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下了盘资本大棋 影视IP热更需冷思考

2017-03-09 07:5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三生三世”下了盘资本大棋 影视IP热更需冷思考

在影视市场不缺热钱的大好环境之下,创作者和制作者更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共同珍惜与维护这来之不易的繁荣。

上周刚刚完结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堪称最近的爆款电视剧,不仅网络播放量突破惊人的300亿,“渡劫”“上神”这些新名词也成为眼下热门话题。同时,主演之一的赵又廷片约暴涨,包括迪丽热巴、张彬彬等配角也都以堪比火箭的速度蹿红。更重要的是,在剧集最后白浅(杨幂饰)、夜华(赵又廷饰)重逢赚走观众一大把眼泪的同时,身为该剧出品方之一的嘉行传媒老板杨幂更是实打实地赚走了一大票真金白银:在“三生三世”大结局的第二日,嘉行传媒便公布股票发行方案,计划发行不超过110万股,每股250元,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2.75亿元。募资完成后,加上之前的总股本1900万股,嘉行传媒估值将达50亿元,杨幂也由此一跃成为“新三板女股神”。

从2015年借壳登陆新三板以来,嘉行传媒仅仅用了一年半时间就使其估值翻了200倍。令人咋舌的巨额投资回报,恰是近两年影视IP市场狂热的根源所在。对于逐利的资本来说,跑马圈地式的围猎IP资源自然是为了借助其他文化市场养育成熟的粉丝群,大幅降低、甚至消弭市场风险,增值影视作品的市场价值。可以说,这些被围猎的影视IP已然成为了BAT、影视基金、游戏公司等平台最大的资产变现资源。

这股始于资本驱动的空前热潮,变相推动了整个产业链身价的水涨船高。从天价片酬到天价版权,金钱这个“野蛮人”用最原始的方式给影视圈带来了令人担忧的浮躁:一部热门网络小说版权能卖到200万元到500万元乃至上千万元的诱惑,刺激着网络写手们夜以继日地创作故事,甚至借助抄袭和拼凑来加快创作速度,这也直接导致了网络文化抄袭泛滥的现状;市场供需关系的失衡,导致热门“小鲜肉”们片酬水涨船高,不久前著名编剧高满堂炮轰某“小鲜肉”索要6000万元片酬,且只给65天档期的新闻,折射的便是如今演员市场环境的真实写照。在投资方、制作方、经纪公司、演员等都在赚快钱的利益驱动下,原本需要经过时间和细节打磨的作品不得不一再加速运作。从立项时的盲目与偏差,到制作时的急功近利,这种显而易见违反影视市场逻辑的操作模式,最终使如今市面上充斥着粗制滥造的IP剧,甚至被观众们吐槽“IP剧”就是“挨批剧”。

平心而论,影视IP的发展确实是时代发展的现实需求,尤其是在80后、90后、00后这些“网生代”已然成为影视消费主力群体的当下,多数脱胎于网络文学与网络游戏的IP有着天然的受众基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所引发的全民追剧热潮便是最好的市场反馈。同时,IP热在客观上也的确是文化产业链纵向延展的需求,通过串联起更多经济元素,为原先处于默默无闻地位的文化创作者提供等值回报,调动起原创者的创作热情,这应该是影视IP发展的正常轨迹。

所以从理性的角度出发,观众对于部分IP剧的差评,矛盾根源并非其“出身”,而是对IP剧中出现的同质化、劣质化、弱智化的不满。借用清华大学教授尹鸿的观点,便是现在的影视圈有一种错误的心态,认为只要抢到了大IP就万事大吉,用高片酬请来偶像演员,以粗糙廉价的制作就能霸屏,唯独忽略了最为关键的环节——需要用心与时间进行打磨的二度创作。像孔笙导演、侯鸿亮制片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李易峰和赵丽颖主演的《青云志》,韩东君、金晨主演的《无心法师》等作品能够“收割”流量与口碑的重要原因,便是在最初创作时便回归影视制作的本源,从而解决所谓IP失灵的问题。    

无可否认的是,在影视市场不缺热钱的大好环境之下,创作者和制作者更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共同珍惜与维护这来之不易的繁荣。尤其是从台前演员到幕后制作都获得实实在在高酬劳后,电视圈能够以专业的方式来尊重影视创作的市场规律,以诚恳的态度来进行内容的精耕细作,切莫再出现那些既毁IP又毁市场的雷剧、烂剧。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纳兰惊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