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人着装暴露吗

2016-02-14 09:28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唐代人着装暴露吗

对唐人装束,历来有几大误解。

首先,认为唐代女服开放、裸露,唐代服装分四个时期,初期,尤其是“贞观之治”时期,社会管理严格,并不“开放”,裸装虽在南北朝时即传入中国,但非正式服用。

其次,常服、礼服不分,传统礼服上多有金钱、缀珠等工艺,无法清洗,且不舒适,即使是皇帝,也不会常穿。

第三,贵族、平民不分,唐代时棉布被称为“白叠布”,本土几无出产,多自印度舶来,价格极贵,即使是贵族也用不起,当时贵族多用垂感差的丝绸,平民多用较粗糙的麻,这是唐人设计服装时必须考虑到的因素。

唐代相对开放,但不宜评价过高。李世民时期就比较保守、封闭,女子出行要戴幂篱,初期以沙遮蔽全身,唐高宗时加入笠帽,相对简短,但亦需遮蔽头颈,直到唐玄宗时女性方可素面示人。幂篱本是西域胡商行路遮沙尘之用,属男装,到了中原却用来男女大防。

唐代都城长安约有2万胡人常住,但长安有所谓“坊”,即用3米多高土墙将约110个社区(坊)各自分割,居民夜间不得坊外行走,否则治罪,胡人初期只能在指定的坊中居住,以胡汉分离。长安店铺不许晚上营业,李白只好“笑入胡姬酒肆中”,因一般官吏不敢管“酒家胡”。在唐代相当长一段时期,平民私人宴饮只能在皇帝指定日期(即大酺天下)内进行,逾期视同谋反。可知唐代的开放是有限度的,是皇权渐松弛的副产品。

以前段时间风靡一时的《武媚娘传奇》为例,其中绝大部分内容经不起推敲,仅举简单一例,唐代皇家服色是“赤黄”,以后色渐重,近于枯叶,绝非明清时的“明黄”。

那么,范冰冰究竟该怎么穿?

先从头发说起。武则天处于初唐与盛唐之交,社会风气渐开放,但变化并不快。初唐女性发式相对简单,以云髻、螺髻、半翻髻为主,基本不用珠翠、宝钗、步摇、梳髻等,从阎立本《步辇图》中可见,唐太宗身边几名侍女皆云髻,无头饰,但当时贵族妇女还是会佩戴少量装饰。

在电视剧中,范冰冰的发型近于宝髻或峨髻,装饰极复杂,宝髻盛唐时才有,峨髻更晚。即使是宝髻,亦无需插如此多花钿(且不说其样式亦不对),按规定,第一品花钿九树,依序递降,且只在“朝参”“礼会”时用。唐代女性确有簪花之习,但目前所见记载为“开元末”。

除了在发型上领先一步,“武媚娘”在面容装饰上亦脱离时代。唐代女性重唇妆,但多点唇,非满涂,化妆时往往用粉覆盖原有唇形,再用口脂点出很小的樱桃或花瓣形状。

在面妆上,唐代尚红,多画红妆,用朱红晕染面额及上眼睑,甚至耳朵亦在其中,故手帕常被染红,洗脸时水中竟“红泥”翻滚。唐人不以白为美,少有完全的“白粉敷面”,但杨贵妃常如此,这是她个人追求新异而已,普通人只在守孝时才用此妆。

唐人重视额妆,额头及刘海常染黄,即“额黄”“鸦黄”,非常流行,但染法不详。此外还有一种奇怪的妆法,即“斜红”,即在靠近太阳穴处画出红色月牙状甚至是刀疤状,今天看来并不美观。

此外还有靥妆,盛唐以前唐代女性大多在酒窝处,以胭脂或其他颜料点两个黄豆大小的圆点,后期圆点逐渐变大、复杂。

可以说,除了在眉妆上的差异,唐人眼中的范冰冰版武媚娘,像外星人。

在服装上,“武媚娘”亦问题多多。明清尚龙凤,但在唐人观念中,龙凤只是神仙坐骑,相当于今天的宝马、奔驰,并不享受主神地位,所以唐代服装上相关纹样不多,倒是卷草纹更常见,此外鸡、羊、马、麟皆有。

唐初女服基本由裙、衫、帔组成。上着短衫,领口为U型,仅袒露很少的肌肤,唐代气温较高,唐玄宗时四川尚出产荔枝,长安亦种竹,明清时气候转冷,女装需增加衣领御寒。

短衫需掖在裙内,初唐裙非常瘦,以突出身材高挑,所以裙皆用竖条拼成,有单色、间色之分,间色裙又叫破裥裙,做工精美者,摊开后竖条多达几百,唐高宗曾下诏:“天后我之匹敌,常着七破裥裙,岂不知更有靡丽服饰,务尊节俭也。”意思是,武则天的裙子只不过是7条拼成的破裥裙,大家应学习她节俭。可见,唐代服装日渐宽大是后来的事,为保持高挑感,只好将裙子提升,从系腰直接提到胸口。在《武媚娘传奇》中,相对裸露的着装多属此种,显然太早。

唐代确实存在“袒胸装”,系北朝日常女装的遗存,唐初就有一种女装宽袖阔U领,仅在休闲时穿用,这种服装在武则天当政前后一度流行,体现出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越是贵族妇女,越常穿用它,但在公开场合,着袒装一般有遮蔽,与男子交往时,还需隔以障幕。

武则天在当皇后时,为了突出其妇德,曾多次亲蚕,并以自己的名义撰写女训,还推出过整肃女性出行装的敕令,如果她自己着装尚且不严谨,岂不是白白给政敌以口实?倒是她成为女皇后,很少再做这样的表演,唐朝女性着装的自由度得以提升。

在唐代女装中,帔是特别值得注意的服饰。唐代的“帔”定义不同,帔后来多指一种礼服,即大袖褙子,套在别的服装外面,此前则指披肩,但唐代的帔是从印度舶来,近似于长围巾,带有明显的佛教色彩。

唐代皇帝有两种身份,一是俗世天子,一是拯救众生灵魂的法轮王。佛教自西来,随着其广泛传播,曾让中原士人颇有“非正统”的自卑感,但唐太宗时期王玄策讨平印度后,唐人心态走向平和,唐代皇帝亦从此坦然相信自己就是法王,武则天能当上皇帝,就是依靠这一点所赋予的合法性。所以,在初唐、盛唐时贵族阶层女性几乎人人穿用帔帛,但当下的影视剧中却难见其踪迹,实在有点遗憾。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