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纲:汉字的美打动了我

2017-02-11 08:09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李安纲:汉字的美打动了我

人物档案  李安纲  1959年2月生于山西芮城县学张乡。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后,运城学院教授,山西高校人文社科基地河东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新时代商学院特聘教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外聘、特聘教授,陕西师范大学兼职教授;《运城学院学报》、《西游记文化学刊》主编,中国社会出版社编审;中国古典文学普及研究会《西游记》文化研究委员

小时候被迫练出了一笔好字,谁料年长后竟沉浸在汉字的优美之中,甚至由此而进入到中国文化浩瀚深远的世界里,李安纲说,“我发现中国文字实在是妙不可言,不论硬笔软笔,都有可取,中国人书写宇宙世界,只用汉字本身,就足够了”。

从被迫练字开始

李安纲成长的年代,恰逢十年特殊的时期,那是一个大时代,风风雨雨波折不断,人们在其中不由自主,回头去想,一言一行,其实都有脉络可循。对李安纲来说,练字恰好是那个时代的记忆之一。“那时候写板报成为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因为要展示给人看,就会有对比,别人的字写得漂亮,自己写得不好,会感到羞愧。”李安纲说,就这样有意无意地开始了练字,“大概10岁左右的时候,做班里的图书管理员,兼着办板报,逼得你不得不把字练好。”

最开始练字,并没有什么名家名帖以供临摹,都是老师自己写了帖子,让学生模仿,李安纲说:“老先生们的字,真草隶篆各有所长,记得那时候有一位老师隶书写得极好,所以自然受影响,学隶书更多。直到后来,社会渐渐恢复平静,才有残留下的古人字帖以供学习,我学过柳体,后来又喜欢赵孟頫,他的小楷很妙,因此学的比较多。”

象形文字的魅力

被迫练字,到后来,写字却成了一种舍不下的情怀,李安纲说:“写到后来,发现毛笔字很符合我的个性,渐渐竟然成了一种潜意识下的情怀,割舍不下,也就干脆不割舍了。”

上学的时候,李安纲的专业是语言,他学过英语、俄语、法语、日语,但最后又复归于汉语以及汉语承载的中国文化。李安纲说:“学了那么多外语,发现字母文字没办法塑造人格、形成思维,也没办法办书法大赛。西方当然也有象形文字,但后来演变成字母文字了。字母文字产生的是逻辑思维、定理思维、公式思维,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现代法治概念。它的对象是声音,通过语法才能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却无法表达整个世界。”

在李安纲的眼里,汉字有独特的魅力,他说:“中国人生来就是宇宙的‘主宰’,把古往今来、世间万物都握在手里,一笔写尽,写一个‘明’字,一定拿日月于笔下;写一个‘山’字,巍峨绵延扑面而来。有人讲天人合一,讲半天,我跟他说,不用讲这么多,看看甲骨文即知,天和人是一个字,原来天人从来不二。《道德经》说“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人、天、大,在甲骨文中亦相同,中国人是天也是人,伸开手臂就是大。这样的汉字,实在让人沉迷。”

书法可塑造人格

对于李安纲来说,汉字的美,不仅在欣赏,更在书写,李安纲说:“汉字是中国文明最大的特点之一,传承文明,承载文化,塑造人格。”

字如其人,这句传统的俗语,在李安纲那里,被颠倒过来了,他说:“小时候不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告诉我们字如其人。但我有时候会逆向思维,我在想,能不能把字练好,以此来改变人的状态,塑造人的人格。”

在李安纲看来,写书法其实是可以塑造人的性格的,人的性格、思维方式、处事方式,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他说:“现在我写的最多的是一笔书,一笔呵成,精气神混元一体,自己人生的感悟、体验、对字的理解都在其中,字是活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周怀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