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梅艳芳》有种种遗憾 但重临香江机缘正好

2021-11-26 00:40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梅艳芳》有种种遗憾 但重临香江机缘正好

◎张伟

谁也不曾想到,2021年华语电影在香港地区的开画纪录会被一部传记片打破。首日票房大收311万港币,上映一周票房突破2000万港币,气势如虹。其成绩不仅将今年的华语大片远远甩在身后,更压制了同期的好莱坞巨制,影院排片量居高不下,甚至占据全港最大的IMAX影厅。《梅艳芳》以小众文艺姿态面世,大胆起用新人主演,故事也早已耳熟能详,何以票房口碑双赢至此,甚至成为一种观影现象,答案在梅姐的故事之中,也在传主的经历之外。

“香港女儿”的“心债”与“夕阳”

这部电影的缘起,可以用梅艳芳出道的第一首歌来概括——《心债》。“重重心中痴债,原是欠下你一世”,江志强受访时坦陈,梅姐对自己有恩,而她临终前拍电影的梦想,当年无法帮她实现,一直记取至今,终于夙愿得偿。如今江老板已现老态,仍马不停蹄奔波于各场路演之中,亦显露出“心债”的重量,而传主梅艳芳本人也终于借此“心债”复现于当下。

巨星耀眼,谁来演就成为重中之重。影片主创花费三年才物色到主演人选,可见其慎重程度。新人王丹妮本为名模,纵观全片,她的某些镜头确实与传主有几分神似,但总体又颇有差距,梅艳芳眉宇间有极强的英气与侠气,难以模仿,而王丹妮眼神的底色是柔媚,笑容也如此。梅艳芳好友、名导关锦鹏早就明言,自己不会执导阿梅的传记片,因为找不到可以扮演的人。或许正因如此,影片巧妙穿插了为数不少的梅艳芳真实演出和领奖片段,想造成以假乱真的效果。然而,两相比较,星光与气场还是集中在“真”梅姐身上,几十年历练出的舞台掌控力,王丹妮自然并不具备。不过借助闪回,确实可以增强观众的代入感,提醒大家主角是何人。

好在梅艳芳本人的经历足够有感染力,特别是在凄风冷雨的2003年。影片后半段各种重要时间节点纷至沓来,造成巨大冲击,一如当年的现实,SARS肆虐香港、挚友张国荣离世、号召举办群星慈善演唱会、公布癌症消息、用八场演出与歌迷告别……一浪紧似一浪的悲情故事终于拯救了电影前半部分的不尽如人意。当梅姐在告别演唱会上高唱《夕阳之歌》时,影像资料与电影画面彼此交织,观众隐约回到当年,见证了一位身患重病的歌影双栖天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用舞台向人间话别。

“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歌词一语成谶,概括梅艳芳的一生,有着深远的寓意。作家蒋韵评论《红楼梦》时曾说,其中体现出生命悲情,世间最珍贵的东西在我们眼前毁灭凋零,“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生命悲情”正是这曲《夕阳之歌》的主题所在,也由此引无数观众泪目。梅姐急匆匆离开了我们,她所代表的拼搏进取、永不畏惧的精神是否已成绝响?这恐怕是观影过程中,每位香港观众有意无意间浮现的疑问。

香港2003年的苦境正与眼下疫情苦撑的局面暗合,凄风冷雨一时俱来,让人心有戚戚焉。梅艳芳筹备1:99抗击SARS演唱会时所说的“为香港打气”,恰恰击中香港市民如今的情感软肋。筹备六年,于今问世,可能冥冥中自有天意,“香港的女儿”借这部电影穿越时空,传递她所代表的香港精神,鼓励这座城市重新出发。“有信心,无难事”……一句句台词映照于今,让2021年的观影体验再难复制。梅艳芳当然有独特的底色与性格,但此刻她与观众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她的口中说出了众人的话,她的眼里流下了众人的泪。

个人故事中的集体回忆

如果将人物角色当作观照时代的手段,很少人会比梅艳芳更适合观照香港。她生于此地,出身底层,凭借自身天赋与不懈努力,终成亚洲巨星。4岁登台卖唱,舞台生涯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跨越千禧年,演艺事业与香港社会经济发展同步。梅艳芳巅峰期的20年正是香港娱乐业辐射全亚洲的光辉时刻,而她本人就是镁光灯下的焦点之一。可以说,梅艳芳的一生就是香港故事的典型写照,乃至是弹丸之地发展为国际都会的寓言缩影。

也因此,《梅艳芳》在香港的观影热潮,与市民的“集体回忆”密切相关。集体回忆指一种共同经历的回忆,由众多个人心理凝聚为社会心理。它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香港流行,常与历史建筑保育工作一同讨论。作为集体回忆的重要载体,历史建筑可以反映特定时期的城市面貌,民众对建筑保育越发重视,个别地标也因此从拆迁规划中被成功抢救下来,然而香港沧海桑田,许多场景终究无处可寻。

如今机会随电影而来,《梅艳芳》所呈现的旧时风貌激活了香港观众的集体回忆,人们在荔园、利舞台等一个个消失的地标中重温往日、回顾来路。街景、车辆、衣着、招牌,主创团队尽最大可能还原历史面貌,使时代环境真实可感。当然,这背后是特效技术的精益求精以及大量真金白银的投入。导演梁乐民坦言,自己曾经因为花费巨大而一度想要放弃。所幸主创团队坚持了下来,使一代天后梅艳芳亲眼见证、亲身参与的数十载香江岁月得以复现于当世。一座座历史建筑形塑了香港市民的集体回忆,而他们脑海中的记忆残片最终又在观影时被召唤、被印证,甚至被覆盖重写。

从个人故事中感受时代背景,时代背景又在某种程度上反客为主,成为吸引观众入场的理由。《梅艳芳》聚焦的绝不仅仅是传主个人的悲欢荣辱,而是借梅艳芳之眼打量着时代变化,看到历史进程的起承转合,这也是它与《波西米亚狂想曲》等好莱坞音乐传记片的差异,恐怕正因此,知名艺人黄子华评价该片是唯一一部“香港史诗式电影”。而随着梅艳芳的离去,香港娱乐业最辉煌的时代也宣告结束。

传奇的刻意选取与回避

梅艳芳的一生看似顺风顺水,其实甘苦备尝,虽然人生旅程只有短短四十载,却足够写成一部长篇,电影呈现自然要有颇多取舍。《梅艳芳》从告别演唱会最后一曲上台前开始,回顾梅艳芳童年歌女经历,随后跳跃到新秀歌唱大赛,之后搬演闯荡歌坛影坛的大小事件和背后恋情,最后详述2003年的风风雨雨,归结在《夕阳之歌》的绝唱中,看似首尾呼应、面面俱到。

但这种编年体叙事的背后,其实有许多减省和遗漏。诚然,由于梅艳芳交游广阔,人生故事难免牵涉大小人物,又因为当事人都还健在等原因,影片在取舍时会有所顾忌、颇费斟酌。这也正是拍摄《梅艳芳》的一大难点。影片着力塑造出一个接近完美、勇敢坚强的梅艳芳,却有意无意忽视了对其悲剧命运与义气性格的刻画。这使得梅艳芳的故事缺少了重要的维度,导致人物没有充分“立”住。刘德华曾经评价梅艳芳“宁可天下人负她,而她决不会负天下人”,这种性格造就了她的悲剧底色,也是梅姐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与许多家境优渥的前辈艺人不同,梅艳芳成长于贫困的单亲家庭,在学校饱受歧视,小小年纪就辍学回家。这些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在电影中付之阙如,而缺少这一内容,梅艳芳作为香港打拼故事的典型性就大打折扣。成名之后,家人对她无休止的索取,从生前延续到身后,影片对此亦未提及。对待爱情,她付出所有,最后总是被情所伤,《梅艳芳》着重刻画那段与近藤真彦的初恋故事,却将分手原因刻意美化,回避梅艳芳发现近藤已有女友的事实,减弱了情感伤害的力度。梅艳芳对朋友最讲义气,不管大事小情,都慷慨解囊,毫不犹豫;对慈善事业亲力亲为,收获各界一片掌声。可惜的是,前者并未在影片中体现,后者则简化为送饭场景及新闻剪辑。

即便用宽容的标准来检视,《梅艳芳》对梅姐一生经历的取舍也难以令人满意。有论者指出,要到几十年后,才能拍出出色的梅艳芳传记电影。但凡事都有机缘,条件虽未成熟,可讲述恰逢其时,没有比梅艳芳在疫境中重临香港更合适的时机了。至于种种遗憾,也终究会被填补,因为她的故事足够传奇,值得在漫长岁月中被一再演绎。

责任编辑:冯翀(QZ0019)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