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文化带 | 想在这个博物馆里临时抱一下佛脚

2018-05-07 15:4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精心打磨历史文化街区,唤醒老北京的文化记忆,助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做好首都文化这篇大文章。千龙网记者探访与“一城三带”有关的博物馆和文物古迹,对话博物馆馆长,用文物讲故事,发现不一样的北京。

千龙网记者走进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对话馆长郭豹,倾听郭豹讲述石刻艺术博物馆的历史和石刻背后的故事。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建于真觉寺内,真觉寺建于明永乐年间,清朝雍正时期改名正觉寺,之后毁于一场大火,现在的样貌仿造原样所建,站在须弥座的台基上就能清晰地看到当初的复原平面图。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金刚宝座塔建于明成化年间,是大火后唯一保存下来的建筑。天气晴朗的情况下,正门匾额上的文字清晰可辨,“敕建金刚宝座”,落款为“大明成化九年十一月初二日造”,“敕建”即为皇帝亲自下诏书所建,说明金刚宝座塔在当年的重要性。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临时抱佛脚”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谚语,早些年前,在石刻艺术博物馆真的可以抱到佛脚。原来,在金刚宝座之上有五座密檐小塔,塔座每面开龛刻佛像一尊,尤以佛足印及佛八宝最为精美。可惜,现在佛足印已经被保护了起来,游客在这里是抱不到佛脚了。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图为塔座上的佛八宝,雕刻精美。佛八宝,又称八吉祥,分别为宝瓶、宝盖、双鱼、莲花、右旋螺、吉祥结、尊胜幢、法轮,各个宝物有不同的象征。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幽州书佐秦君神道石刻》是北京地区现存年代最早的石刻,柱额隶书题“汉故幽州书佐秦君之神道”,残柱上端镌刻《乌还哺母》文,它的出现是汉代厚葬风俗的一个明证。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乾隆幸贡院御笔碑》是石刻艺术博物馆体量最大、规格最高的一套石刻,这组石碑立于馆内东侧碑廊内,由四座立碑组成,上面刻写了清乾隆帝在参加翰林院重修完工大典时,题写的四首诗。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其原文如下:

翰苑琼廷酌令辰,棘闱来阅凤城闉。百年士气经培养,寸晷檐风实苦辛。自古曾闻观国彦,从今不薄读书人。白驹翙羽传周雅,佐我休明四海春。

尽道文章接上台,菁莪乐育济时才。千秋得失非虚也,咫尺云泥亦幻哉。 若有泪眶啼桂落,那无笑口对花开。凤池多少簪豪者,都向龙门烧尾来。

万里扶摇正翮搏,飞龙利见岂为干。志贤圣志应须立,言孔孟言大是难。见说经纶推国士,从来桃李属春官。但今姓字朱衣点,那惜三条泪烛残。

周遭围棘院沉沉,景物当前总入吟。材拟圭璋方特达,文归雅正薄艰深。禹门鱼变辞凡水,乔木莺迁出故林。寄语至公堂裹客,莫教冰鉴负初心。

《乾隆幸贡院御笔碑》局部。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石刻艺术博物馆除了室内展厅外,还有面积很大的露天展区,碑石林立,图为综合碑刻区的石刻。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石刻艺术博物馆除了室内展厅外,还有面积很大的露天展区,碑石林立,图为综合碑刻区的石刻。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御制广宁门外石道碑》立于清雍正年间,雍正下旨将广宁门至小井村原有的土路修成宽二丈,铺巨大石条的大道。在这项工程竣工时,雍正亲笔写了“御制广宁门新修石道碑文”。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相关阅读

行走文化带·馆长说 | 这个博物馆的石刻会说话

责任编辑:张露汀(QC0001)  作者:王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