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光炜:好评论家太多 好评论太少

2016-10-14 18:1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10月14日讯(记者 王硕)10月14日,“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召开。著名文学评论家、作家济济一堂,共同探讨北京文学的现状与发展。会前,千龙网记者独家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评论家程光炜。


14日上午,“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召开。图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评论家程光炜。千龙网记者 许珠珠摄

北京文学的黄金时代就是现在

在中国现当代的文学史中,北京文学曾经经历过令世人瞩目的绚烂年代。然而,随着北京的城市格局重塑、旧人旧事消逝,北京文学的现状引人深思,如何繁荣发展北京文学、高峰时代何时回归成为了众多作家及评论家思考的问题。对此,程教授则充满信心的认为, “现在就是北京文学的黄金时代”。

有观点认为,“北京文学只有高原,没有高峰。”程光炜表示,这样的说法有些谦虚。在他看来,文学史的规律有高峰也有低谷。第一个高峰是五四时期,此间产生了老舍、矛盾、鲁迅等著名作家;1940年到1985年间,有些文学大家去世了,因此出现了文学大滑坡现象;从1985年到今天,在这31年的时间里,新的高峰重新出现,以莫言、贾平凹为代表的世界一流大作家诞生。“中国最著名的十个作家里面有七个人在北京,中国文学的高峰没得说。” 程光炜对北京文学的肯定溢于言表。


14日上午,“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召开。图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评论家程光炜。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时势造就伟大作家

前年,程光炜赴法国参加了一个莫言做国际研讨会,听闻法国瑟伊出版社的编辑说,在法国人眼里,莫言早已被认作是当代最伟大的作家,获奖只是个时间问题。

所谓文学高峰,不过如此。从古至今,重大历史事件必然催生出伟大作家。回顾中国土地改革、改革开放等几个重大历史节点,就诞生了很多诸如莫言、史铁生、贾平凹这样的优秀作家。“他们是亲历者,有着切肤之痛,所以能够一针见血。”程光炜打比方道,“历史的动力就像波浪,当它把你往前推时,你想不前进都难。相反退潮时,怎么拼命挣扎都不管用。”时势造就伟大作家,“真的不怪年轻作家不努力,只是大环境的原因”,程教授的语气中略带惋惜。

金盆洗手 弃诗从文

眼前的程光炜,温文尔雅,侃侃而谈,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种自信、低调和谦和。很难想象,眼前的文学评论家,曾经因为自己的诗歌评论受到“攻击”,竟然选择“金盆洗手”远离诗歌。谈起这段经历,程教授挥挥手笑着说,“我现在不做诗了”。年轻时的程光炜意气风发,热爱诗歌。1999年,他编选了《九十年代文学书系·岁月的遗照》。这本诗歌选集看似无意之作,却在业界引起了关于“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的大讨论。一夜之间,许多经常与他书信往来的朋友突然站在了他的对立方,程教授直言“受到很多伤害”。自那之后,他开始转向当代文学史与小说研究。

好的文学评论太少

“在中国不缺好的评论家,缺的是好的批评”。谈到目前评论家、作家和读者三者之间的关系时,程光炜严肃的说道。作为一名普通的读者,对一本好书的认知通常来自于三个方面,作家、书评及出版商。三者通力结合,才能有效的帮助好书走进市场,让更多的读者看到。但是现在有种微妙的现象,有些评论家鲜少认真读完一本书,只是流于形式,不敢说真话,全是客套话,怕得罪作者;亦或评论家与作者针锋相对,两败俱伤,最终导致读者无法甄别书籍的好坏。在程光炜看来,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好的批评应该是言之有理,能够与作者形成一种对话。换句话说,批评家就是帮助读者甄别好作家和好作品。”

扫一扫更多精彩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