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梁山好汉、旅游风光与江户美人

2021-11-26 00:44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梁山好汉、旅游风光与江户美人

◎剑烧

展览:Hi浮世绘艺术珍品展

展期:2021.11.5-2022.1.16

地点:上海世贸广场

日前,名为“Hi 浮世绘”的浮世绘艺术珍品全国巡展首展在上海世茂广场开幕。120余幅包括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在内的江户时代大师的浮世绘真迹作品,可谓诚意满满。此外,不同于按照年代和流派划分的传统画展,本次展览以“游园会”为概念主题,大师们的真迹作品融入对应的主题,辅以多媒体手段来还原真迹中的经典场景,将江户时代的自然风光和生活百态立体化呈现。

依照学界主流认知,浮世绘兴起于日本江户时代。作为日本封建社会的晚期,江户时代经济的增长导致市井文化繁荣,从而产生了“町人文化”。町人,可简单理解为城市新兴市民,对应于士农工商阶层里的工和商。町人规模的壮大,自然会在市场上形成本阶层所需要的艺术和娱乐。与高雅的贵族品位截然不同,町人的审美更“接地气”,追求更直接、更为个人的享乐,从而促进了更多世俗化艺术的繁荣。今日说的“江户三绝”,歌舞伎、相扑和浮世绘,就是町人文化的典范。

最早的浮世绘可追溯到当时书籍中的线描插画,直到菱川师宣将绘画与雕刻相结合,浮世绘才得以独立的艺术形式呈现。浮世绘的题材相对广泛,从之前画作的贵族生活扩展到平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今日流传下来的浮世绘中,可以看到当时人们的家庭生活和衣食住行,可以看到山水风光和社会时事,当然也少不了有基于民间传说和历史故事的绘作,可以说浮世绘是呈现江户时代风貌的一面镜子。

本次展览的第一大重头戏是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绘。美人绘,顾名思义,即以年轻女性为题材的浮世绘作。作为浮世绘最主要的题材之一,美人绘初期以描绘歌舞伎和花街柳巷的女性为主,后扩大到以描绘日常生活或娱乐的女性为主。喜多川歌麿的创作生涯正赶上江户町人文化的盛世,时运加上个人才华,使得他成为美人绘最重量级的宗师画家。“大首绘”是他对美人绘的最大贡献,以他于1793年推出的《歌撰恋之部》系列为代表。不同于传统画作里的全身照,该系列画作里的女性构图多以头部或半身像为主,故而称之为“大首绘”。通过细腻的线条和雅致的笔触,画作精确捕捉到了当时的社会风尚和女性细腻的心理活动。本次展出的《物思恋》即出自该系列,从发髻和装扮可以看出画作中的女子为商人妻,茫然的眼神和略带哀伤的神情、独身一人的百无聊赖,都被很生动地展现出来。值得一提的是,他绘画的女性对象极其广泛,从艺妓到茶室的姑娘,从哺乳的母亲到厨房里的女佣,几乎各阶层的女性都有涉足。

展览的第二个重头戏是歌川国芳以历史和传说创作的武者绘。不同于美人绘,歌川国芳的绘作转向武士和英雄。取材于日本民间传说和鬼怪物语,英雄们上山入海,斩妖除魔,游走江湖,扬善惩恶,造就自己的传奇。展览特意通过多媒体手段将英雄大战鬼怪的画面在荧屏上呈现出来,光影互动给观众带来别样的惊喜。由于日本和中国一衣带水,历史上日本很多创作者都受中国古典文化影响,歌川国芳自不例外。这次展览的画作很大一部分就出自他基于《水浒传》创作的豪杰百八人系列。复杂的构图,粗犷的线条,浓烈的色彩,在歌川国芳的绘作里得以感受日本文化视角下梁山好汉的另类豪情。

既然是町人文化的一种,浮世绘的内容就免不了跟随生活的潮流。经济繁荣带来的旅游业兴起,使得“名所绘”火爆一时。“名所绘”,简单说就是以风景名胜为主题的浮世绘,既可作为旅游手册使用,也可以满足无法旅游的町人对山水的渴望。此次展览最重量级的当属葛饰北斋的集大成之作《富岳三十六景》。《富岳三十六景》全套共46张,除了广为人知的名作《神奈川冲浪里》《凯风快晴》《山下白雨》三大名作外,还可以在本系列中看到江户时期普通人的旅游饮食和耕种等生活场景。尽管整套绘作名为《富岳三十六景》,但并不只是简单以富士山为焦点来绘制风景,这里的富士山更多是作为绘作的背景和日本的文化象征,更重要的恐怕是绘作上庶民的生活和工作场景,自然风貌不再是单一的风景画,而是融入了人的气息。画作中精心的构图、挥洒自如的线条乃至色彩的选择都见证了一代大师步入晚年后臻于佳境的创作状态。

作为入选“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中的唯一一位日本人,葛饰北斋今天的知名度已经超越美术界,成为日本文化的一个代表人物。提及葛饰北斋乃至浮世绘,总免不了说到他对西方绘画的影响。诚然,《神奈川冲浪里》启发梵高创作《星空》就是最好的例子。再往前追溯,不只是葛饰北斋、喜多川歌麿们的作品早在1812年就已现身巴黎。之后的三四十年间,浮世绘又被大量引入到欧洲,绘作中灵气十足的构图、对瞬间的把握等技巧都影响到了包括莫奈、梵高、高更在内的众多画家。另一方面,当今天讨论葛饰北斋对欧洲画家巨大影响的时候,重新观摩《富士三十六景》,你会发现葛饰北斋在日本传统名胜画的根基上,也从西方绘画里吸收了很多技巧。最典型的就是《神奈川冲浪里》的构图,运用了西方画作中常见的透视法。可见,艺术是互通有无的,这话一点不假。

展览还有一个环节,是让观众体验浮世绘的制作。现存浮世绘多以版画为主,需要由原画师、雕版师、刷版师协力完成。首先是原画师进行构图设计,提供原图;经幕府审核通过后,交给雕版师,后者将原图反过来贴在木板上来制备用以印刷的墨版;再由刷版师上色并转印到纸上,得到我们现在看到的浮世绘。所以在展览中,我们看到的真迹并非大师的“原作”,而是当年经过这一套流程生产出来的商品。

明治维新后,西学东渐,照相的兴起让浮世绘走向了衰落;而今,或是复古潮流的兴起,或是青年亚文化的趣味使然,浮世绘展俨然成了近年来北上广文艺类展览的常客,不得不慨叹时间的奇妙。

责任编辑:冯翀(QZ0019)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