白石不仅将吴与徐渭、八大山人(号雪个)并称,且表示愿为三家门下走狗。谦卑如此,吴昌硕果然为齐订了润格,并赞道:“其书画墨韵孤秀磊落,兼善篆刻,得秦汉遗意。”这一年,齐白石已58岁。

此后,在陈师曾建议下,齐白石开始“衰年变法”,始用“红花墨叶”画法,即以饱满的洋红直接泼写荷花,衬以浓墨叶和用焦墨写就的荷梗。此法本吴昌硕最早采用,齐白石亦不讳言:“我们的笔路是有些相同的。”

据齐白石日记,他曾多次观摩、钻研吴昌硕的画,所以吴后来说“学我皮毛”。

他成了中国的“野兽派”

1922年,陈师曾带齐白石等人画作到日本参展,余绍宋评价道:“看各家送往日本求售之画,最佳者为师曾、萧谦中;最恶者为林纾、齐璜。”可结果却是齐白石的9件作品全部卖掉,且“每幅就卖了一百元银币,山水画更贵,二尺长的纸,卖到二百五十元银币。这样的善价,在国内是想也不敢想的”。

吴昌硕也参加了此次画展,但反响平平。齐白石一鸣惊人,固然有艺术水准高的因素,但也有不同文明间误读的成分。

须磨弥吉郎是当时日本大力推崇齐白石的收藏家,他称齐是“东方的塞尚”,而韩国画家金永基则称齐白石“与现代西洋美术的野兽派表现方式向主观发展的倾向是一样的”,美国学者乔纳森·海认为齐白石的画“暗喻”了现代中国的“共和”问题……这些褒扬实在有些离奇。

当时不少中国画家对此莫名其妙,中国画学研究会的会长周肇祥便对学生说:“千万不要学齐先生,他的画是骗人的。”俞剑华则说:“坏的简直不成东西,尤喜以鲜艳的洋红画花,以乌黑的墨汁画叶,太不调和,既无醇古的丰神,又无优美的趣味,倚老卖老,无怪受人指摘。”

黄苗子曾说:(当时)北平画界的两个集团——“中国画学研究会”和“湖社”……总得依靠一个“画会”才能成名立身,否则在北平这个“文化城”,是站不住的。

可不论成名前还是成名后,齐白石都未能加入任何一个画会。

成名后,因作品被认为有升值潜力,齐白石的画约不断,遂闭门谢客,只周日见外人。他写诗自嘲道:“铁栅三间屋,笔如农器忙。砚田牛未歇,落日照东厢。”

朝鲜学者韩雪野曾访齐白石,见齐家大门上贴有“白石死去”的字条以谢绝来客,画室桌子上放着“送礼物者不报答”、“减画价者不必再来”、“要介绍者莫要酬谢”等字条。

据学者张涛考证,1927年,林风眠邀齐白石到北平艺专任教,徐悲鸿接任后,予以续聘,但当时学校动荡不已,徐悲鸿离校后,齐亦辞职。

1934年,齐白石又接受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聘书,教授中国画。此时他已80岁,“年高力衰,上课时,总有两个女侍者扶持着寸步不离!艺院学生,见这位白发苍苍的老画家,被两位风韵犹存的少妇,扶上讲堂来”,一时称为奇观,别的班的学生们都在窗外拥挤看齐的两妾,她们面不改色,被学生暗呼为“女英雄”。

抗战爆发后,齐白石辞去教职,体现出民族气节。

1946年8月,徐悲鸿再任艺专校长,齐白石再度受聘。北京和平解放后,齐白石因非专职教员,工资从一级降到八级,每月为825斤小米。校长徐悲鸿特意向文化部呈文,要求每月再加200斤,并提出,齐白石可以每月交三尺条幅四件,却依然未被批准。

无可奈何,齐白石直接给毛泽东写信,表示愿意将当年在老家购买的200多亩田捐出,“乞主席按月增加津贴,籍以全我主席养老之大德”。

齐白石的信取得积极反响。1950年4月,高层接见了齐,工资也涨到了1000斤,当年7月,齐白石被中央美术学院评为文艺标准特级,与徐悲鸿相同。

新中国成立后,齐白石先后三次将自己的书画、篆刻作品赠给毛泽东,其中有1941年写的书法精品“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张伯驹知道后,指出原句出自清人邓石如之手,应为“天是鹤家乡”。

1953年,齐白石90大寿,文化部授予齐“中国人民杰出艺术家”称号,毛泽东还专门送了书画笔、野山参、鹿茸等寿礼,齐感动地说:“毛主席今天给我送这样重的礼,太看得起我了。”

齐白石曾长期被文人圈排斥,有人说:“画要有书卷气,肚子里没有一点书底子,画出来的东西,俗气熏人,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呢!”齐白石曾为民国书法名家谭延闿治印,谭觉“齐氏刀法太懒”,见石料尚好,竟将印文磨去。

晚年齐白石被蔡若虹先生赞为“他在青年时代时,就建立了现实主义的观点”,并在解放后“找到了真理”。王朝闻先生也说:“为了进一步攻击剥削者,齐白石故意把不正当的发财工具说成是‘仁具’。‘仁’,在这儿是一句反话。使仁和不仁有强烈的对比。”

然而,1965年7月18日,毛泽东在信中提道:“齐白石、陈半丁之流,就花木而论,还不如清末某些画家。”、“中国画家,就我所见过的,只有一个徐悲鸿留下了人体素描,其余齐白石、陈半丁流,没有一个能画人物的。”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唐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