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雯:有活力的京味文学是包容的

2016-10-28 16:2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们大家讨论京味文学的时候注意力都放在北京,把它放到一个空间的角度,但是其实时间和空间是不分家的,时间应该是空间的第四维,我就想说,叶广芩的这个‘京味’是怎么来,她是把时间注入了空间,这是和其它人非常不一样的地方。”岳雯,80后,是叶广芩京味文学研讨会上为数不多的年轻面孔,对京味文学,她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rttyty
80后作家岳雯 千龙网实习记者 许珠珠摄

“如果说很多人是以北京为背景,北京是一个静止不变、是一个背景性的实体性的一个处所的话,那么叶老师是把时间感注入进去”。岳雯认为,在叶广芩的小说里,过去和现在始终是存在的,这样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断变化和生长的北京,它已经像人一样,已经有了生命,它可以不断从过去找到现在。“有了这样的历史感,这个‘味’就能出来”。

岳雯甚至认为,有时间感和历史感是叶广芩小说和其它小说的最大差别,她写出了一种过去和现在的共存感。岳雯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东直门以前是有城楼的,金台夕照以前是有个台子的,太阳照上去是很美的,现在这些东西都消逝掉了,只剩下一个地名去缅怀它。看叶广芩的小说就好像往哪儿一站,就能发现这个地方它是有前世今生的,这个前世哪怕是已经消逝看不见了,在她那儿也是活生生地存在的。

对于京味文学的划分标准,岳雯比较倾向于一种宽泛的、更加多元化的京味,也就是说,在北京生活的人写出的跟这个城市有关的文学都算作是京味文学。全球化时代,人的流动性、迁徙性越来越频繁,地域已经不是成为一个特别限制人的概念。再比如,有人认为内城才算北京,岳雯则认为各种各样的北京,以及表现它们的文学都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都算京味文学的范畴。北京本身是由不同人群构成的,北京是一个在不停发展变化的城市,如果说过去的京味可能是指内城那一块北京,那么今天的北京,不同的区域不同的人群都给这个城市注入了活力。

“所以,我觉得有活力的京味文学一定是包容的,兼收并蓄的。”岳雯说。(记者:李思瑾)

人物简介

女,1982年9月生于湖北枝江。200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7年起就职于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任副研究员。2013年获“紫金·人民文学之星”青年评论家奖。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