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文化带·园丁笔记 | 那山·那水·那人

2018-06-21 09:4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山和水历来都是文人墨客吟咏的对象。水有水的灵动,山有山的厚重。山和水有着各自的特点,又要相互映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的家乡——门头沟就是这样一个有山有水,山水相映的地方。

那山

山,沉稳敦厚。

灵山,是北京的最高峰,海拔2300米左右,群山环绕,溪水潺潺,鸟语花香,半山腰就有高山草甸、片片森林、猛牛烈马、绵羊苍鹰,还偶有金钱豹、野猪群、狍子等出没山涧坡上、田间林中。

白天,天空时而湛蓝如洗碧空万里,时而白云朵朵随风飘动,时而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入夜,万籁俱静繁星满天,似乎伸手可揽月抬臂能摘星,号称北京的“小西藏”。

灵山脚下凉爽宜人,半山腰上冷风阵阵,灵山巅峰寒风刺骨,在草甸上骑着骏马漫步,白云从脚下飘过疑似仙境。灵山有清新的空气、凉爽的气温、优美安静的环境。

百花山主峰海拔2218米,是北京的第三高峰。百花山集山势峭拔和瀑布激流于一体。登高峰可以观赏云海、日出以及群峰险峻;入峡谷可以观赏大瀑布——百花山瀑布。瀑布落差150米,水幅宽15米,飞奔而下气势非凡,声动山林。

百花山以“花”最为著名。三月初春来临,山桃花等最先开放;随着气候转暖,百花山就成为花的世界。二月兰、月季花、胭脂花、野丁香、蝴蝶花、杜鹃花等等争奇斗艳,还有刺五加、五味子、党参等200多种草药。植物种类多达600余种,白花之山名副其实。百花山,山如其名,动植物资源丰富,素有“华北百草原”之称。

沿山间小路蜿蜒而上,首先进入树木参天,遮云蔽日的落叶、阔叶群丛林带。山路曲折,不觉中周围的树木已变了模样,针叶林整齐而挺拔,满地是厚厚的松枝,小鸟与松鼠在树之间嬉戏。走出白桦林,便是高山草甸了,阳光透过洁净得空气,可驱走路途中的阴瘴之气,脚下是齐膝甚至腰深的路草与烂漫山花。穿透林海到达山顶,就会体验到百花山的真谛。

妙峰山的秋天是五彩斑斓的,梨叶、杏叶、柿叶、爬山虎;火炬、黄栌、山楂、五角枫,谁都说不清妙峰山的红叶到底有多少种,只知它们有韵律、有层次、红得潇洒,红得娇艳照眼。红叶浓处,像自峰顶倾泻而下的火云流瀑;疏处如炬如星,更具那“万绿丛中一点红”的韵味。

那水

水,灵动聪慧。

永定河是北京地区的第一大河,全长680公里,在北京市界内流经门头沟、石景山、丰台、房山、大兴等区,流长1695公里,流域面积3168平方公里,其中在门头沟区境内流长100.5公里,流域面积13683平方公里,占到了门头沟区总面积的94%。

我总喜欢在一番寻觅后,邂逅般地去遇见山水。不期而遇,心中又惊又喜,与山水也似乎更贴近了,而永定河却是个例外。它围绕山路奔泻而下,人耳是铮铮淙淙的水声,一曲一曲犹如轻柔的晚安曲,唱响人生欢快的乐章;人目,是水底的大小石块,纹路清晰可见,没有了棱角,全都在沧桑的面孔上绽着微笑,吸引你放弃木桥脱下鞋袜,赤裸你的双足从它身上淌过去;入怀,是风,清爽不粘腻也不萧瑟,偶而调皮地撩起你的发,像是要看看你脸上是否有醉人的笑容。沿河而行,脚步格外轻盈,心情也渐入佳境,宛若深秋天空的蔚蓝色一般明朗。

那人

人,沿稳坚毅。

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京西这片热土上的人们便是山与水融合的出色载体,他们的坚毅和稳重体现了大山般的沉稳,而他们的机智和热血为脚下的这片土地增添了光彩,闪烁的是水灵动的波光。

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以寻找失踪的日本士兵为由,向驻守卢沟桥头宛平城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至此抗日战争爆发。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一一五师、一二0师就战斗在永定河中上游流域,建立了著名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1938年3月八路军一一五师一部由邓华率领,挺进北京西山,开辟平西抗日根据地。同年5月,八路军一二0师一部由宋时轮指挥,也进到平西抗日根据地,与邓华支队在斋堂川会师,组成八路军第四纵队,同日寇展开游击战。1939年初,肖克、马辉之等又奉命率部来到斋堂川上下清水村,成立冀热察挺进军,进一步在敌后开展游击战和建立抗日根据地。如今门头沟区的马栏、斋堂、塔河等地,都曾是挺进军司令部驻地。

王维有诗曰:“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水有水的飘逸灵动,但始终只有一种单调的蔚蓝;山有山的沉稳厚重,但总是一年四季展示那循环往复的风采,活泼之中也有其单调的一面。只有山和水的融合,才是静和动的映衬,单调与精彩的变幻,也才会组成最美的风景。而这风景中还有坚毅、执着、质朴的人们,又为这最美的风景涂上了最亮丽的色彩。

作者:赵圆圆,北京市育园中学语文老师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赵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