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相约桂公府

2021-04-08 05:50 北京日报

来源标题:相约桂公府

一天,接到好久不见的朋友邀约,留言到大方胡同的桂公府一聚。虽然大家都在北京,但平时各忙各的,难得彼此都有空闲,于是欣然答应:不见不散。

桂公府在哪里,我不知道,好在现在手机能导航,我跟着导航走,找到大方胡同,显示到了目的地——桂公府。可我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有找到。正在引颈东张西望,一位老先生打我身边走过,赶紧上前询问。老先生指指左侧大约100米处敞开的红色大门说:“那不就是嘛!”

难怪看不到,我一心一意地寻找像酒楼、茶楼、饭庄一样的建筑,哪料竟是四周高楼掩映中的一处院落。我为自己的粗心和孤陋寡闻感到汗颜,没有做一下功课,上网查查桂公府是个什么地方,而是想当然就稀里糊涂赶来了。

我好奇地走到近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倒八字形状的大影壁,罩着一座清水脊三开间的府门,门上高挂一匾“桂公府”。门口悬挂一对“气死风灯”,门口还有上马石、抱鼓石和拴马石各一对。北京的王公府邸很多,但是这样的高规格,并不多见。看门口简介我才知道,这桂公府原来是慈禧太后的亲弟弟、大清国三等承恩公桂祥的府邸。

来北京十几年了,还曾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对面的朝内头条社区住过三年时光,这里距我原来居住的地方满打满算不过一站地的距离,竟浑然不知有这样一座神秘且保存完好的府邸。

迈过高高的门槛,走进院落,百年海棠已花苞初绽,院中那一架紫藤也跃跃欲试。正细细打量间,朋友迎出来,他说,要是我们过一阵来正合适,海棠会开出一树繁花,紫藤也会开得热热闹闹,芳香弥漫在院里的角角落落,花间蜜蜂起落,蝴蝶翩跹,给安静的院子增添无限美好和活力。

我在他颇有画面感的描述中,跟着进穿堂门,来到内宅。内宅是一座别致的暖阁。古风古韵的窗棂门板,是直接在木头上雕刻出图案后,做成房门装上。抬眼看,上面匾额上写着“凤凰窝”。屋外檐下,放着一个比人还要高出两头的整块玉雕出来的香炉,可见当年主人的奢华。

“凤凰窝”说的是这个家族的两只“金凤凰”:统治过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慈禧和光绪皇帝的皇后隆裕。

隆裕皇后是慈禧的娘家亲侄女、桂祥的女儿静芬。据说迎娶当天,桂公府向宫中发皇后的嫁妆,妆奁总计两百抬,连发两天,“从桂公府出门,经过史家胡同、东单大街,再转入东江米巷、兵部街,由大清门抬入紫禁城”,好不风光。

桂公府被称为福、禄、寿三星齐聚之地,“福”大家很容易就能够猜出来,家族先后出了两位皇太后,当然是福地了。但是这“寿”和“禄”两个字,从哪儿谈起呢?

据说桂祥去世多年后,一位姓穆的先生接下桂公府进行大修,修缮右路正殿祖先堂时,发现房梁竟然是整根百年檀香木做的。当工人轻轻挑开吊顶时,一幅保存完好的彩绘展现在房屋的横梁上。这幅画说的是《海屋添筹》的神话故事,描绘了东海蓬莱仙岛,岛上有一座房屋,屋里藏着一个宝瓶,瓶内装满了红色的算筹。天空中飘着五彩祥云,云中有六只美丽的仙鹤翱翔,每只仙鹤的口里也衔着红色的算筹。如此精美的彩绘竟然藏在顶棚里,桂祥每年都在这里办寿宴,以讨彩头,这桂公府可真是“寿星高照”!

“禄”的发现据说更离奇。在翻新府邸铺设管线的时候,工人挖开地面意外发现了一口古井,据考证它修建于宋金时代。井水格外清澈甘甜,送到卫生部门检测,这井水不仅没受到污染,微量元素还特别丰富,其水质甚至超过了矿泉水。清代时,北京城内水井大多是苦水,而这口井的水不仅味道甘甜,而且水量充沛,令人称奇。在中国文化中,水代表着财,那么“禄”自然就是指这口井了。

百年老屋不仅彩绘精美,用料精细,而且设计精妙,冬暖夏凉,冬天不用开暖气也感觉不到寒冷,夏天不用开空调也没有炎炎暑热,可见我国古人的智慧。

此刻,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来,占满了大半个房间。我们欣赏着屋顶上独特的凤上龙下的彩绘,看着墙上挂的光绪皇帝和隆裕皇后的照片,一边慢慢吃饭,一边慢慢聊着他们的故事……时间仿佛倒流,让人有种恍如隔世梦回清朝的感觉,不知不觉间,美好的两个半小时就这样悄悄过去了。

看看手表,我不由得感叹,无论荣华也好,潦倒也好,高兴也好,郁闷也好,流水般的日子潺潺而过,一切终将会变成天上浮云,聚聚散散,大部分被风吹得无影无踪,能够在历史长河中留存下来的,究竟能有多少呢?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作者:张菱儿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