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龙图》拍出3亿 乾隆是陈容铁杆粉丝

2017-03-20 08:04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六龙图》拍出3亿 南宋画家被深扒

世人大多听过郎世宁的《八骏图》,却很少听说过南宋有一位画龙高手陈容。就在这个月,纽约佳士得一场中国国宝云集的拍卖会上,让画《六龙图》的陈容名声大噪,他的这幅画作最终以4350万美元落槌,折合人民币超过3亿元。人们开始深扒陈容的老底,没想到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画中高手不仅为后世奠定了画龙典范,连咱小时候看的《哪吒闹海》中的东海龙王原型也取自他的画作,而最神乎奇神的无疑是他颇为玄幻的创作过程。

最早是乾隆的收藏

“云蒸雨飞、天垂海立、腾骧夭骄、幽怪潜见”。后人常这样赞美陈容所画之龙。《六龙图》的名字颇为直白,就是画面中依次画着六条在云雾中腾飞的巨龙。

陈容画龙忽隐忽现,似闻其声,如见其形,先泼墨再用清水处理后成云,喷水化雾。宋代画龙特点:龙头呈立体感,无毛,龙身没有曲折,四腿肥硕,爪分四指张开,尾巴为蛇尾状。此次现身拍场的这幅《六龙图》则真切体现了宋代画龙的特点,也符合陈容的笔墨风格。

据传这幅《六龙图》最早是乾隆爷的个人收藏,这幅长卷中乾隆留下的墨宝也不难看出他的喜爱之情,他特别在画作正中依照自己的口味,留下御题行书,还留下了“乾”“隆”、石渠宝笈、古希天子等15方钤印。

龙的题材本就受帝王喜爱,虽然在南宋是个画龙高手,却没有拼过那些画花花草草的同僚,反倒受到了后世皇帝的追捧。据统计,乾隆帝是收藏陈容画作的大家,清宫《石渠宝笈》记载,乾隆皇帝曾收藏有陈容的《九龙图》《六龙图》《霖雨图》等。

山中商会卖到了国外

在有关《六龙图》流传证明中,一由出自醇王府的出售清单道出了它的最终去向。

最早,《六龙图》藏在御书房,后来被赏赐,出现在光绪帝生父醇亲王之府,负责交易的正是醇王府的管事张彬舫,包裹画作的丝绸也是出自于江南织造,其中明确表示经张彬舫之手将陈容《六龙图》卖给日本的山中商会,当时为中华民国四年(1915年)二月二十号,同时卖出的还有李公麟《便桥会盟图》、韩幹《马性图》、王冕《雪梅图》、趙令穰《鹅群图》、赵孟頫《洗马图》等共计六幅,均是在1915年2月22日出自于醇王府。  

山中商会的总部设在大阪,其中,很大一部分卖给了日本古董商人山中定次郎,这才被带去了日本,为藤田美术馆收藏。藤田美术馆的主人、日本实业家藤田传三郎男爵,于1954年创立了藤田美术馆。藤田美术馆近年来因资金紧张而经营困难,为了美术馆的进一步完善经营和未来发展,此次割爱将连同《六龙图》在内的一批难得一见的中国国宝委托拍卖。

当然,也是这场拍卖会,让陈容受到关注。然而他的作品存世量极少,据统计海内外所藏署款为陈容画龙作品者共有22件,其中海外所藏11件,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所藏11件,此外还有两件书法作品传世,在以上24件署款为陈容的书画中,被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鉴定为真迹、无可争议的作品为广东省博物馆藏《云龙图》、中国美术馆藏《云龙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墨龙图卷》和《行书自书诗卷》。

《哪吒闹海》龙的原型

看《三生三世》时,太子夜华受伤幻化成小黑龙,却被恩人素素误认为是小黑蛇,这让天族太子郁闷不已,腹诽自己明明长了黑色的犄角。

在这种神物到底长什么样,世人顶多说出个大概,但总脱不开蛇身,而自从画龙高手陈容出现,龙基本就定型了:蛇身,但身体到尾巴逐渐变细,四肢上长有羽毛,龙爪上有三五不等的脚趾,龙头上有龙角、龙发和龙须子。

其实,中国龙的形象自古就已入画,直到宋代才开始佳作频现,陈容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他的墨龙图一出,便被后人定为画龙典范。陈容号所翁,他笔下的龙便被世人称为“所翁龙”,当时人们都以能拥有一幅“所翁龙”为荣。据说,“以巧取豪夺而著称的奸臣宰相贾似道,一世搜刮金银珠宝,也至死未能讨到其中一幅”。

作为后人画龙的典范,“所翁龙”开始受到明清以来画家们的追捧,甚至在日本,几百年来凡有龙图案的画亦绝大部分是仿效陈容。即使有些许更改,但也终归离不开“所翁龙”的基础,像咱小时候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哪吒闹海》中东海龙王的象形,也应是从陈容这里来的。

画龙过程神乎其神

龙是神物,画龙的陈容也被后人演绎得神乎其神,似乎不在动笔的时候“搞点事情”,画出的龙都不能这么活灵活现。虽然画史上对陈容的记载颇少,但还是有只字片语把他与所画的龙一样神话了,如有载其“泼墨成云,噀水成雾,醉余大叫,脱中濡墨”,还有“抬来两坛青红酒,门外拴条粗铁链”的“闭门邀龙”之举。

“闭门邀龙”最是玄乎,据传陈容画龙前,先让家人抬来两坛青红酒,摆在画室中央,然后反拴上门。他还让家人在门外铁环上拴条粗铁链,然后悠然地躺在他的躺椅上,一碗接一碗喝着青红酒。下酒菜是一盘永泰李干。他喝一碗酒,嚼一粒李干。两坛青红酒喝完,李干也嚼光了。陈容喝得酩酊大醉,辨不清东西南北,才从躺椅上站起来,脱下戴在头上的头巾濡抹墨汁,嘴里连声狂嚷:“醉乎哉?不醉也!”言毕,他两手举着头巾在纸上任意挥洒,之后将头巾捏成一团猛喊:“去也!”将头巾掷在空酒坛内,这才举起细笔稍稍涂抹几下,一条龙便跃然纸上。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王萌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