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饰新观:当首饰变成一种空间实验

2017-02-08 10:20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首饰新观:当首饰变成一种空间实验

当“海上丝路”这样一个宏大的概念,变成一件件精巧的拥有神秘肌理光泽的首饰时,你会发现,首饰的趣味,可以变得很多面很多元,甚至可以有一些引而不发、言而未尽的想象力。因为在艺术家看来,首饰不仅仅是一件佩戴的装饰物,更可以表达你对世界的认知,它本身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实验性雕塑。

海上丝路

首饰是平面还是立体?

拥有神秘肌理散发光泽的蓝色大圆球,如同地球仪般的转动机制,然而它又小巧地能够成为项链、耳环、胸针。它可以具体如地球仪、小昆虫,也可以抽象如海洋波澜、丝路经纬、文化融合……这就是把首饰当作缩小版雕塑来创作的首饰设计师张小川,为“海上丝路”这一主题创作的系列创意首饰。

首饰作为佩戴在人身上的一种装饰艺术,原本并没有平面立体的局限。但在“海上丝路”这个系列中,首饰的形态,是一半平面一半立体。

“在我看来,海上丝路这条路上,有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各种物资、文化的交融。比如东方人的服装是比较平面的,而西方的服装更立体,这跟东西方人看待世界的观念很类似,而丝路沟通了这两种世界观。”张小川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所以‘海丝’系列首饰,是从材料、从平面到立体相互之间的变换,来表达我对海上丝路这段历史的想法。作为首饰,它并没有正反面之分,两个面都有独特的肌理和美。就像东西方文化,文化是没有对错的,但通过丝绸之路的交换,产生了奇妙的融汇和有趣的结果。”

材质创意

软硬转换的有趣实验

艺术家似乎有一种发现一切物质另一种美的能力。发掘不同材质的不同特性,是不少艺术家一直喜欢玩的游戏。

在张小川创作的这一系列海丝首饰中,你似乎也不会直接地看见“丝绸”。蓝色的大圆球,是丝绸的丝线按照一定规则缠绕编织勾勒而成,光滑的丝绸表面变成了另一种肌理,丝线的缠绕,似乎成为了对“海上丝路”的另一面诠释。而黄金的金属外壳,不仅给原本的首饰带来了可以转动的立体灵动,更有航海中“地球仪”的立体灵动。

还有什么材质不能成为首饰?木头与丝绢,陶瓷与竹丝编织,这样日常甚至并不会被认为精致的材质,也可以在艺术创作中,生成新的质感,带来新的趣味。

“我曾经做过一个‘崇木’系列的胸针,用木头做框,框内的真丝绢上用国画工笔描画。我觉得这是一种现代与传统之间的对比结合。每一幅画上的昆虫,都只有一小部分,翅膀或脚。我希望表达的是,当我们看到世界,也许只看到很小一部分,但真正有趣的,值得我们挖掘的,可能是我们没有看到的部分。”

空间实验

艺术首饰的价值是什么?

怎样的首饰能打动人?要么美得有趣味,要么美得有内涵,这都需要这件首饰有自己的想法和独特的表达方式,有一些引而不发言而未尽的意味深长。

在张小川的创意首饰中,总会有一种雕塑的空间感。事实上,本科学习雕塑出身的她,的确将每一件艺术首饰的创作,视作一个缩小版的雕塑实验。首饰不仅仅是一个装饰,更可以变成人对于世界的认知和表达。

就像之前张小川曾经创作过很多与昆虫有关的艺术首饰,而当羊城晚报记者问起时,张小川却说,她和大部分人相似,其实并不敢触碰这些昆虫:“我一直喜欢观察各种昆虫,研究它们的习惯、外貌、结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敢触碰。”所以,张小川用昆虫作为载体创作首饰,这样人们就敢于直视、发现昆虫的各种细节。这也不失为人类与这个世界相处的一个有趣的方法。

创意首饰

“海上丝路”系列首饰

品类:项链,胸针,耳环,戒指

材质:真金箔,925银镀18K金,真丝线,铜,木

创作理念:

“从东方到西方,由平面至立体,一个世界,东西两面。”这是张小川在首饰创作中的新语言。时至今日,丝已经不仅是一种贵重的成衣材料,更成为一种重要的文化符号。张小川用“丝”编织勾勒出一片波澜,成为佩戴的艺术,用来表达她对海洋的情感。

“蚁·泉” 系列首饰

品类:项链,胸针,耳环,戒指

材质:925银,水晶玻璃,铜,钢

设计理念:

观察昆虫,再从昆虫视野,探索新的世界观。蚂蚁的认知与人类是截然不同的,对于蚂蚁来说,水就像一个透明的漂浮的星球。但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物种,对于水的需要都是相同的。善待和珍惜水资源,是我们自己和这个世界相处的重要内容。

“虫物”手绘绢本木框胸针

品类:胸针

材质:手绘绢本国画,木,不锈钢

设计理念:

昆虫特别小,小到人类足以忽略它们,其实它们在人类生活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与人类相互依存。通过创意首饰美好有趣的方式,希望能让人类关注它们。

“无序”陶瓷竹丝编织首饰

品类:项链,胸针

材质:瓷,竹丝,925银,涤纶线

设计理念:

竹丝编织包裹的不只是陶瓷,也是记忆中生命体的柔软,穿行在有序编织中纠缠的线就像共处在这个世界的不同状态,包裹,挣脱,秩序,破坏,柔软,坚硬,共处以达到平衡。

对话

张小川:首饰是缩小的雕塑实验

羊城晚报:你以前的首饰创作就很喜欢用各种不同的线材,以缠绕或不同方式创作。你对线这种材质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吗?

张小川:我从2009年开始用线这种材料,对我来说它很奇妙。线本身是很柔弱的,但当我用钩针编织的方式去把它建构成一个空间,这个材料可以由软变硬,造成不同的肌理,这种空间和镂空之间的虚实关系,十分有趣。

丝绸之路是从东方到西方的路径,我希望用线缠绕的方式来表达。因为缠绕也是遵循一定的路径,能表达我对丝路“路径”的感觉。而在这次海丝首饰的创作中,我还有不同制作手法的尝试,包括用真丝布料的手工打皱固定、乱针刺绣等等,这个过程的有趣程度不亚于玩味首饰成品本身。

羊城晚报:还曾尝试过什么效果惊艳的特殊材质进行混搭创作吗?

张小川:无论是我在学雕塑,还是后来做首饰创作,我都喜欢挖掘其他人不常用来做首饰的材料来尝试。我觉得首饰不仅单纯用贵重材料,首饰本身只是一个载体,我做艺术首饰更希望表达的是艺术概念,是我自己对世界或大自然的认知。材料只要能表达我当下希望表达的概念,就可以使用,没有拘束、限制。

羊城晚报:你原先的雕塑功底,对首饰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张小川:我本科学雕塑,对于我之后的所有创作都有深厚的影响。因为我特别喜欢雕塑,它是立体的、可以摸得到的、360度观看的艺术形式。所以我在做首饰时,我会把首饰看作是缩小的雕塑。我也会从空间、从雕塑的制作工艺以及肌理上考虑,而不只是从首饰或装饰方面去考虑。

无论是以前创作艺术首饰,还是我做的一些大型装置,我其实都是在做一些空间的研究。我经常会想,如果人缩小了,我钻到首饰里面,会是怎样的光线,怎样的感觉?这些都是源于我对空间的想象和营造。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林清清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