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话剧院召开专家研讨会:四部小剧场戏剧将经典作品引进来

2017-01-13 14:4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小剧场戏剧《比萨斜塔》、《长子》、《罗刹国》、《爆米花》专家研讨会在中国国家话剧院举行。 千龙网记者 张静摄

千龙网北京1月12日讯 (记者 张静)近日,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的四部小剧场戏剧《比萨斜塔》、《长子》、《罗刹国》、《爆米花》专家研讨会在中国国家话剧院举行。

除了四部小剧场戏剧《比萨斜塔》、《长子》、《罗刹国》、《爆米花》的主创全队出席外,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托尔斯泰研究专家李正荣,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宋宝珍,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姜若瑜,戏剧制作人常征等业内专业人士参加了此次研讨会,在主创人员对四部小剧场戏剧做了介绍和总结后,专家对演出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比萨斜塔》在模仿中去表达也许会有更大的突破

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小剧场戏剧《比萨斜塔》是一部俄罗斯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以独特视角透视斜而不倒的婚姻生活,抒发了人们对美好爱情婚姻生活的向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托尔斯泰研究专家李正荣表示,《比萨斜塔》的导演去掉了原作中俄罗斯的东西,追求更大的、更内在化的目标,这是非常好的方向和追求。目前演员们有所保留。一个演员得走到他所扮演的角色里,才能去掉自己的自然主义。如果能坚持按照对传统最本身的模仿和在模仿中去表达,也许会有更大的突破。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宋宝珍评价,《比萨斜塔》选材特别好,翻译家王丽丹老师的眼光,王剑男导演的风格,我都是蛮欣赏的。

南开大学教授、《比萨斜塔》翻译王丽丹表示,《比萨斜塔》是一部良心之作,剧本对爱情、婚姻、家庭的处理,让我们产生了一种超越民族的、共同的哈姆雷特式的犹豫。演出时候有的观众流泪了。我有很多同行来看这个戏,我们研究俄罗斯文学的人,本身对这个戏就有着情感。在此要感谢国家话剧院选择了《比萨斜塔》的剧本排演。

《罗刹国》的创新和借鉴不同寻常

取材自《聊斋志异》的小剧场话剧《罗刹国》,讲述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神鬼怪故事,玩出了国产肢体剧的新高度,也影射了古今中外无所不在的人的欲望与贪婪。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姜若瑜评价:“《罗刹国》这样的以聊斋故事为题材的戏,主创团队没有拿任何噱头做戏,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创作者的真诚,这是特别特别难得的。”剧作家的戏剧结构和文本结构的基础,再加上台词的凝练和精确选择,使得这个戏台词的意义强大而有价值。导演对戏曲的运用完全揉在戏里,真正运用了进去,这种创新和借鉴是不同寻常的。

戏剧制作人常征表示,《罗刹国》这个戏的选题好,立意深刻,创作特色鲜明、有想象力,音乐编排非常有特点。这次演出季,能把像赵淼这样的民营剧社话剧导演加入进来和国家话剧院合作,着实带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

《长子》更具有本土化的现实意义

根据苏联剧作家万比洛夫代表作创排的小剧场话剧《长子》含蓄而深刻地揭示了当下现代人生活中面临信任缺失的问题,关注家庭成长和家庭危机的敏感内容。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副所长宋宝珍表示,《长子》这个戏两个小痞子在寒冷的动也放纵玩耍够了以后发现无处安身,仅仅想在一个房间里渡过一个温暖的晚上,谁知道不小心窃听了老者私生活当中的一点事情,本来是想玩世不恭的搞一点恶作剧,结果发现这位老者认真了,他其实也是可怜人。一点一点的剧情变化,看起来是心细的开头,导出来是正剧的结局,看起来是两个处在青春期叛逆期的年轻人带有恶作剧性质的一出扮演,实际这个戏里包着非常温暖的壳每个步骤的处理都是很有生活逻辑和情感张力的。

戏剧制作人常征对于《长子》有一个简短的概括:关注家庭生活,温暖感动;探讨真诚信任,有情有义。万比洛夫的作品通过国家话剧院的演绎,更具有本土化的现实意义。

《爆米花》一颗玉米放到了密封高压的小罐里“嘭”一下子爆出来

新创小剧场话剧《爆米花》揭示了伴随着信息爆炸、文化井喷等一系列社会现象,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娱乐至死”的生活态度,不断冲击道德底线。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副所长宋宝珍表示,《爆米花》这个戏如果就戏剧性来讲,四个剧里它的戏剧性最强,就像一颗玉米放到了密封高压的小罐里,“嘭”一下子爆出来。“从文艺美学和残酷的表现来讲,正常合理的变脸造就了戏中人物对人性的漠视,对杀戮的平常,这个多可怕,这个戏里一次一次的杀戮,最后谁是杀戮者,谁又是被杀者,布鲁斯在他的女儿和要离婚的妻子被杀的事件上完全没有责任吗,守着网络拼命旁观,把点击率冲到很高的看客们就没有责任吗,所以在娱乐致死的事件里整个社会的责任都被揭示出来了,甚至于我们看戏也当成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看待这个事件的时候都有看客心理,要从心灵中肃清这种麻木不仁的东西,这个戏也是做的蛮好的。”

国话是创排过程中心气最旺盛的一个团队

《三联生活周刊》新媒体松果生活戏剧记者、剧评人奚牧凉在研讨会上谈到,近年关的时候国话一下上了六个戏,是大丰收的年关,我更惊讶的是有三个国外的戏,都是二战后的文本,是现当代经典的文本。我们确实很需要把现当代的经典作品引进来,经过一些时代的波折,我们跟世界戏剧的发展有些距离。我们对于二战前的很多经典比较了解,但对现当代戏剧了解还是有差距,把这些东西带过来给行内行外的观众看,很有必要,是很有功德的一件事。放眼现在体制内的院团,国话是让我感到在创排过程中心气最旺盛的一个团队。这几个戏好就好在可以让人看到院团的心气在里面。

研讨会的尾声,中国国家话剧院党委书记景小勇做了简短的总结,“我们是可以就剧论剧,但最终的目的不是就剧论剧。国家话剧院不是一朝一夕,而是百年老店,这正是研讨的意义所在。首先感谢各位专家,也感谢年轻的主创们这一代所提供的剧院成长的素材。放到整个话剧院的历史长河中来说,这只是国家话剧院走向进步的一个渠道和手段。我们永远都在路上。”

会议合影 摄影:王昊宸

《比萨斜塔》、《长子》、《罗刹国》、《爆米花》专家研讨会在中国国家话剧院举行 会议合影 王昊宸摄 千龙网发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