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火丁的票 张云雷的哏

2019-05-24 08:0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仓里人

娱乐圈天天有新闻,票房大卖、出言不慎都能成为热点。传统艺术相对消停,不是事儿少,是能引起公众广泛兴趣的人不多,数数也就德云社等团体,张火丁、王珮瑜等名角。

最近德云社相声演员张云雷又被关注了一回。因为去年某场演出中用汶川、玉树、唐山这些曾经的震区抓哏,和段子中出现“慰安”的内容,在汶川地震11周年纪念日之际,被网民挖出来,随即被媒体批评。张云雷火起来后,对他一直有这样那样的争议,所谓人红事多,但这样猛烈的批评还是第一次,随即张云雷通过微博致歉。

张云雷用到的这三个地名,正好和《大上寿》中捧哏有三个姐姐能对上,便被“创新”地丰富进段子里。而把“慰问”说成“慰安”,是在相声园子表演中多年前就使过的包袱,张云雷仅是这个包袱的承继者而已。

张云雷这次被曝光批评,折射的是相声剧场演出中一贯存在的问题。如今相声演出市场竞争激烈,常演的传统段子就这么多,这个演员会,那个演员也会,观众比演员还会。何况部分演员连出徒水平都达不到,就已匆匆冲上舞台。创作新段子,不是每个演员都有的水平,更不是快速聚拢粉丝的手段。怎么办,短平快、脆薄爽的包袱,上台先招呼几个。好好讲故事,铺平垫稳早就落伍了。为追求速笑,抓住传统相声中一些关于生理缺陷类的包袱,再塞入更多与段子本体有关无关、取巧低劣的网络笑话,进而在台上卖萌、卖腐。相声“帅卖怪坏”中卖、怪这些年真是长足发展啊。甚至如郭德纲调侃的,“把传统相声中的糟粕剔除,加入一些更糟粕的东西”。长此以往,商业化竞争激烈的市场、急功近利急于出名的心态和并不高的表演水平,让剧场相声底线愈发低下去。

这次对张云雷的批评,不仅是给张云雷提个醒,也该让更多已成名和未成名的演员反思一下自己的作品和表演风格。当然,相声表演的底线在哪儿可以讨论,关于尺度和底线的共识,一定是通过观众和媒体的一次次反馈而逐渐明晰。

央视网对该事件的评论中说道,对青年演员不要一味“棒杀”,也要看到他在传播传统文化方面的成绩,通过他不少人认识了梅尚程荀,认识了张火丁、孟广禄。不知道张火丁老师的粉丝看到会怎么样。我的确在微博中看到一些网友表示,我认识喜欢张火丁用的着张云雷吗?从事传统艺术粉丝规模可观的演员不多,张云雷有,张火丁也有。

张火丁老师最近也在网上掀起了一些讨论。张教授不经常公演,每演必致一票难求。5月25日张教授又将演出,放票前,剧院出现通宵排队等票的情况。放票之后,前排好座在网上卖到近两万元,普通票也卖到数千元一张,数倍甚至十数倍于票面价值。亦如每次一样,张教授未演而话题先行。于是有议论认为,这么贵是否值,进而说到她的艺术水准,及至不足之处。这种情景张云雷也应当非常熟悉,他的大剧场演出,也常常开票秒无,也炒到数倍于票面价值。同样成为有人指责他的问题,他的艺术值吗?

能卖票还是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一个演员的号召力。指责演员票卖得贵、有人炒,大可不必。当然抵制黄牛是另一回事。同样,粉丝指责非粉丝对自己爱豆的批评,也是对自由的干涉。常见论调有这么几种:“不爱听别听,废什么话。”“老百姓喜欢你就反对,人民群众就是要放松心情怎么了。”“怎么就你这么懂艺术,我不懂我爱看。你说人家不行,你来啊。”每每看到这种论调,总会想到鲁迅先生所说,“譬如厨子做菜,有人品评他坏,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釜交给批评者,说道你试来做一碗好的看。”

更有甚者对批评者谩骂、侮辱,动辄以黑粉视之,无来由地向平台举报等等。在这次张云雷的事情上,部分粉丝在批评声音下面留言侮辱,举报批评言论,通过刷高其他话题,将“张云雷道歉”的话题热度刷低。这种费力钳制口舌和掩盖粉饰,都帮不到张云雷。对青年演员不要“棒杀”,也同样不可“捧杀”。

由此想到一桩往事。正值郭德纲急速蹿红的时候,某次大剧场演出,有视频网站现场直播。最后一个节目,他借搭档于谦的名字抓哏,很不礼貌地讽刺了一位与自己不睦的电台主持人。这种行为在粉丝中引起很大震动。当时德云社网站还非常活跃,不少粉丝在网站发帖,批评郭的行为。后来,网站主持人删除了批评的帖子,并给发帖批评郭的网友留言,表示希望大家还是以支持为主。这也可以理解,事情已经有所发酵,自己的网站还出这样的帖子不好。

此后德云社网站逐渐发生变化。主持者易主,网站中活跃的气氛不断下降,讨论声音不再,最后成为节目单发布平台。当年许多懂相声的网友,有的已在相声领域卓有见地,有的相声作品上了春晚,有的出了不少著作,他们都离开了德云社网站,脱离郭德纲的粉丝队伍。曾经的主持人还曾模拟郭德纲代表作《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用一段相声表达了内心的愤懑。虽然在一次次事件中,网上都有大量坚定支持郭德纲的声音,在他自己的平台上却早已没了批评和建议。最终,一次事件对德云社产生了巨大冲击,也带来不小损失。

捧角是我国历来传统,大艺术家身边都有一批忠实拥趸。拥趸的水平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演员能否行深致远。梅兰芳身边有梅党,既有冯耿光提供资金,帮他处理各项事务,也有齐如山这样的参谋者,而齐最初是梅的批评者。程砚秋身边如罗瘿公,则更多担负起严师的职责。而那些沉醉于被人称为色艺双绝,喜听邪好,喜看满台扔戒指的角儿们,早入历史埃尘。

粉丝粉爱豆,粉的是人、是艺术,且是由人而艺术。若由粉张云雷而喜欢上京剧,能去听四大须生和四大名旦;由喜欢张教授,进而了解更多程派名家,确是艺术的幸事,也是演员为本门艺术做出的贡献。如只是喜欢张云雷的京剧、张云雷的曲艺,喜欢张火丁的程派,自然也没错,但只是爱好某个人的音容,艺术本身的魅力是次要的。

观众与演员的良性关系,应当是观众通过演员喜爱艺术,丰富自我,甚至如先贤所说,通过美育达到人格完善。同时,通过不断提高自己的欣赏水平,促进演员成长,对他们提出更高的艺术要求。观众应当成为演员的规谏者。否则,若粉丝连什么是成熟和好的艺术都看不出来,一味护犊子,这样的粉丝对偶像也只能以相爱的名义相杀。

作为爱豆更不该沉醉于粉丝对自己的崇拜之中,享受教主般的乐趣,以粉丝对某种艺术了解有限为幸。须知粉丝迭代也快着呢,今天粉你,明天可能就要粉他。有多少粉丝会忠诚于一个演员一辈子?何况演来演去就这几下子。当年哭着喊着追韩星的少女,现在有多少会抱着孩子看偶像的演唱会?

粉丝是演员的萧何,张云雷的哏要粉丝接、小曲要粉丝和,张教授的票也要粉丝买。但若演员的艺术如《论捧逗》里面所说“就只有一点蒸馏水”,那真只能成败看萧何了。今天捧你,你成了,明天一波护驾的昏招,就毁了。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