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文旅> 正文

“小镇做题家”穿越回唐朝,如何顺利通过科举?

2021-04-06 14:04 新京报

来源标题:“小镇做题家”穿越回唐朝,如何顺利通过科举?

3月29日,赵冬梅与编剧史航做客中信出版集团直播间,畅聊历史学者眼中关于穿越的种种。历史学者虽然不能像穿越作品的创作者那样,站在现代人的角度,对历史进行想象,但却可以向人们介绍古代社会的文化、制度。让喜爱穿越作品的读者、观众,能够借“穿越”之机,对历史中的日常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和思考。

“穿越”有风险,回到过去须谨慎

赵冬梅认为,虽然作为历史学者,她可以毫无保留地向大家提供自己知道的一切相关历史知识,但这并不能保证穿越者在某个历史时代中就一定能取得成功,只能帮助大家避免一些伤及性命的错误,少摔跟头。因为古代和现代在制度、文化中的差异最大,现代人很难融入一个事实上无法改变的社会制度中。要想取得成功,首先必须适应、进入那个社会环境,并得到接纳,才有可能谋得发展。所以,对于穿越者来说,最难的应该是如何处理现代意识与古代观念的碰撞。

在这里,赵冬梅提到自己有个悲观的想法,“那就是现代人掌握的技术手段和能力,要依托现有环境和位置才能发挥作用,因此穿越者万万不能自视甚高,要时刻牢记,离开现代社会单独存在于古代的时候,仍有价值的技能其实不多。”因此,赵冬梅建议大家首先要顺应当时的制度、文化,并保护好自己的初心,然后才有可能贡献一些才智。

而对于穿越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史航也以一个例子加以说明。他说,假设穿越者认为自己能够回到古代去实现“降维打击”——即用掌握的历史知识,影响历史人物的决策和历史事件,如此一来可能还会为自己招来祸患。他举例说,如果穿越者告诉李隆基,“留意安禄山,他会造反,你把他杀了吧。”皇帝可能会想,自己并不知道安禄山会不会造反,但现在有人建议杀忠臣,从而对进谏者产生怀疑,并可能降祸于这位自认为掌握“历史谜底”的穿越者。

也许读者或观众会认为,在穿越后闯关式的“爽感”,是穿越作品的一大魅力,但史航觉得,大量的穿越作品实际上包含着历史的血泪。创作者在对历史进行考究之后,会更加在意、爱惜历史,有弥补遗憾、“须把乾坤力挽回”的心情。所以穿越的体验不仅是如何以现代人的姿态与历史博弈,取得成功或者享受游戏般的刺激体验,也包含着如何借穿越的机会,在虚拟的平行时空中弥补、挽回历史中的遗憾。

“穿越”让看似严肃的历史知识,以另一种形式走进生活

虽然穿越等历史题材的电视剧并不能作为对历史的真实呈现,但也为感兴趣的读者和观众,打开了探寻、研究历史的窗口。比如赵冬梅以历史题材的电视剧《清平乐》为例,提到很多观众因为这部剧而开始阅读与宋朝相关的书籍。他们关注的一些问题,可能反而是专业的历史学者不太会关注的。史剧、穿越题材的热播,实际上也让看似严肃的历史知识,以另一种形式走进人们的生活。

另外,如何用正确的姿态穿越过去,也对人们的历史知识提出了考验。在对谈中,史航和赵冬梅对一些“穿越场景”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比如某位在现实中难以获得出头机会的“小镇做题家”穿越回唐朝,成为出身贫寒但颇有诗才的少年,进京赶考,他应该如何才能顺利通过科举、谋得官职呢?

赵冬梅分析说,这个设定的难度比较大。因为唐朝虽然有科举,但并不是一考定终身,路比较窄,不适合穿越者本身掌握的技能。她说,“到了京城之后要行卷,把自己写好的文章拿给那些有能力影响到考试成绩的人看。如果有贵人看上你了,就跟主考官说,‘我这儿有一个青年不错,你给安排一个状元。’但对方可能会说,‘你来晚了,状元安排出去了,我们给他第二名吧。’”所以,赵冬梅认为在唐朝,如果没有门路的话,想要凭借科举出头的难度特别大。而且史航补充提到,“行卷”这个环节的难度特别大,也考验到穿越者的情商,并不是只会做题就可以的,但这也并不是说,这样的设定在任何朝代都是困难的。

赵冬梅表示,如果穿越者进入的是宋代,可能情况又会有所不同,“如果放在宋朝参加科举的话,第一是门开得大,第二是完全靠考试来定终身,这样的背景更适合这位做题家发挥专长。但通过科举,也并不意味着飞黄腾达,还得成为一个有名的政治家的女婿,这在当时才是有用的。”如果不是了解唐、宋历史的人,可能并不容易想到同样拥有“做题家”设定的穿越者,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所要面临的机会和困难并不相同。即使是创作穿越剧情,也需要对历史有着深入的了解,亲近历史,才能让情节更为合理。

即使作者借虚构穿越的机会,搭建起平行的虚拟时空,以回应、弥补自己对一段历史的看法、遗憾,但这种想象中的改变,实际上并不能影响当下的进程。赵冬梅认为,这实际上是因为在一些穿越故事中,其世界观并不在意因和果。对此,史航则指出大量的穿越小说其实没有这种“穿越的责任感”。

与穿越作品的创作者希望弥补历史遗憾的心情不同,作为历史学者的赵冬梅更愿意按原貌呈现历史,即便满怀遗憾。她解释说,“我觉得历史中的人,首先根据自己独特的立场、利益,得到的信息是不全的,人类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发生的,我所能做的只是描述这个过程。”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作者:葛格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