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新春贴年画讲究多,您知道几个?

2017-01-23 09:0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老北京新春贴年画讲究多,您知道几个?

旧时节,到了年根儿底下,老北京的胡同中,院子里就洋溢着浓浓的过年的喜气。每年过完腊月二十三“小年”之后,接着就是所谓“二十四,扫房日”。扫房之后,就是买年画、贴年画的时候了。

在老一辈人的印象中,北京的木版年画和天津杨柳青那种手绘的“卫画”不同,卫画大多画的是胖娃娃抱鲤鱼之类的题材,而北京的木版年画多数与“神”有关,老百姓供奉的门神、灶王、财神等都是年画的主角。此外,各行各业、五行八作供奉的“神马”年画式样就更多了,他们是各行各业传说中的祖师,如木工供奉的鲁班、缫丝业敬祀的轩辕黄帝等。还有一种叫“戏出”的年画,也深受老北京市民喜爱,描绘的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戏剧场面,流行的有“霸王别姬”、“凤仪亭”、“连环套”、“空城计”等等。

时光流逝,岁月变迁,曾经那样喜庆鲜艳的年画现如今在人们的生活中逐渐褪色消失了,大门上的门神,灶上的灶王神,仓房里的财神,墙上挂的九九消寒图……成为老一辈人对昔日岁月静好的追忆。

对一些人而言,年画是他们过往日子里一段明媚的曾经;对另一些人而言,生命在这里得到了绽放。比如,张阔,北京最后的木版年画艺人。

1大杂院深处的“匠人工坊”

前门附近的杨梅竹斜街是一条非常有特色的胡同,这里聚集着很多现代的,传统的手工艺者,一间窄小破旧的阁楼,街角一座不起眼的小屋,如果不仔细看门上的牌子,没人会想到里面隐藏的是一个手工艺者的工作室。他们在这里默默纺麻织布、打造银器、设计皮具、制作铁艺,做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由于工作时间随心所欲,所以拜访这些手工艺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经常会“寻隐者不遇”。寻找木版年画艺人张阔先生的工作室也是这样,虽然给了我具体地址,在胡同里来回溜达了好几遍,才终于在一座大杂院的深处找到他的“匠人工坊”。

两间平房改造的工作室显得有些杂乱,宽大的工作台上摆满了颜料、毛笔、刻刀,以及制作好的木版。每天的大多数时间,张阔都是坐在这张工作台边,琢磨年画这点事,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已经有10年。这事儿带不来财富,带不来名利,张阔却是过得越来越有滋味。

年近六旬的张阔是位典型的老北京,面容和善,说话周到,一口京腔儿。听说别人常喊他一声“阔爷”,那是对北京爷们的尊称,“都是玩笑,其实哪里称得上爷呢!”他谦和地笑。

工作台上有张刚印制完成的木版年画,张阔有些得意地拿起来给我看,画上一只气宇轩昂的雄鸡,黑色的羽毛,鲜红的鸡冠,背景是翠绿的竹叶,颜色和谐,构图雅致。“这是我为鸡年创作的生肖年画,这叫‘大吉大利,竹报平安’!”每年春节前,张阔都会精心创作一张生肖年画。

说起年画,张阔一聊就收不住了,光是这一只鸡就有不少讲究。为创作这张年画,他查了很多资料,最后还是按照传统样式设计图案,鸡头冲西,意为报晓,一只脚爪抬起,是“金鸡独立”的经典姿势。“鸡谐音‘吉’,立谐音‘利’,这张画寓意着大吉大利。老百姓特别喜欢鸡,老话儿讲鸡有‘五德’,分别是文、武、勇、仁、信,因为它文有冠,武有距(雄鸡后爪),好斗为勇,见食招呼同伴为仁,定时报晓为信,人们赋予鸡很多美德。”

年画其实不仅仅是一张画,画里有传统,有文化,因为它们凝聚着一代代人的梦想和希冀,这些才是让张阔真正痴迷不已的原因。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张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