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完没完》:跨界导演的奇幻之作

2017-04-13 08:1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有完没完》:跨界导演的奇幻之作

《有完没完》是一部由歌手王啸坤跨界执导的电影处女作,主角由刚获金马影帝的老戏骨范伟担纲,这种新老结合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化学反应。作为一部新手导演作品,《有完没完》优缺点都比较明显,能看出王啸坤的锐气——主题聚焦父子亲情,拍摄手法不拘一格,将这个循环式结构的故事讲得颇为流畅自然。

电影创意和经典循环式结构的电影《土拨鼠之日》很像,范伟饰演的老范是一名底层快递员,生活清苦,离婚后与儿子关系紧张,在他生日那天突然陷入了一种绝望的循环,他每天过生日,经历重复的事情,毫无解脱之法。这两部电影最大的不同在立意上:《土拨鼠之日》探讨更加偏重于形而上——人的自省和自我探索,主人公要解决的最突出的问题是自我人格的完善;而《有完没完》更关注形而下——刻画人与周遭环境关系的改善,着力表现一个普通人如何通过努力,赢回自己作为社会角色应有的尊严的过程,尤其是父与子之间的亲情修复。

循环式的故事对于当事人来说是一种西西弗式的折磨,这种故事的可看性在于,主人公在单调枯燥的循环中能否发现自我,完善自我,最终跳出循环,完成自我的救赎,是非常典型的类型片范式。《有完没完》基本遵循这一脉络,而且力求将故事讲得更为真实,王啸坤很聪明地将故事充分本土化、生活化。比如将主角设置为随处可见的快递员,将故事的矛盾设置成永恒的话题——父子矛盾。一个是只顾着埋头挣钱的落魄父亲,一个是青春期积极上进的优秀儿子,两人因为文化层次、年龄的沟壑,缺乏应有的沟通和了解,造成了两人的隔阂和冷漠,这不就是当下社会非常普遍的家庭问题吗?而这种有笑有泪的父子温情很容易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电影设置让老范在生日这天永远过不去,就是让他不断观察他与儿子之间出现的问题,然后他们相互发现,相互理解,直至最后的原谅,老范的人生才翻过这一天。推而广之,在当下快节奏强压力的社会里,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偶尔停下来,重新审视我们所处的环境,扪心自问我们行为的意义,在这个探寻的过程中,我们能看到导演王啸坤自己不少的思考。

不得不说,范伟的表演是本片的另一大亮点,范伟对小人物的塑造一直非常精准到位,如《耳朵大有福》里的大耳朵,身上有些市侩气,懦弱又抠门。不夸张地说,他的表演让整个故事已经先立起来一半,像他在电影开篇时赊账买水,抢油条和棒棒糖,信手拈来,生动自然,一副活脱脱的市井油滑中年男人模样。片中老范的遭遇像过山车一样,从生活拮据到享尽荣华富贵,从胆小怕事到谈笑风生,性格跨度大,表演难度很高,火候拿捏得不够就容易浮夸。但是范伟死死抓住了小人物的心态,无论是彩票中奖的狂喜,或是装高雅的做作,还是面对儿子不解时的失落,他的表演有层次,高级,能将观众快速带入角色。

整体来说,王啸坤的这部《有完没完》是一部合格的处女作,不过度沉溺自我,专心叙事,尽可能地加入贴近现代生活的元素,在细节上非常认真,这些都凸显了他的诚意。电影里老范认识自己最大的问题——需要活得有样!有样是什么?它的内涵非常丰富:多少人在生活的重压之下早已没有了原有的样子,为了假装有样而丢失了原来的自我。电影结尾老范穿上朋克牛仔服,像重返青春一样热血降伏街头小混混,再夸张漫画式地奋力抬起汽车,就像是对生活漂亮的反抗,赢得作为父亲的尊严,让观众的情感得到释放。

电影并非完美,前半部分进入循环节奏较慢,父子戏和爱情戏相互交叉稍显重心不稳,人物性格前后变化不大显得戏剧张力不足,这些技术上的问题是新手导演难免的。但是敢于涉足原创奇幻类型,探讨父子情这样并不讨巧的主题,态度诚恳,这些都值得鼓励。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胡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