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博上演“大辽风云” 最是欢喜“摩羯纹”

2018-09-06 15: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9月6日讯(记者 纪敬)契丹,一个中国历史上的北方民族,曾造就一个强盛的朝代,大辽五京的故事正在首博上演。

公元907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国,至1125年天祚帝耶律延禧为金兵俘虏,其后耶律大石建西辽,于1218年亡于蒙古,契丹族的政权延续了三百余年。其盛时,曾势压后晋而得幽云十六州,与宋争峰而屡挫对手,四面所及,一时俱服。大辽“五京”也随之次第而建。

五京并峙,见证了契丹人雄踞北国、虎视中原的历史进程。在大辽五京巍峨宫阙、繁华市井的背后,时代更迭中的天下分合之势、王朝盛衰之由、族群融合之情、礼俗信仰之状等无不贯穿其中,无不显示一段叱咤风云的历史。

97
9月6日至12月9日,“大辽五京——内蒙古出土文物暨辽南京建城1080年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展。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98
琥珀水晶璎珞(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9月6日,“大辽五京——内蒙古出土文物暨辽南京建城1080年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展览分为五京备焉、四时捺钵、南北面官、华夷同风、塔寺巍巍五个篇章,步入展厅,每个篇章风格各异却又浑然一体,仿佛描绘勾勒出一幅辽代全景图,为观众详细解读辽代的历史文化。

此次共展出文物270件套,分别来自17家文博单位的文物精品,既有精致美丽的金银器、瓷器,也有珍稀神秘的壁画、佛教器具,还有玉器、瓷器、书画、石碑等,特殊的丧葬制度,琳琅多姿的随葬品展现了辽代制度及文化上的鲜明特点,多民族文化在这里产生、发展、碰撞、融合、升华,构成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

辽南京史称燕京,在今天的北京西南,是在唐幽州城的基础上建立的。它与明清时期的北京城相比也要偏西偏南。展览中,也有些文物能看到了作为“辽南京”的北京城当时的风貌。如一件在北京八宝山韩佚墓出土的“越窑刻花宴乐人物执壶”。据策展人高红清介绍,韩佚是颇受辽太祖重用的汉臣韩延辉的孙子,他的墓葬中出土器物,从精美程度来看,很可能是皇室对其先祖的赏赐。辽代统治者对中原文化采取宽容及吸收的态度,极大的促进了民族融合。

99
摩羯形金耳坠(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展览中有很多文物都有“摩羯”元素,比如摩羯形金耳坠,金耳坠模冲成形后对接而成,中空,表面西部錾刻纹饰,摩羯形为双角龙首,鱼身卷曲,镂空处镶嵌绿松石装饰。

101
人首摩羯形壶(赤峰市巴林右旗乌兰套海苏木出土),这件水注将人及鱼(龙)、鸟、螭等动物混合为一体,是辽瓷中罕见的造型。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摩羯是印度神话中的一种长鼻利齿、鱼身鱼尾的动物。4世纪时,它的形象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也与中原地区“鱼龙变化”的传说有关,于是摩羯纹成为唐代金银器上常见纹饰:龙首鱼身、带翅带鳍、长鼻上卷、大眼圆睁。契丹人对摩羯纹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103
蟾蜍松石金戒指(通辽市吐尔基山辽墓出土)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102
银菩提树(朝阳北塔天宫出土)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开幕当天,内蒙古博物院陈永志院长还带来“辽代考古大发现与草原丝绸之路”的精彩讲座。展览将展至12月9日,免费对市民开放。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