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尚靖雅:“京剧人”与“古筝人”的双面可能

2021-08-02 15:02 北京日报客户端

来源标题:尚靖雅:“京剧人”与“古筝人”的双面可能

两个小时的演出,几个刮奏掠过,这是京剧中古筝通常占到的比重。8月20日,《筝戏雅乐》京剧古筝音乐会即将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担任音乐设计的北京京剧院青年古筝演奏家尚靖雅,将带领观众看到古筝与京剧的更多可能。

这个身形清瘦、温声细语的85后姑娘,心智远比常人想象得更为坚韧。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尚靖雅考入北京京剧院,成为建院40余年来首位古筝演奏员,随后又赴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深造。有着“京剧人”和“古筝人”双重身份的尚靖雅,肩头扛起了沉甸甸的责任。

为京剧普及、古筝音乐多元化尽己所能

记者:让你开始尝试把京剧与古筝结合的初衷是什么?

尚靖雅:我从5岁开始学古筝,小时候对戏曲倒没有特别的兴趣,只是有一种朦胧的喜好。我本科和研究生在中国戏曲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学习,读本科时,我跟着学校排了一些戏,越来越发现京剧的博大精深。京剧是国粹,传承至今已有231年的历史。我觉得只有让观众愿意去接触京剧,他们才有机会更深入地理解京剧。我想在自己的作品里用5分钟左右的时间体现京剧、古筝的精华,让观众了解原来京剧的曲牌是这样的、经典的唱腔那么好听……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陕西筝派代表人物周望教授曾经说过,“古筝是战国时期就开始流行的一种非常古老但极具生命力的乐器,京剧博大精深,代表着中华文化的审美制高点,这两门艺术形式此前虽然甚少相交,但我认为它们的互为辉映是必然的。”古筝传统流派的很多经典曲目都是源自一些地方戏曲、说唱的伴奏,而京剧的一些曲牌的旋律非常有其代表性和特色,所以我认为,从根上讲它们是完全能够相通的,可以完成互相的滋养。

记者:京剧与古筝结合的关键点是什么呢?

尚靖雅:我觉得是对京剧原汁原味声腔的守正创新,我们要把前人创造的精华传承下去。京剧有程式化,曲牌的模式、声腔的走向、过门的长短等等都有固定的模式。读本科和研究生时,我学习过作曲,我想如果能深入了解戏曲,再掌握一些作曲的技术,作品应该能更贴切地展示京剧和古筝最好的一面。这中间的“点”是很难找到的。我们探索了很长时间,也会做一些试探性的演出,听听观众的反响。我觉得一部作品的专业性、学术性至少要先得到业内人士的认可,然后再推广到普通观众,这是一种比较负责任的艺术传播模式。

中国有近千万的古筝爱好者,他们背后是近千万个家庭,普及面很广。而在外国人看来,古筝非常好听,是很有中国特色的一件乐器。如果以古筝为切入点,应该对京剧音乐的传播有帮助。

古筝结合京剧如同“平地刨坑”

记者:所以究竟要如何用古筝模仿京剧的声腔呢?

尚靖雅:古筝的韵味靠左手按、揉、颤、滑来体现,在模仿声腔时,要双手配合来模仿它的走向。这要求演奏者首先要会唱,会唱才弹得出来。模仿的同时,还要美化声腔,让它更动听。

记者:除了古筝,月琴也是你拿手的一件乐器。听说当年考入北京京剧院时,你也是弹的月琴?

尚靖雅:是的。读本科时,我辅修月琴,我特别喜欢它的声音。学月琴时,我弹了很多戏,比如《霸王别姬》《苏三起解》,老师会教我唱腔的走势、节奏的把握、与演员的配合等等,口传心授,这些知识对我来说都非常宝贵。

记者:看来你真正对戏曲感兴趣,是在大学阶段。

尚靖雅:真正深入地接触戏曲是在本科期间,我开始有了创作的想法,再加上学习的很多传统流派的作品都源自一些地方戏曲,我有了很多感悟。

记者:探索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吗?

尚靖雅:最初真的很难。北京京剧院建院40多年来,只有我一个古筝演奏员,传统京剧里没有古筝,现在它在很多京剧剧目中也只是色彩性的乐器,有人说我是“平地刨坑”。幸运的是,我赶上了特别好的时代,传统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京剧院的领导、专家们给了我大力支持。渐渐有了作品,我听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从事艺术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作品。

记者:你的第一部作品是什么?

尚靖雅:最早的作品是读书期间创作的古筝版《苏三起解》《万年欢》等等,古筝版《霸王别姬》是第一部搬上舞台的作品,2012年开始创作,2016年首演,梅葆玖先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梅派青衣郑潇在舞台上扮演虞姬,我们用10分钟左右的时长诠释了整部戏的雏形,古筝代表着虞姬内心的声音。我们两人既是合二为一的状态,也是在穿越时空进行对话。

《霸王别姬》是公认的非常成功的一部作品,原汁原味的声腔没有改变,曲牌《夜深沉》、舞剑等片段都有展示,用古筝弹出了京剧最有特点的声音。现在我还留着在餐巾纸上写的手稿,演员应该怎么转、音乐在某些段落应该是什么情绪……创作过程中,我们真的碰撞了很久很久。

记者:你还创作了其他哪些作品?

尚靖雅:还有《巾帼英雄》《天下归心》《春日景和》等等。《霸王别姬》之后,我摸到了一些规律。我正在准备自己的作品集,希望它们既有一定的学术价值,也有观赏性,能作为文化输出的一种载体。这些作品基本都在5分钟左右,形式简单,很适合巡演。疫情发生前,我到美国、多米尼加演出,很多外国观众看了京剧与古筝的结合,也觉得特别惊讶。

在跨界中看到更多可能

记者:在京剧之外,你还有其他的跨界尝试吗?

尚靖雅:京剧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的追求。到北京京剧院工作后,我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是裘继戎,我们一起玩戏曲、民乐、说唱。这是很好的尝试,我也看到了更多跨界的可能。

现在,北京的各大录音棚,我基本都跑遍了,《远大前程》《扶摇》等影视作品,《王者荣耀》《天涯明月刀》等游戏,以及很多综艺节目的古筝演奏部分,都是我来录制的。进录音棚可以检验自己的技术,它会放大你的优点和缺点,对音色、节奏、力度控制的要求都更高。我也可以看到不同作曲家的创作思路,比如游戏音乐就非常好听,充满节奏感和律动感,也非常好记,能调动起大家的兴奋度,我的即兴能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很大锻炼。

记者:未来你还有哪些计划?

尚靖雅:我想把京剧古筝继续做下去,它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养育了十几年的孩子。希望将来能在年轻人和小朋友中进行推广,也希望能带着京剧、古筝给我的滋养做一些世界音乐,让更多人看到这样的艺术形式,传播中华传统文化。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