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能“解开”人生的难题吗

2017-04-19 08:10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探讨婚姻、爱、男人和女人的一切,小剧场话剧《呼吸》《开放夫妻》《毒》在沪开演

婚姻亮起红灯,精神出轨和身体出轨,哪个更让人难以接受?要不要孩子,能不能给他安稳富足的生活,孩子的加入是否会给未来生活带来困扰?结束一段感情,先背弃先转身的那个人值得痛恨吗?4月19日起至5月27日期间,上海兰心大戏院将迎来椎·剧场“Shall we talk”演出季,3部欧洲当代剧场作品《开放夫妻》《呼吸》《毒》毫不回避这些难以启齿却实实在在困扰着人生的话题,尽情展现小剧场话剧的魅力。

在《呼吸》的编剧、来自英国的邓肯·麦克米伦看来,在情感生活中出现的这些“小”问题,其实很复杂。作为一名编剧,他自认并不比其他人高明,发现自己担心这些事情,却对解决方案毫无头绪,“我无法说戏剧能够或应该做些什么,不过,我对展现复杂性很感兴趣”。

有荒诞,但生活感并未“失焦”

4月19日晚亮相的《开放夫妻》是椎·剧场“Shall we talk”演出季的第一部剧目,探讨了爱情的忠诚与背叛、自由与禁锢、灵与肉之间关系的问题。关于感情“开放”的尺度,早在34年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意大利戏剧大师达里奥·福和他的妻子弗兰卡·拉梅一同探讨过,两人共同创作了剧本《开放夫妻》,把对夫妻关系的讨论放到了公众舞台上,在当时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导演李旻原虽然大胆地对剧本进行了改编,但仍然保留了原著的结构。这部戏中一半的表演来自于现场即兴创作,继承了意大利假面喜剧几百年来的传统,可以说,每一场观众看到的《开放夫妻》都是新鲜的。

第二个剧目《呼吸》的故事一开始,台上的男女主人公就面临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要不要孩子? 作为一名自由音乐人的“他”和在读博士的“她”受过良好的教育,爱好文艺生活,践行垃圾分类保护环境,以种种正向准则向彼此确认自己是否算“好人”,但他们对未来却充满了不确定性,生育只是他们种种焦虑之一,这种担心失去一切的焦虑感,贯穿了他们生活的始终。编剧邓肯·麦克米伦在《呼吸》中阐述着他这一代人的“焦虑债”,诗一般的远方和生活的苟且共同构成了剧中人的生活,有点梦想,又有点荒唐,如同现代社会中的大部分情侣或夫妻一样。舞台上,两道白炽灯悬挂在舞台上空,舞台上摆放着一个跷跷板。它起到了舞台上时空转换的功能,两人之间关系的复杂、微妙和情绪的波动,在跷跷板的起伏之间跃然眼前。

情感戏,展示人性的脆弱与彷徨

压轴登场的是近年荷兰最成功的小剧场戏剧之一《毒》,由约翰·西蒙斯执导的德语版曾亮相2011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当失去唯一的孩子之后,一对夫妻的婚姻也很快走到了尽头。妻子陷入丧子的悲痛之中不愿走出,丈夫也曾痛苦,但选择离开。十年后,两人在儿子的墓地再次相见。女人却发现前夫有了新的生活,不仅结了婚,而且很快又要当爸爸了。

男女主角的伤痛是这个故事的底色,它展示了人性中难以控制的那部分脆弱与彷徨。《毒》的编剧、来自荷兰的女编剧洛特·维克曼斯在她这部作品中展示了语言作为武器的力量,为该剧增添了浓厚的剧场文学性。此次,中文版《毒》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周野芒与戏剧演员李峥担纲主演。剧作中,两位主角有着太多强烈的感情互动,这给演员以巨大的发挥表演空间。

周野芒坦言,第一眼看到这个剧本就深深爱上了。“这部戏的语言结构和夫妻间交流的方式是充满着荒谬和性格冲突的。”周野芒说,“当事人不管是疯狂或是平静,他们之间都存在着一种‘误会’牵引着彼此。当误会产生时,就有喜剧因素可发掘了,但毕竟是笑中有泪的。”

此次,参与演出季3部作品演出的,还有不少年轻却经验丰富的戏剧演员。在《呼吸》中饰演女主角的孔雁,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本科班,曾就职孟京辉戏剧工作室6年,参演过《琥珀》《空中花园谋杀案》《堂吉诃德》《初恋》《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等作品。《开放夫妻》中的王子川、金晔在上一轮中就搭档演出,表演精准,舞台的掌控力十足。《开放夫妻》《呼吸》《毒》这3部有些刺痛、有些领悟、有些治愈的当代剧场作品,将带给观众有共情力的体验。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童薇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