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琳:简单生活爱自己

2017-05-03 14:1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孔琳 简单生活爱自己

提起孔琳,观众对她的印象更多的还停留在邀月宫主、黄蓉,或者是《大丈夫》《爷们儿》中的角色,其实低调的她每年都是高产,2017年已经排播的作品就多达6部。只是相较于个人,她更希望大家关注她的戏和角色。

相对于很多职业演员来说,孔琳的成长道路可以说顺水行舟。她出生于艺术世家,唱歌、跳舞、大提琴样样出色,1987年以优异成绩顺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开始了职业演艺生涯。1989年,还在就读中戏的她出演了李少红的《血色清晨》,把农村姑娘红杏的痛苦心情与悲惨遭遇表现得淋漓尽致。1990年,她参演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将丫头雁儿的高傲与倔强演绎得酣畅淋漓。天资聪颖,年少成名,一切皆是水到渠成。“起点高有好也有坏”,如今正值中年的孔琳审视自己的成长历程时,闪烁着演艺圈里难得一见的冷静与思辨。

起点高不一定是好事

大学期间的孔琳就初露锋芒,从《血色清晨》到《飞越人生》,从《情海浪花》再到《大红灯笼高高挂》,无不彰显着其出众的演艺才华。特别是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表现更是让人眼前一亮,被冠以“演技不逊于巩俐”的赞誉。

对于年少成名的经历,孔琳以“我承认我运气比较好”来一笔带过。大学期间的影视宠儿身份,让孔琳的演艺起点高人一截,但这常人梦寐以求的开端,在她心中却有着另一番解读。“我当时就想如果有机会给我一点点往上走,从配角开始演,我可能更会受益一些。”她如此看待起点高的利害关系。

在竞争激烈的演艺圈,面对浮华喧嚣,要保持健康心态并不容易。和所有艺人一样,孔琳也会遇到各种不开心的事情,先前她也为此苦恼,经历多了,就慢慢看开了,人生在世,很多东西都不可强求,“我觉得大家在一起是一种缘分,很不容易,没有必要为谁比谁更有名,就在那摆一个范儿。不要老想着我手里只有半杯水,总惦记着没满的那一半,而是应该想到,最起码我还有半杯水啊。”孔琳也会影响身边工作人员和朋友的处事态度,“多想想自己现在拥有和得到的,心态就会平衡很多。”如果再不开心,她就会约上一二知己,一边倾诉,一边听听朋友们给予的意见。再不行,就找人结伴旅行,看看各地美景,连吃带玩带购物,就把愁事都扔到爪哇国去了。她说,遇到不顺心的事,最忌讳的就是一个人闷着,自我封闭,跟谁都不说,那样最容易憋出病来。

不在乎,做自己

细数起来,孔琳也是正牌谋女郎。一部《大红灯笼高高挂》不仅火了巩俐,也给了孔琳不少好处,星途不错,被多数导演看好。但是出道二十多年,她依旧不习惯现在圈内的“艺人”模式,粉丝数不曾暴涨过,她也不那么在乎。这点像极了当下流行的“森女”:不在乎,做自己。

北京,有孔琳的事业、家庭、朋友以及她想要的一切。生活中的她,随性,率直,简单地像个孩子,出门也完全没有明星架子,更没有所谓的“防狗仔三件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年除了拍戏,能有时间可以去旅游,跟朋友们在一起,能有时间去‘管理’一下生活。”孔琳还有自己独到的穿衣经,让她不断地走在时尚的潮头,“我比较适合西装外套、裤装这种比较中性风格的衣服。”参加活动时如果没有造型师,她就会自己动手搭配一些服装,孔琳认为并不是满身名牌就是时尚,要融合自己的特点。

演戏时她必须要进入角色,拍完戏她就会很快跳脱出来。看电影、旅行是她的最爱,“演员是需要学习的,优秀的电影就是我的课本。有代表性、个性的片子都是很好的学习对象,最近我在看法国电影。”不忙的时候,孔琳还会系上围裙为家人做几道可口小菜。人生最美好的,不过就是有你爱的人,做你爱做的事。

公益发自内心

细看孔琳的公益履历,绝不比演艺作品少,谈到公益,她只淡淡说“一切发自内心”。对于曾经频发的地震,孔琳表示自己要是不是正在拍戏,肯定会到灾区当义工。“在电视上看到了去挖去帮的人,我觉得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她诚恳说道。其实孔琳对灾区的情愫源于唐山大地震,地震时她爸爸正在离唐山不远的天津出差,这让她切身体验到了地震带来的恐惧,“那时任何通讯工具都不通,无法联系我爸,我外婆和我妈就带着我去火车站等,都急疯了”,孔琳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我爸是躲在一张桌子下才幸免于难,但他出来后看见很多人在跪着求帮挖土救人,这场景让他至今难忘。我认为捐赠是一种自愿行为,不是因为人家钱多就强迫人家去捐,这是一个道德标准问题。”

她家里还有一些是为做公益活动而买回来的物品,其中一双红色圆头麻布鞋,简单精致又不失格调,这是个慈善公益的纯手工制品,每卖出一双,基金会便会拿出固定资金帮助非洲儿童。孔琳喜手工,又可做公益,便买了回来。绿色出行,拍戏自带垃圾袋、环保筷,这些都是这么多年下来孔琳形成的习惯。每一次只要有时间,她都积极参与到公益活动中,尽显绵薄之力,“我的长相给很多人的感觉就是特别精明,其实没有。”

简单才是王道

“我喜欢简单的设计和元素,比如川久保玲的东西。”孔琳曾一度很迷这个外表小巧精致的日本设计大师的作品。在房屋装修上,她更是追求简单,“我的房子是塔楼式,有个附送的小花园,一楼是基本的生活区,二楼是卧室,足足70多平方米,四面都是窗。”为了视觉效果更好,卧室里没有太多摆设,一张大床,一个沙发和一个梳妆台。孔琳笑着问,“是不是很大很浪费?其实大大的空间才是我最想要的家的感觉,一推开窗就可以看到我家的小院子,绿色尽收眼底,多舒服。偶尔在沙发上看看书,上上网,就是我的全部生活了……”她一口气足足讲了有5分钟。她也喜欢更换家里的物什,但是依旧遵循简单环保和节约为主。孔琳的节约是出了名的,每添加一件物什都是在将旧物什转手给下一家之后,可以形成二次利用。

保养有道

祖籍杭州的孔琳每天早起一定会喝一大杯鲜榨橙汁,如果在外地拍戏没有条件现榨现喝,她就会选择每天吃两个水果。一年总有大半的时间在外拍戏,剧组的盒饭吃得太多难免会缺乏营养,孔琳会选择汤来犒劳自己。在诸多汤品中,孔琳对广式靓汤情有独钟,这对于在拍戏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体力和脑力的孔琳而言,是最健康的选择了。

拍戏几十年,孔琳的身材依旧曼妙纤细,这和她独特的保养之道分不开。除了水果和汤,在饮食上,孔琳的经验是少吃主食和油腻的食物,最关键的是千万不要吃夜宵,即使通宵熬夜拍戏,体力消耗太大,她也只是喝一杯牛奶。说起最爱的食物,孔琳笑说自己的真爱恐怕会令很多减肥的人撞墙痛哭,她真的喜欢吃肉。但是一定要加强运动。做到合理的饮食和合理的运动。健身舞、瑜伽、舍宾……她都尝试过,但转了一圈她才发现真正属于自己的运动是走路。不论是在家休息,还是在外拍戏,她都坚持每天步行40分钟以上,特别是饭后散步,可以锻炼身体,帮助消化吸收,有助于保持身材,保持腿部线条。对于上半身的线条塑造,孔琳的办法是练哑铃操。她曾经坚持每天练哑铃操两年之久,塑造出比较理想的手臂和肩背的线条。在剧组,她就用矿泉水瓶代替哑铃,每天做一遍上肢运动,就能轻松地保持上半身的优雅。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陈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