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这家不好好“卖书”的书店,其实只想好好卖书

2021-11-25 09:42 北京日报客户端

来源标题:这家不好好“卖书”的书店,其实只想好好卖书

每到晚上6点半,阿果拉书店会变身酒吧,一道门将书店分割成一明一暗两个世界,有的人在明亮的阅读空间里看书,有的人在暗色的酒吧里听音乐品酒,这家“不务正业”的书店正是为了好好卖书,才走出了一条另类的生存之路。记者近日前去探访了一番。

那些书都按折扣分类

“一进来黑乎乎的,是停电了吗?”有读者懵懵懂懂地走了进来。位于酒仙桥路毕淘买生活广场三层的阿果拉书店,无论如何和我们印象中的书店不同。

还没到6点半,店员就开始摆放起夜灯、烛台,时间一到,头顶的灯光瞬间熄灭,星星点点的小灯在暗夜里闪亮。书架上的书,还有店主从日本背回来的灌篮高手手办,顿时都成为背景,沉入到音乐中。这个时候,几个大学生走了进来,来自中央美院和清华美院的他们,逛完798艺术区后,希望找个安静的地方聚一聚。他们说,书店里的酒吧更安静。

这几位年轻人很快“闻”到酒单上的文艺气息,每种酒品都以书的名字命名,如《纯真博物馆》《霍乱时期的爱情》《清单人生》《我的生活不可能那么坏》《撒野》等,书里的精彩句子也在酒单上呈现,总结、概括了全书的内容。

书店也有不少在挑书的读者,但张先生很快发现,这里的书没有文学、社科、经管等传统分类,而是以3折、4折、5折、6折进行分类,在书架前粗看了一下,张先生给出了评语:“书品挺好的,很多书不好找。”还有一位女士也看得仔细,她说,这让她想起小时候父母带他们去逛打折书店的往事。

再看这些打折书,都是文艺青年们好的那一口,3折区有《梁庄在中国》等, 4折区有《梵高画传》《漫长的中场休息》等,5折区有《机村史诗》《丝绸之路与唐帝国》等,6折区有《罗马传》《寻路中国》等。而这些书几乎都出自理想国、新民说、世纪文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等出版机构。

书店恰好刚刚进了一批新书,全是世纪文景的图书,还没来得及上架,微信群里的读者已经开始争先抢购了。书店工作人员说,等群里的读者们都抢购完了,再上架。

开业一年后,阿果拉书店于近日出示了一份成绩单:仅用一年的时间,就位列大众点评北京朝阳区书店音像热门榜第2名,并实现了营收持平,还做起了B端企事业单位的生意。媒体人黄小菲认为,这在一般独立书店“一年亏,二年平,三年略有盈余”的情况下,显得极为可贵。

图书销售增长了10倍

阿果拉书店主理人冯宇享受着读者抢购的快乐,他更像宣告一件喜事一样说,现在图书销售额比最初增长了10倍。他特别清楚,他所拥有的快乐,完全是书店开业后的不断入坑、不断试错才换来的。

因为疫情,冯宇和朋友合伙儿开的一家电影院停业了,他转而投身书店行业,去年9月30日,阿果拉书店开业。那个时候,冯宇以为书店是个低门槛行业,但他的预判很快失误了,头一次花3万元进了一批书,只卖出去一半,另一半当破烂卖了。冯宇说,这些书全是根据电子书单,只看了书名盲选的,书一上架,他就傻了眼,“开业有半年我浪费了客流量,我当初选的书,连鸡汤书都不如。”

冯宇不甘心,他进入其他书店的读者群里,他想看看人家书店都进什么书,读者都买什么书,结果他看到的情景让他眼界大开,“大家买书就跟不要钱一样,很好的书只要5折。”冯宇也会跟着“书店大佬”去进书,一到了库房,他才明白他当初买的那些书有多么不堪。

逐渐地,冯宇将自己的货源定位为优秀小众图书的尾货,“当当、京东畅销书排行榜只有前10名,那后面的100名、1000名很多读者并不知道,我们就相当于做买手店,把这些埋葬在书海里被退货的好书淘出来。”

阿果拉书店现在已有3000种图书,冯宇想达到5000种,甚至更高,“现在图书销售在书店销售额占到30%至40%,希望能达到50%。”在冯宇看来,能卖书的书店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在他眼里的好书店不是那些能当旅游景点的网红打卡地,而是能卖书的书店。“有的书店每月流水能达到15万元至20万元,阿果拉和这样的书店差距很大,我们还有上升空间。”

“赶紧!来新货了!”冯宇说,一听说图书库房来新货了,他们就会闻风而动,一大早出发赶往外地,一去就一天。他想让读者总能看到新书,因为他相信,如果书架上的图书总是老样子,读者来书店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

和读者一起进行阅读探险

阿果拉书店图书的货源,大多来源于网路中盘和河北附近的一些中盘商。书店选书人舒里说,她第一次到图书库房,身处于如山般的书海时,顿时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

除了在书海中选书以及整理书架,在适当时刻,舒里还为客人推荐书籍,此时甚至有和读者一起阅读探险的感觉。有读者想了解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但觉得过于晦涩难懂而犹豫不决,此时舒里便会推荐《百年孤独》的雏形之作——《枯枝败叶》,供他们做些阅读参考。虽然《百年孤独》久负盛名,还是有不少人被这种魔幻现实主义题材所劝退,舒里便会依据读者的阅读嗜好来推荐——若喜欢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便可以读读《霍乱时期的爱情》,或者平日爱看纪实题材的则可以看《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这样或许会更容易接受马尔克斯”,舒里说。

和很多读者打交道,舒里更发现,购书、看书需要进阶,不是年龄变长了,购书能力、看书能力就自然而然上升,她甚至认为,有的人学生时代不看课外书,工作之后,其选书能力连中学生都不如。“有些人硬着头皮自己挑,但有些人会愿意放下虚荣心,寻求我的帮助。”

调酒师的到来,让阅读本身获得新的延展。这位年轻的调酒师阅读了不少书,将书的气质化为一杯美酒,这是她的创意灵魂。“我们所做的这一切,是想让喝酒的人也有阅读和购书的想法。”调酒师读过《纯真博物馆》后,认为这本书表面看起来是很单纯的爱情故事,书里的故事则让人大为惊叹。于是她用草莓牛奶,将其与45度酒相融合,将书的主旨揭示出来——“看起来单纯可爱,但其实口感给人反差感和惊喜感。”对于顾客而言,当酒和书里的内容相匹配,他们会说,那些文字和滋味让人感同身受。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