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读名画解出别样趣味

2017-03-13 08:0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才女读名画解出别样趣味

85后女孩董悠悠在法国马赛大学读艺术史时,就成为了一家知名网站最火的专栏作者。她在自己的专栏《被误诊的艺术史》中,为大家讲解那些并不是那么耳熟能详的名画,每一篇文章都大受欢迎。如今董悠悠已积累5万多粉丝,她独特的艺术解读风格深受读者喜爱。如今,董悠悠从线上走到线下,频繁现身各大艺术现场,开展览,出图书……全身心投入到艺术普及当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悠悠开始对艺术有所关注,产生兴趣,乃至热爱。

印象:感冒也阻挡不了的“话痨”

见过董悠悠的人都说她是大美女,这点记者早已在心中勾勒出一幅素描:年轻漂亮、有气质、多年在法国生活、从事专业艺术研究多年、去卢浮宫参观就跟我们去学校上课一样家常——法国为所有在欧盟大学注册学艺术的学生都提供了“绿色通道”,拿着学生证件,不用排队、不用买票,直接进。

见到董悠悠是在周末的下午一个晴朗的大风天气,在德胜门附近的德胜国际大厦里,这里聚集着北京上百家出版机构,是北京新型的知名出版产业园区。此刻的董悠悠优雅地坐在编辑的办公室,桌子前却堆了一堆纸巾,在上海居住的她赶来专门为在北京举行的几场新书签售活动,没想到一到北方,她就受了风寒感冒流鼻涕,面前的她不顾及美女形象,一边扯纸巾,一边滔滔不绝地聊起了这几年对于艺术普及的感受:只要一聊起艺术和专栏,你就能感受到她源源不断的想法,感冒也阻挡不了她热情的“话痨”。

董悠悠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高考时她依照父母的要求,读了“容易找工作”的经济管理专业。“我本来要报历史系的,但爸妈反对,他们问我,你学历史将来能找着工作吗?”董悠悠这个从小到大没离开过上海的姑娘在21岁时做了人生重大决定,告诉父母要出国读经济专业深造,实际在法国读了最有名的艺术专业。董悠悠说起当年的叛逆毫不后悔,“我妈知道我学了艺术以后,太生气了,好长一段时间都不理我。”董悠悠经过努力,现在终于获得了家人的认可。

观点:国内艺术史书严重滞后

近几年,书店里关于艺术史的书才渐渐受到大众的追捧。加上越来越多的艺术大展在大城市做客,也让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那么一些关于名画背后的故事。

艺术史专业出身、掌握法语和古希腊语、拉丁语的董悠悠看过市面上太多的艺术史图书,不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在她看来国内的艺术史“大部头”存在三个严重的问题:一个是太过厚重、严肃、枯燥,“第一页是万年以前的岩洞壁画,你想,不要紧,再看三百页就能看到我熟悉的《蒙娜丽莎》,再熬上几页,就能看到大家熟知的印象派。”可是往往努力看完之后,什么也没记住,还分外疲惫。

第二个问题就是翻译。“当然这里面有翻译的原因,很多艺术史图书比如《如何看懂一幅画》就存在很多翻译的语病,我仔细一研究,原来是从英语翻译过来的,可是这本书的原著是法语的呀。”董悠悠皱起眉头解释,本来从法语翻译成英语就会有很多错误或不通顺的地方,从英文再翻译到中文,怪不得大家会觉得读起来怪怪的,好多句子都很别扭,“这就是为什么法国的艺术专业要求学生必须掌握至少一门已经灭绝的语言,因为我们要直接阅读最古老的文献,而不是翻译过来的。”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严重滞后,董悠悠举了两个目前市面上热销的讲艺术的图书,是由法国翻译过来的。“那本书是上世纪50年代在法国出的,讲的都是上世纪40年代或之前对艺术的看法,如今人们的观念变化很快,艺术史研究也有很多新的发现,书里面很多观点已经严重滞后了,在法国也不会有太多人去看的。”董悠悠发现不少艺术图书都是几十年前的著作,直到近几年才被引进中国,艺术图书受关注是好事,但与西方相比,我们确实落后了不少。

质疑:会不会“过度解读”

这些贴近当下的讲解语言不是她刻意为之,在数不清多少次在卢浮宫等美术馆一整天面对名画发呆时,她就产生许多新奇的想法。董悠悠在描述每一幅名画和画家的时候都用了相当有趣的语言,这也是她的专栏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她形容大画家德拉克罗瓦的一段话如下:爱悲剧,也爱远方,别人觉得我是贵族,却不懂我的孤独,我是德拉克罗瓦,生活中的保守派,职业里的革命家。形容现代艺术家达利的一段:“爱天马行空,也爱白日做梦,年少的阴影,画成清醒的梦境,一切都可以消散变形,除了胡子,我是萨尔瓦多·达利。”

她在解读名画《门闩》的标题是《你会接受霸道总裁的壁咚吗?》从画面分析入手,原来十六世纪的名作上面就有“壁咚”了。她在介绍名画《漫游者在云海上》时取了《你为什么去了远方却写不出诗?》在介绍《早餐》时取了《如何能生活得低调奢华有内涵?》她甚至在介绍拿破仑加冕时几位画家所作的几幅著名画作时,取名《如何为你的领导修图》。

当然,她也被人批评是“过度解读”。比如她解读《庆祝新生》这幅画时,就写了一篇长文分析“如何看出孩子是隔壁老王的”。面对质疑,她倒是不慌不忙反驳,艺术没有那么不接地气。董悠悠详细解读了艺术家的商业运作:几百年来,西方艺术界早就形成了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画家会和画廊和评论家们合作,一起努力让画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就算是起初不被承认的印象派,也逐渐通过一系列画展努力获得公众的承认。

“我们没有必要把艺术看得那么遥远、那么高大上,那些画家也是人,也要挣钱吃饭,也有普通人的烦恼,也要操心怎么把领导画得好看一点。”说到这儿董悠悠大笑, “我们是不是被梵高影响了,以为艺术家都是疯子?其实不是的,据我所知,大部分艺术家在世的时候都是琢磨怎么把画卖出去,画家是一个职业,我们不必那么紧张。”但同时,为什么能从画里看出这么许多有趣的地方呢?董悠悠告诉记者,因为西方的上流社会都很喜欢标榜自己“有文化”,所以画家为了取悦买家,也不能画得太“没文化”,一定要在画作里面加入各种文化元素。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陈梦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