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导演刘江:从旁观者到参与者体现家国命运转变

2019-09-20 08:5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46集《老酒馆》在争议声中落幕,导演刘江独家回应

年代大戏《老酒馆》9月19日晚正式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收官,这部开播时以强大主创阵容吸睛无数的年度大剧,在收官之时拿到了豆瓣7.8分的评分。从开播时的8.4分到结束时的7.8分,《老酒馆》的播出印证了“凡热播,必争议”的国产剧法则。

《老酒馆》讲述了民国时期大连好汉街上山东老酒馆的掌柜陈怀海,于时局动荡中体察人性、坚守仁义的传奇故事。作为高满堂“老系列”的第三部作品,这部剧的剧本出炉时,是被认为“压箱底”的。导演刘江仅仅看了大纲就敲定了要与高满堂合作,在看到完整剧本后更是感慨“三生有幸”,主演陈宝国更是打破了自己十年不喝酒的戒律,在剧里贡献了从业以来最多的眼泪。

开播前期的《老酒馆》,也符合了人们对这一阵容的超高期待。该剧采用民国剧里难得一见的伞状结构叙事,掌柜陈怀海与形形色色的酒客之间你来我往,一众实力派演员的演绎充满火花。谨守规矩的老二两、满清遗老那正红、正义代表老警察、舌灿莲花杜先生、铁嘴钢牙方先生,还有老酒馆的一众伙计,人人身上皆有戏,句句台词都有彩。这种极为少见的叙事方式和精雕细琢的拍摄手法,为《老酒馆》带来了炸裂式的口碑传播。开播一周后,《老酒馆》就高居晚间黄金档收视率榜首,大量表演片段也在网络刷屏。

到第16集女主角才出场,《老酒馆》的叙事线也开始从掌柜和酒客的交往,转向了陈怀海的个人命运。失踪多年的儿女突然出现,为子复仇,又陷入与小晴天的情感纠葛,后期还有儿子与日本女性的感情线。对于期待着看酒客精彩故事的观众来说,突然切换到家庭剧模式,似乎有些难以适应。对于《老酒馆》的争议也由此而起,有观众评价,如果《老酒馆》的故事就收尾在酒客的故事,或许就塑造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民国传奇,而后半段陈怀海的家长里短,难免显得有些拖沓。

不过,导演刘江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解释道,该剧从酒馆故事转向陈怀海的个人命运,从人物塑造和故事推进的角度是一种必然,“这是从之前的小我向后面的家国命运主题切换,之前的陈怀海更多是远远地旁观,到了后期增加他的个人线,恰恰是因为人物要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下,要体现个人的命运选择。编剧要表达的是真实深刻的人性,也更有历史纵深感,并不会因为加了家庭情感戏就变得庸俗。”刘江透露,事实上为了保持叙事上的节奏,他对陈怀海的感情戏还做了三分之一的删减。

刘江也直言,主创团队在播出前就做过预判,《老酒馆》前期创新的叙事和拍摄手法可能会很受年轻人的喜欢,但后半段的家庭戏其实更适合传统的电视观众。从收视表现看,《老酒馆》在开播之后渐入佳境,直到收官始终维持着第一的收视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说法。不过,对大多数习惯网上追剧的观众来说,这种前后表达的割裂可能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不适应,这对《老酒馆》口碑的逆转也带来了必然的影响。

对于在收视大捷中收官的《老酒馆》来说,它显然希望赢得更好的口碑,而观众对剧情的争议,更大程度上反映了对于这部作品不一般的期待。客观而言,《老酒馆》无论从人物塑造还是故事创新来看,都是今年国产剧中值得反复琢磨的好剧。观众的口碑分裂,或许与网络和电视观众口味的差异有关。毕竟,对于看惯了快节奏叙事的网络观众来说,精彩的故事三十集已经足矣,而对年龄层偏大的电视观众而言,四十六集的长度可能才刚刚过瘾。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李夏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