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规划推进大运河历史景观恢复

2016-01-26 14:55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市领导透露有望在通州建非遗中心 民进北京市委建议京津冀合作保护开发大运河 市文物局表示—— 推进大运河历史景观恢复

通惠河雪后美景  图/视觉中国


高碑店闸河段,两岸是成片的仿古建筑,景色是目前通惠河最美的部分摄/记者 黑克

法制晚报讯(记者 范博韬)北京市“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到,要制定实施北部长城文化带、东部运河文化带、西部西山文化带保护利用规划,促进旅游文化产业发展。

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伟透露,目前设想在通州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展示以运河文化为代表的全国文化遗产。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行政副中心建设时,会以运河标志燃灯塔为核心,形成大规模历史文化景观。同时保持周边的生活功能,市民仍可在周边居住。

针对京津冀古运河带不复往日辉煌的现状,民进北京市委建议京津冀应合作保护开发京杭大运河。

两会声音 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

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要推进大运河引水段、玉河南段、前门月亮湾地区护城河等历史河湖景观恢复。据了解,通州的燃灯塔是中国大运河四大名塔之一,也是京杭大运河千里漕运最北段的标志。         

该负责人介绍,在行政副中心建设时,会大规模整治燃灯塔南侧的古建筑群,对其古建筑群南侧进行大规模整治,最终以燃灯塔为核心形成大规模历史文化景观。同时保持周边的生活功能,市民仍可在周边居住。

恢复历史风貌并不意味着全然恢复到某个历史时期的面貌,该负责人说,大运河遗产定位时段是2000年以前,也会有一些近现代建筑在,会进行整体规划。

具体到燃灯塔周边,则会通过较大规模的拆迁整治恢复历史风貌,整治历史景观很不协调的现代建筑,控制建设减少建设强度,使得将来运河核心区以燃灯塔为核心,形成大规模历史文化景观。该负责人透露,今年会在古遗址处开设展馆,还会整治其周边环境,使之成为与北侧玉河故道相似的文化景观。文/记者 赵颖彦

民进北京市委

京杭大运河北京、天津、河北段是串联京津冀文化的一条重要文脉,2014年曾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但目前的京津冀古运河带已然没落,不仅不复往日的辉煌,甚至到了湮灭的边缘。对此,民进北京市委建议,京津冀应合作保护开发京杭大运河。

针对这些情况,民进北京市委提出三条建议。一是有效完善古运河带文化资源基础资料,提高文化保护力度。遵循古运河真实性和完整性的保护思路,进行京津冀古运河带文化保护规划工作。按照轻重缓急制定分期实施保护计划,明确保护范围和方法。

二是联防联治改善古运河带生态环境,建设古运河带绿色廊道。民进北京市委提出,应当规范土地利用、资源消耗、环境保护等内容,出台《京津冀古运河带产业准入管理条例》,制定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同时建立健全生态环境执法监管体系。

三是区域统筹规划古运河带保护开发,发挥古运河文化带内在驱动力。应严格在遗产区和缓冲区建设项目的审批制度。合作建设京津冀运河国家公园,设立运河国家公园建设专项资金,推行财政、金融、土地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文/记者 侯懿芸 李文姬

聚焦通惠河

2016年初,通州区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实施水系治理和水利工程建设,健全完善水污染防治体制机制,有效提升水环境综合治理能力。而通州水系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京杭大运河的最北段,也就是现在的通惠河。

有消息称,通州区将通过改善通惠河河道状况,使其恢复航运功能。如果这一计划实现,从通州乘船前往颐和园将可能实现。

记者探访   治污工程显成效 河水不再泛臭味

2016年1月17日记者驾车从朝阳区高碑店出发,向东到达通州区通济桥。沿着河岸对通惠河的实际情况进行探访。通惠河曾被附近居民“抱怨”为“臭水”。记者探访时发现,河水不再是曾经的灰黑色。在一些河段,在岸边往下看,能看到大约有20至30多厘米深处的护坡。

据媒体报道,通过整治,截止到2015年11月13日,通惠河全线,22个排污口已全部完成截污、封堵,两岸不再有污水直排入河。而市环保部门监测,当年9月与4月数据相比,河水氨氮、总磷、化学需氧量等污染物指标均下降50%以上。

住在河北岸珠江绿洲小区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搬到通惠河畔已经5年多了。此前每到夏天,他都不能轻易打开面河的窗户,生怕河里的臭气冲进屋里。尤其是下雨前后,本应该是空气清新的时候,屋里的臭味反倒更重了。

但到2015年夏天,王先生明显感觉到味道小多了,虽然还会有零星的臭味,但已经有了不少的改善。“冬天本来就没味儿,希望到了夏天还能这样。”对于河道的治理王先生充满了期待。

三处落差分河道 恢复通航有困难

记者注意到,从高碑店闸到通惠河汇入温榆河岔口处,总共有两个闸口和一处河道阶梯。三处落差将河道分成四段。落差处水流湍急、水位很低,无法满足通航的需求。

四惠桥到高碑店闸河段,两岸是成片的仿古建筑,景色是目前通惠河最美的部分。尤其是夜晚,两岸还有霓虹灯闪烁。该段河道平均宽度达50米,靠近高碑店闸的位置,河道宽度达160余米。

通过高碑店闸口后河水变浅,景色便略显单调。尤其是东五环两侧,虽然绿植比较丰富,但仍有建筑在施工当中。河道在这里开始变窄,宽度在30到40米。在北花园小区西北侧的河道,有一处落差约2米的阶梯。

继续往双桥方向行进,两岸都有高层建筑组成的居住小区,但距离河边较远。两侧的空地基本被绿化覆盖。快接近双桥时,河流北岸还有不少平房和活动板房存在。在双桥两侧,受购物中心、餐馆的影响,通惠河两岸再度喧闹起来。

过了双桥后,河道两岸的景色再度回归“沉寂”。南岸的远处有几个社区及大型市场,北岸除了大片绿化带,多为平房建筑。在惠河汽配市场北侧的河道上,建有最后一道水闸。

通过这道水闸后,就进入了通州城区。北岸多为居民区,南岸远处能看到万达广场等高层建筑。到达温榆河时,河道变成“十字路口”,通惠河在此处与温榆河交汇。一部分继续向东流,另一部分则作为恢复的运河河道向南流,两岸修建了运河公园,绿化景观优美。

回望历史    漕运船只遮蔽水面

史料记载,元代著名科学家郭守敬为了缓解京杭运河物资抵达通州后难以向城内转运的问题,打通了元大都城海子也就是如今的积水潭与通州潮白河的水路。河道内来往的漕运船只众多,几乎遮蔽了水面。元世祖忽必烈将其命名为“通惠河”。

在经过多次改道修整后,元代末年,颐和园昆明湖成了通惠河的重要源头。有史学家考证,河水从昆明湖流入积水潭,再沿着如今的地安门外大街的后门桥,经过东不压桥、正义路,一直到东便门,最后进入现在的通惠河河道。

沿途每10 里便设置一处船闸,共11 处。但如今,河道已经被宽阔的马路覆盖,船闸遗迹也难觅其踪。只能从“北河沿”、“南河沿”、“船板胡同”这样的地名才能看出北京城内,曾经的漕运盛景。

文/记者 范博韬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