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我们能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2016-06-14 07:3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电影“大跃进”,李安泼冷水劝言不要急功近利

因为李安的到来,6月13日上海电影节迎来人气最火爆的一场论坛。定于上午10时开始的活动,早上7时就排起了长龙,候场的人们多到从二楼绕过两个楼梯口排到了四楼长廊。进场后,座位很快被哄抢一空,每一个角落都挤满了站着的、半跪的听众。李安的人气不逊于任何一位明星,整场论坛俨然成了他的电影人生分享会。

当前中国电影产业狂飙突进,论坛的主题为:“中国电影票房即将超美,成为老大还差几件事?”“中国观众基数大,成为老大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何让中国文化拥有话语权,还需要很大的耐心。”一向爱讲实话的李安泼起了冷水,意味深长地说,“现在医药很发达,我们能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谈电影故事

“最重要的是把心交给观众”

无论是早些年的《卧虎藏龙》,还是前两年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李安讲故事的功力深厚。当华谊兄弟CEO叶宁率先谦虚请教“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时,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李安几乎是轻描淡写地回应:“故事其实只是一个假象。”

“我觉得故事没有什么,只是一个假象。你想跟观众心心相印,是通过情节、音乐、笑、哭,或者用情感的起伏带着大家走的。不管是怎么样的旅程,最重要的是把你的心交给观众看,观众看了以后怎么去想象,这才是最重要的。”李安说,他一直觉得讲故事只是一项工作而已,“它是一门技术,就像我们说艺术,毕竟还是一门‘术’。”

很多人期待从他那里获得人生答案,李安却笑言,人生找不到什么答案,道可道,非常道。“如果你一定要讲出一个所以然的话,既可以娱乐大家还能有所启发,那就需要一个故事。我个人是把它当做工作来做,其实是蛮呆板的事情。”他说,通过故事的假象,在黑黑的影厅里面和观众做默默的沟通,这才是最真诚可贵的。

不过,拗不过主持人的要求,李安还是为中国电影该如何讲故事支招儿。“我不是故意谦虚,其实我只是知道怎么讲自己的故事,我不是行家,也不是制片人。”他透露,一个故事素材只是一个载体,怎么利用戏剧冲突,大多与自己的生活有关,然后有感而发。

“故事说到底就是由开始到中间转折,怎么起承转合,经过这个过程,道理会越辩越明,也可以越辩越模糊。”李安也微笑着承认自己有一些讲故事的天分,“我过去是不好意思承认,比较害羞一点,但是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不害羞了。”

谈年轻导演

“不要拔苗助长要自然成长”

作为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华人导演,论坛上其他嘉宾也把李安当成了导师。导演徐峥更是直言:“在李安面前,我只是一个小学生,说话好紧张。”随着“囧”系列电影一路大卖,徐峥成为内地极成功的年轻电影人。然而,邻座的李安不仅没打算向这位年轻同行道贺,还唱起了“反调”,“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不要让年轻人成长得太快。这不是压制,而是为了不要揠苗助长,成长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年轻导演也如此。”

李安也并非大器早成,直到36岁才拍出长片处女作。“现在回想起来,我蛮感恩自己漫长的幼稚期。生长本身是需要孕育的,不管是环境孕育,还是年轻人准许自己被孕育,我觉得都要鼓励你们不要太急功近利,很多事情不是一下就可以成功的。”他笑言,现在医药很发达,每个人都可以活很长,“我们七八十岁还可以学习和工作,时间还很长。我儿子也想做演员,我和他说,你先把中文学好,不要着急。”

从对年轻电影人的拔苗助长,李安进而对内地电影市场的“大跃进”现象提出批评。“现在市场好,大家争相想出头,必然导致电影资源分配不平均,市场可能会泡沫化。香港和台湾都经过这个路子,抢明星、抢资源,走向恶性循环,但是观众品味、欣赏素质、整个文化的深度和厚度没有提升。”

在李安眼里,电影陷阱有两类:一是抢钱的陷阱,大家一窝蜂跟风拍片,导致观众审美疲乏,最终可能观众连进影院都没兴致了;再一个陷阱就是抢明星,而不在内容、制作方面下功夫。“两岸三地中,台湾是最早发生这种情形的,后来把香港也给害了。”李安诚恳地说,希望现在的内地可以跳出陷阱,好好把握这个“黄金时代”,走进一个良性循环。

谈文化输出

“没有细火慢炖会变成速食面”

论坛上,徐峥被问及是否下一部依然走“囧”套路时,他不仅予以否认,还感慨自己因为拍了一部票房还算不错的电影,就被贴上标签,让他很困惑。李安不失时机地劝言:“我们其实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李安经常和明星这样讲,“观众买票进来不是看你表演,是看自己脑子里的世界。观众只是借你的脸想他们要想的东西,不要把你自己想得那么重要。你做你该做的反应,观众自己会想象。你雕琢的痕迹越少,给观众想象的空间越多。你是为人民服务,不要觉得大家都崇拜你。这一点和我们大公无私、天人合一的思想非常符合。”

提到“中国电影如何‘走出去’”这个话题,李安觉得两岸三地的文化都有过断层,他希望能把中间这一段连接起来。在他看来,跟西方不一样,东方民族有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和情怀、逻辑,“这个还没有变成普及的世界语言。当这个东西建立起来以后,我们有很多东西可以提供给这个世界,这样走向全世界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出路告诉全世界,这个世界不光是一个英雄做一个决定,然后全世界就变成了迪士尼乐园,没那么简单。”李安直言不喜欢中国电影急于当全球老大的口号,“现在你突然提出一个‘超英赶美’的目标,无异于让细火慢炖的上海菜变成速食面。”李安又重复一次说:“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说起自己25年的拍片经历,李安坦言,“我一部一部地拍不同的题材,不是说有一个类型的名单就一个一个勾过去,不是这样的。我蛮相信我可以变成我的电影,我和我的电影一起呼吸和生活,电影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至于论坛的关键词“票房”,他几乎没有提及,直到最后才颇有深意地抛出一句:“票房的好坏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想再精明的人都算不到。”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陈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