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台上“阿姨姐姐”

2019-10-10 09:1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表演台上“阿姨姐姐”

44岁的曹艳华和21岁的左超一边在路上走着,一边起了争执。

“姐!”左超说。

“叫姨!”曹艳华不依不饶。

她们都是国庆联欢活动南表演台的演员,来自密云区,在一起训练两个月了。来昌平排练基地之前,她们并不认识,曹艳华是密云文化馆舞蹈团成员,左超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三年级学生。但是在排练基地,她们结下了深厚的忘年之谊。

在国旗杆到人民英雄纪念碑之间,一个由十层台阶组成、近百米长的巨大立体区域,构成了联欢活动的南表演台。来自河南一个武术学校和北京市三个区56家单位的2502人在南表演台集结,用“发光球”等道具,为广场中心区的主题表演和中心联欢搭建起一个动感十足、气象万千的大背景。

演员年龄段跨越老中青三代。曹艳华和左超在队列里是前后位置,排练中有动作做得不到位,她们就互相提醒。就这样她们认识了。

当过少年宫老师的曹艳华有一双巧手,辫子编得特别好。左超的长发总是在排练中散开,曹艳华就热心地说:“我来给你编辫子吧。”今天一个花样,明天一个花样,女大学生们就都围过来了。

“阿姨,给我编一个吧!”

“阿姨,也给我编一个!”

辫子编得多了,人也慢慢熟络起来,就有女生开始叫曹艳华姐姐。

“那哪儿行?我儿子都比你们大了。”曹艳华翻出儿子照片,表示不同意。可是越不同意,叫姐的学生反倒越多。

叫姐也不能不给编辫子。“第二次演练的时候,我给17个女生编了辫子,各不相同。”曹艳华说。

编完辫子,曹艳华会顺手给女孩子们收拾一下宿舍,叠个被子扫个地,女孩子们又会礼貌地说:“谢谢曹阿姨!”

叫着叫着,就这么叫混淆了,干脆有女生直接叫:“阿姨姐姐!”

排练期间正好是最为炎热的八九月。曹艳华所在的密云文化馆舞蹈团有25人参加南表演台的表演,她们的平均年龄接近50岁,曹艳华在舞蹈团里是最小的,最年长的是59岁的黄跃卿。

尽管排练时间都安排在上午和晚上,避开暑热,这些大姐们也还是常常累得话都说不出来。八月的一天上午,正在排练,曹艳华就中暑了,“我可不能晕倒在舞台上!”曹艳华这样想。原以为在宿舍躺躺就能扛过去,最后还是53岁的任海丽把她送到了医务室,挂上了点滴。

即使这样,曹艳华也是听着接收器里的号令,自己在心里默默排练动作,生怕休息就跟不上排练进度。

排练很紧张,哪怕是传统节日中秋节,演员们联欢后又继续合练,一场合练近两个小时,合练完都快晚上12点了。

但是苦和累也换来了乐和甜,国庆当晚,数万名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上载歌载舞,当璀璨的烟花漫天绽放,参加活动的演员们无不欢呼雀跃。“这是国家给予的荣誉,是我们一生中难忘的记忆,我们要倍加珍惜。”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