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运河闲步

分享
打印 放大 缩小

之江饭店忙完正事,已是辰时。良辰美景,不容错过。借着微醺的风,我们徒步至信义坊。

"往右拐进,就是小吃一条街。那里有很多海鲜餐厅,还有一家杭州连锁的老头儿油爆虾。不过我倒觉得没什么好吃的。"身为老杭州人的宋老师细致地向我介绍。那也是靠近运河的地方,只不过没有拱宸桥那般靓丽。我瞅了瞅餐厅外摆放的皮皮虾、水潺、青蟹(猷蠓),不禁泛起了乡愁,在杭州上班,可是很少尝到蒸出来便鲜味十足的水产了。

(编者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谈起为何这里有如此多的海鲜,宋老师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你听说过卖鱼桥么?以前信义坊这一带可是水产买卖集中地,热闹得很。如今可能是找对象的地方喽。"

"找对象?"

他可能早料到我诧异的神情,领着我走到湖墅路口,往那广场舞方向飘了一个眼风。

"这不是广场么?何来卖鱼桥?"五彩斑斓的灯光照射着我,显得脸愈发的通红。

宋老师的兴致顿时被勾起,娓娓道来:"你看,这个卖鱼桥,如今已是似桥非桥了,只好从一些痕迹来想象昔日的繁华。这里有一侧栏杆,写着繁体字的卖鱼桥三个字。”随后,往北直行,穿过信义坊广场欢快的音乐,他低头指着地面说:"有没有看到不少鱼刻在上面?这条'鱼道',相当于卖鱼桥的另一侧栏杆,也写着'卖鱼桥'三个字。我小时候,常听老人说,卖鱼桥可是宝地,再怎么卖不出去的鱼,搬到这边的富义仓来,也能被一抢而空。”

我若有所悟,点点头。那找对象,有可能是附近的大妈们,茶余饭后的闲聊吧——跳跳广场舞,顺便谈谈子女的情况,说不准,还真能借着宝地的风水,凑成一桩桩姻缘呢。

谈笑之时,不远处出现了一座真正的桥。经介绍,此桥名为江涨桥。据《湖墅小志》载:"江涨桥与华光桥作八字式,河面极为开阔,有时暮雨潇潇,颇有诗意,而入夜蟹火渔灯如点点繁星,人称'江桥渔火',辉映岸上,更是别有情趣。"江桥暮雨是湖墅八景之一,"庆云临圣地,舜日丽尧天"。又据记载,江涨桥边曾是乾隆坐船来杭州时上岸换乘车马进城之处。原来,我们逛的地儿,还有这般故事。如今的石拱桥,仍可窥探出当年皇帝亲临此地的盛况场景。河岸停靠一艘"乾隆舫",桥头伫立"候圣驾"的牌坊,桥洞刻有一幅康熙皇帝的画像。河面宽阔,依旧大气。

"从这里坐船,可以到武林门。"站在桥头,宋老师指着南面隐约可见的西湖文化广场主塔楼顶说。往北,自然是大关桥,再往北,便是拱宸桥了。这倒让我将那日独赏运河夜景的情节,给联系上了。灯火阑珊,我忽然萌生一丝念想,倘若闲坐画舫,从武林门一直到拱宸桥,将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宋老师在大兜路上买了两罐黑啤。于是,我们俩边走边喝,绕到了附近的香积寺。香积寺旧名兴福寺,后由宋真宗赐名"香积寺"。它曾是大运河湖墅地区著名的寺庙,在运河及杭州佛教界拥有很高地位,只可惜被一场大火毁了。2009年,杭州市政府重建该寺。新香积寺的建筑风格体现了杭州传统寺庙、建筑的符号和元素,又推陈出新、独具特色,再现了"杭州运河第一香、湖墅市井风情地"的繁荣胜景。

寺庙在外面看着不大,此时,已没有暮鼓钟声,亦没有僧侣来往,有的是一群人在跳广场舞。与外面的不同,这里的播放的是改编过的慢音乐,这舞自然也是轻柔缓和。我们倒是被寺庙外头的灯光所吸引。数百个光圈,时明时暗,打造出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似乎又隐藏着某种禅意。

"我估计,要从上面看,才可以知道,这到底表现的是什么符号。"宋老师若有所思地说,又瞟向寺庙顶部的琥珀色灯,"挺有意思,有种普照天下的感觉。听说,这灯,还是请国际大师进行设计的。"怪不得,既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又散发出现代科技的浓厚气息。我赶紧拿起相机,记录下这国际作品的妙曼身影。

折回去,见路牌写着"小河直街"四个字。据说,小河民居位于小河直街两侧,一层为商铺,二层为住宅。沿小河东南至河港交汇处,有一大排木结构建筑,长约300米,还有狭街窄巷夹于其间。灯笼高挂,漫步其中,会有一种恍若时空错换的感觉。不过,要走到大关桥才可抵达。眼下,我们的时间不多,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从原路返回之江饭店。河对面飘来歌声。那歌声,虽不专业却自信,应该是一位中老年男子在吟唱。河畔没有车声,只听得这歌声越发嘹亮,传遍了整条街。我们也不知不觉,被这旋律带了进去:"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是啊,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珍惜当前的生活,少一点欲望,多好。

作者:李波 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本文为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我身边的运河故事"(浙江段)征集发布活动稿)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