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艺院长任鸣:一排京味戏剧就像打了鸡血

2016-10-25 14:2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是比较传统、保守的,存活在自己的世界。就看纸书、报纸,这些信息量也够我活的了。”身为北京人艺的大家长,任鸣也是够“任性”了,用着老式翻盖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不上网不用微信,“你采访我,我也看不见这稿子。”是人艺院长,也是导演的任鸣就想活得简单,希望独立、安静的空间搞创作,专注地做一些事情。

884A2527.jpg-1200
10月24日上午,“北京十月文学月·叶广芩京味文学创作研讨会”于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任鸣。千龙网实习记者 许珠珠摄

《全家福》不全 为舞台取舍

北京人艺话剧《全家福》作为一部压轴剧目,为2012年北京人艺全年的院庆活动画上句号。《全家福》根据叶广芩同名小说改编,以主人公王满堂一家的传奇经历为线索,讲述了老北京古建行里,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同时折射出国家和社会的变迁。全剧采用编年体形式,以7幕戏完成50多年的时间跨度。角色的年龄跨度超过半个世纪,这对演员表演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冯远征和梁丹妮作为夫妻档也加盟了这部京味儿大戏。而在剧情上,如何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里浓缩50年的社会、人事变迁,编剧叶广芩和导演任鸣只得在原著上取舍,忍痛割爱了。

“3个多小时的戏,现在的观众受不了。就得玩儿命砍,就删了两场戏,把时间能压到3个小时之内。虽然这个戏获奖了,也获得戏剧界的专家肯定,但我认为从小说里的很多好的、精华的东西被割舍了。”删繁就简任适应舞台,任鸣自然不忍心,“我是北京的孩子,酷爱北京。”

论“京味” 我段位不够

1994年,任鸣导第一个京味戏《北京大爷》,一发不可收拾,《北街南院》《全家福》《莲花》《甲子园》《王府井》接踵而来,“我对北京有情结,偏爱北京戏剧,一排京味戏剧就跟打鸡血似的,所有的生活积累都能用上,得心应手。”从京味文学到京味戏剧,不仅是文字立体化的过程,更融入了独特的个人情怀。“生活在同时代的作家要能够总结升华,提炼出来这个时代的风格,这是作家的责任。我们不能要求生活本身,只能要求自己。”

任鸣导演自觉是个戏剧的体现者,不是研究者,也一直想把“京味”弄明白,“段位”不够不足以对京味戏剧,乃至京味文学做个概括,“京味文学虽然都会写到胡同、四合院,每一个作家的个性、气质、精神境界都不一样。有些人是注重追求的,有些人是自然流露的。像叶广芩的作品就是那种内性化的,融化在血液里了,语言比较贵气的。”

坚守写实传统 思维开放接受多元

保守与先锋,推崇一种表现方式的背后,并不是对另一种方式的否定。戏剧的风格跟导演的个性、观念、知识结构、艺术修养都有关系,“每一个人都有局限性。我现在50多岁,受老一代作家的影响比较多,不能把所有作家都关照到。”

一直坚守现实主义戏剧传统的任鸣,在刘一达编剧的《玩家》中,从导演手法上融合寓言和魔幻的色彩。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他也在极力找寻创新的元素,“每一个时代各自的特点,戏剧表达不单是停留在人物和语言上。”

任鸣也在看很多国外的戏剧,多元化的戏剧形式为观众呈现多种选择,“艺术最重要的是个性和自我,我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去创作,但思维和戏剧观念是多维和开放的。只要有观众来看,戏剧就有存活的空间。”

为京味戏剧开源  剧本最重要

“我认为文学剧本很重要,戏剧形式没有文学内容重要。如果剧本没有丰富深刻的内涵,都是在玩形式,那就脱离了戏剧本身。”剧本是一“剧”之“本”。2010年,万方、中杰英、王俭、叶广芩、过士行、刘恒、孟冰、苏叔阳、邹静之、何冀平,十位剧作家成为了“北京人艺荣誉编剧”,他们都与北京人艺有着很深的渊源和独特的感情,用自己最经典的作品丰富了北京人艺的舞台创作。

复排名剧向来是人艺的演出传统,“发现和培养新的经典作家更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任鸣说,“我现在能拍一些原创京味剧目不是更好么,多发现一些新的京味戏剧作家,对北京人艺的贡献不是更多么。”(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