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方:文学是艺术的母体

2019-11-04 09:3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讯 (记者 陈超)10月29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北京出版集团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暨“文学与戏剧”论坛在首都剧场举行。在这场关于文学与戏剧的研讨中,曹禺的女儿,著名作家、编剧万方从个人经验出发聊了聊自己的创作和对两者的体悟。

10月29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北京出版集团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暨“文学与戏剧”论坛在首都剧场举行。图为万方。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前些天在诺贝尔文学奖刚揭晓的时候,万方就在朋友圈看见了《新京报》对获奖作家彼得汉德克的一篇访谈。访谈里提问彼得汉德克说你非常重视语言在戏剧中的作用,你怎么看欧洲的反语言戏剧,比如格洛托夫斯基对语言持怀疑态度,在剧场展开不使用语言的肢体戏剧,你怎么看?

彼得汉德克回答,格洛托夫斯基这种尝试非常有用,但戏剧的核心必须是语言,格洛托夫斯基发明的新元素固然好,但无法取代语言而成为中心。就像一战以后产生的达达主义,无法代替真正的文学。一战后纯正的语言已经被肮脏的战争语言给淹没了。当时为了打仗,无论英法德美,都用花哨的语言为自己发动战争而正名,等到死了几百万人以后才发现,这样的语言已经够了。于是人们不再说民族、人民、天、地这些宏大的词,而是不停的“ 哒哒哒”,像孩子一样,这就是达达主义。当然,在那一刻,呐喊或嘶叫很重要,但仅仅是那一刻。如同荒诞戏剧一样,那是在二战和集中营这种痛苦的历史之后自然出现的产物。至于现在的社会怪状,会出什么新的戏剧派别,我就不知道了。

看到这段话时万方觉得特别好,她就发给一些戏剧圈的朋友或者文学界的朋友,其中一个朋友说:我很赞同语言是文明的母体,文学是艺术的母体,完全脱离是不可能的,或者会产生怪胎。“‘语言是文明的母体,文学是艺术的母体’说到了我心里。”万方说。

对于这一番话,万方也用自己的经历做了一番注解。万方的话剧《新原野》是由她的小说《杀人》改编而来,讲诉了在上世纪50年代到“文革”期间一对乡村婆媳的纠葛。对于《新原野》,她特别想写人物关系充满危机感、充满强烈戏剧冲突的一出戏,但是不知道写什么。后来写出《杀人》之后她忽然意识到,也许这个具备了条件,但是《杀人》真正变成《新原野》,万方用了十年时间。”

在《新原野》这部戏里,可以看到很多文学的影子。万方将小说中很好的文学语言,用到了戏剧里,比如用在复仇的农妇身上。“原来我觉得观众可能不接受,但实际上从演出效果看,观众完全能够理解。今天的观众既有文学的眼光,也具备戏剧的眼光,这是所有戏剧人和文学创作者努力的成果,使观众和读者变成了一体,能够欣赏文学和戏剧融合起来的生命。”万方说。

万方还讲道,文学与戏剧具有各自独特的属性:文学可以是更自我、更不受限的,可能更多的是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真正要表达的东西,而戏剧需综合考虑时间、空间、表现形式等多方面因素,去吸引观众。戏剧的优势还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可以更近距离地与观众交流。

责任编辑:全鑫  作者: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