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锦添的艺术世界神秘而博大

2019-06-12 08:0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提起叶锦添,很多人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印象是“电影人”,除了《英雄本色》《胭脂扣》《大明宫词》等,他与李安导演合作的《卧虎藏龙》曾荣获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成为唯一获此殊荣的华人艺术家。实际上叶锦添自小痴迷于绘画,多年来一直涉猎于广泛的艺术领域,他擅长将跨媒介的艺术整合在美术馆空间内,令观众耳目一新。这个5月,叶锦添与今日美术馆再度联手举办《叶锦添·全观》艺术展,在未来与现代、梦幻与现实、抽象与具象、虚构与日常之间建构出一个承载“精神DNA”的世界。

今日美术馆的副馆长王茜告诉记者,2007年叶锦添首次在今日美术馆展出的“寂静·幻象”当代艺术展反响热烈,一票难求。时隔12年,叶锦添特别看重这次的二度联手,光布展就历时一年多。此次展览不仅能感受到叶锦添践行的“新东方主义”美学,也呈现出他十多年的思考,尤其在摄影、雕塑、装置、影像方面展现出的独有才华。

5月19日,一场罕见的大风降临北京城,降温和狂风没有阻挡住人们观展的脚步,美术馆一层大厅人来人往。青睐观展团会员很快就集合整齐,领取导览器后跟随金牌讲解员金天颖走进展览现场,体验了一场沉浸式的艺术全观和探究。

猫头鹰的叫声呼应展览的“神秘”

从明亮的大厅检完票一脚踩进幽暗的通道,仿佛钻入密林深处,大家摸黑前行,耳边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真奇特呀!”听到会员的感叹,金天颖边走边告诉大家,叶锦添认为猫头鹰的叫声在自然界具有神秘性,跟展览空间比较贴切而特别设计的。

迎面而来的一整面墙映射出艺术家制造的精神DNA影像,抽象又吸引眼球,叶锦添曾表示,“我经常把好奇的眼光投注在一些东西出现的瞬间,当它还没出现确定的形状的时候,一切都是迷糊不定。”叶锦添认为大脑充满神秘,存在与不存在,物质与反物质的世界永远在对立,永远在交融,永远无声对视着。正像福楼拜所说,“科学与艺术在山脚下分手,在山顶上重逢。”

与精神DNA影像相邻的作品是“反物质”装置艺术,金天颖告诉大家,叶锦添认为在物质的无形层次里面,存在着两种相对的能量,一个是精神DNA的正面,另外一个就是反精神DNA:“如果我们能出入于时间,在时间以外看时间以内发生的一切,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两种力量在互相作用,互相把一个世界在建造着,另一方面又在摧毁。”就好像我们心存一静,也存一动,世界在这两者之间,不断地互相抵消,互相建立。

青睐会员们观展最大的感受除了声,还运用了光的渲染,叶锦添写的诗,或两三行或十五行被分别标注在不同区域的墙面,每一帧都被红色的灯光照射, “在紧闭的瞬间内铭刻着荒谬”“在虚空中可有我存在的影子”“物至之上有原生层次,不为世间所丈量……源于当下,乃未生之中,不为时空所限”,这些精神世界的诗句吸引人驻足品味。

“悬浮城市”未来感十足

此次观展的No.1“悬浮城市”,远远望去就让人为之震撼。它是叶锦添根据想象虚幻的未来,建造的太空城市,这个城市分成两个部分,上城跟下城,拥有十分复杂的网络与城市结构。

上城分为三个部分,从顶上开始,第一层是接收宇宙元气的卫星塔,第二层是贵族与王室居住的地方,第三层是政府中央的整个总部,控制了整个空中城市的设计与运作。悬浮城市的下层,可以承载大量居民逃离现场的宇宙飞船,每艘飞船都可以带着密集的人口,飞离主体后,可以在太空之中停留一段时间。

走进这个巨大的空间,就像走进未来世界,中间伫立着五米高的Lili,她身后悬着银色的太空感外衣。最上方飘浮着叶锦添脑海中的未来城市,耳边不断传来宇宙的声音。Lili发出喃喃的语言,时而缥缈,时而嘶吼,地面水池反射出的水波纹打在墙面,随着光影变幻无常。现场人工智能与未来世界文明的对话,跨媒体影像与音效的交融,未来感十足。

虽然大家在前面的观展已有心理预期,但乍一相遇“悬浮城市”的未来世界,真切地沉浸在里面,被声光电的效果带入,都感到非常震撼。金天颖告诉大家,这个“悬浮城市”装置每5分钟运行一次,每次运行时长16分14秒。叶锦添曾说,Lili 最初是出于一个人类已经全部灭亡的设定,在地球上的这些场景、房子,它不会那么快消失,等别的文明来的时候可以看到Lili这样一个形象,她是连接人类现在和未来的。“和未来城市这种相遇的魔力,让我们思考自己真正存在的神秘,真正存在的原因,真正存在的来由。不管我们活在什么时候,总有一天会发现,我们能碰到另外一个跟自己相当的存在。那个存在使我们产生一种陌生的似曾相识的震撼。”

叶锦添曾带着Lili走遍了世界各地,进入关于Lili的展区,能看到 Lili存在于每个维度。金天颖告诉大家,叶锦添随身带着Lili,她像是艺术家的一个符号,“会给她穿衣服,换装”,在一整面的地柜里能看到Lili所穿戴过的衣服。转过一侧,进入声光电构造的又一个时空,玻璃柜里是来自不同时空的两个Lili在对话,其中一个是怀孕的Lili,一个是未来世界的Lili。令人感受到时空有它本身的属性,不同的时空有着不同属性变化的轨迹,流动变幻的灯光使人感受到仿佛在与未来时空在交流。

“无心装扮,把精力全放在了艺术上”

告别“悬浮城市”,穿过鸟鸣不断的通道进入新的展区。金天颖边走边和大家分享有意思的花絮:在这次长达近一年的布展过程中,叶锦添经常出现在现场,可以说是事必躬亲,对于工作人员的提问他也是不厌其烦地回答,但是他的回答“像个诗人一样”,需要很强的自我消纳和理解。尤其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叶锦添的装束永远是一条围巾和一顶低檐帽,在工作人员看来,他“无心装扮,把精力全放在了艺术上”。

在新的展区能感受到海洋对于艺术家有一种强烈的意向,当叶锦添在海边看到很多垃圾堆积在沙滩上时,他说:“这些都是我们的曾经,现在已经成为不知名的垃圾。我在这段期间找到非常多的蛛丝马迹,25个不同的故事,慢慢浮现在当代意识里。”

于是艺术家邀请20位伦敦的设计师,将每一个故事变成一套服装。同时,艺术家采访了50位生活在伦敦的青少年,了解他们来自何方,他们是谁,他们对未来的设想,他们认为世界在100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现场不间断播放着他对青少年的采访视频,从中可以体验叶锦添“察觉他们的梦想和挫折,通过他们的多重视角,发现成千上万不同的灵魂”的心路。

接下来展区里的Cloud服装如一个魔法盒被打开,渐次出现的每一件Cloud服装都反映出一段故事,叶锦添使用人们日常的材料,把它们重塑为艺术品。其中很多作品引人思考,《手机》是由艺术家在海滩捡拾的废弃物和手机织造而成,“我们整天都从手机上收到各种信息。但在海洋中,它们成了没有信息的信使”。《 维多利亚》则是一种致敬:因为 “黑色曾经是只供上层社会使用的一种颜色,维多利亚女王在心爱的丈夫艾伯特去世后,就开始黑装打扮, 随后整个国家追随了她的穿衣风格”,逐渐形成当下人们穿黑色出席葬礼是礼节,并拥有更深的意义。《海浪》的作品上挂满了海滩塑料,由此来说明我们的海洋面临的危机非常严峻。《车祸》则是由奇形怪状的车辆残骸压缩而成的铠甲。叶锦添认为在一个交通高度密集的时代,世界因城市、车辆、机器和信号而变得畅通,但是当它们运作不良时,就会相撞。

相邻的“流形”展区,更能体会到叶锦添作为服装设计师的丰富层次,如同艺术家的表达,“原始的力量像一个无形的宝塔,一层一层地掀开事实的可能。在我单纯的创作的心里面,一直存在着这种循环不断的内在暗流”。

在这个展区能够尽观叶锦添16年间的设计作品,叶锦添第一件服装作品《黑甲》关涉到模特的自身,他不仅仅是展示需求,更关注到了服装对人的舒适性。《瞳》《超级英雄》则首次尝试用硬的牛仔面料来做打版,制作出像蝙蝠一样的线条。《梵高的毛线衣》色彩艳丽斑斓,吸引了最多眼球,更使人不由得浮想联翩,可能普罗旺斯的艳阳的关照,才能使梵高画出不一样的色彩。

从小痴迷绘画,妈妈喊他写作业他会躲进洗手间里画画

通往新展区的通道不再是密林鸟鸣,两侧放置了叶锦添的雕塑作品,叶锦添曾分享自己在创作雕像时的感受,“心中只有一个简单的线条素描,虽然素描是平面的,但是我画的时候已经有立体的构想,这些来自任何方向的线条,慢慢组织成一个立体的主机,我再慢慢找到它的动线,随着空间的移转,慢慢创造它的方向。”纵观艺术家的雕像作品,呈现出一种完整的节奏感和流线感,不禁会慢慢琢磨体会那种“每一次都像一个无形的舞蹈,慢慢把一切合拢”的完成方式。

《为何流着泪》人体雕像格外吸引人,大家纷纷聚拢过去,在金天颖的提示下,大家注意到雕像的眼睛里真的有两行泪水在不停流淌,感慨装置设计巧妙的同时,更令人心生好奇,她有怎样的伤心?是怎样的故事使她流泪不止?

展区深处分别利用影像、绘画展示了艺术家的作品,精神DNA的概念也存在其中。看上去简单的线条在叶锦添看来,“从第一条线画到空中里面,就开始产生另外一条,一条一条地加上去,慢慢形成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境”,不断重新产生的吸引力,让他可以不断地绘画下去,“不断地下意识找寻它的方向,一直到最后一条线条补上,感觉它那种画面上的骚动平息,我才会收笔,这样一幅精神DNA的图画又再度产生”。金天颖介绍道,也因此,这个区域特别设置了观众绘画区域,每一位有感而发、心生灵感的观者都可以坐下来,用铅笔和纸张画出自己的“精神DNA”,放入另一头的黑箱子里。“叶锦添会亲自从中筛选出精彩作品,每月两次,最终成为此次展览的一部分。”

最后的展区给大家带来熟悉的惊喜,叶锦添作为电影人的艺术成就集中在此展示。

一张叶锦添学生时代的画作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画面上的女孩唯美、细腻。金天颖告诉大家,1987年,徐克导演正是看到这幅画,认为非常好地抓住了人物的灵魂,因此把叶锦添推荐给吴宇森导演,合作完成了《英雄本色》,叶锦添第一次担任执行美术就大放异彩。此外,金天颖还给大家讲了艺术家的童年趣事,“叶锦添从小非常痴迷于绘画,甚至妈妈喊他写作业他会躲进洗手间里画画,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停止绘画,只不过大家的关注更多在电影、舞台上面。”

精神可以进入一个无限的创造自己的世界

晚上7点整,青睐会员作为定向邀请的观众,再次进入美术馆未来城市空间,感受了一场奇妙的艺术现场。叶锦添认为,“一个舞蹈家可以从他年轻肉体的训练和表现中,感受到肉体散发出的能量,到他身体不再像以前那么精力丰盈的时候,便用精神继续他的舞蹈。精神DNA解放了肉体的经验,使精神可以进入一个无限的创造自己的世界。”也正是基于此,艺术沙龙现场邀请了侯莹现代舞团演示并对谈。

因为天气原因,舞蹈团成员航班晚点成为现场的变奏曲,侯莹用身体表达的点线面,以及两位舞者即兴在“悬浮城市”里巨大的Lili脚下的一段即兴表演,征服了观众。

侯莹与大家分享了美国舞蹈大师的故事:“邓肯很胖,人们认为她跳不了舞,但她光着脚在公园里跳。她是自由的,接近大地、接近自然。莫斯·坎宁汉因为《易经》,而找到创作核心,她每时每分每秒都在变化,改变了运动在空间的概念,让身体分辨不出方向。”

在侯莹看来,抽象背后孕育着情感。舞蹈除了美还可以包含哲学,舞蹈可以探索心灵的问题。舞者要尊重身体,用人体构建出空间的感受。不要表演给人看,用肢体呈现表达出来,每个人会收获不一样的感觉。当所有的人能看懂我的作品时,我不再前卫。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汪民安认为,身体是最真实的。同时,身体和内心的情感、精神的主张是一体化,无法分开的。“舞蹈是思想的媒介,是情绪的变化,是不确定的流动。舞蹈是我非常喜欢的甚至是最喜欢的艺术形式。它不用说话,不用文字,完全用身体来表达,没有欺骗性。”

艺术批评家、策展人唐尧认为,人们喜欢艺术的原因,是因为它有着每个人的影子和内在,有着真正打动人心的能量。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