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西厢记》9月亮相长安 打响晋京展演头炮

2018-09-04 16:4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越剧《西厢记》是上海越剧院优秀经典剧目,以精致的舞台呈现和盛演不衰的艺术魅力被誉为一部典型的中国式歌剧、一部诗化的歌舞剧。剧本根据元王实甫的杂剧,并参考何人改编本改编,苏雪安执笔。由吴琛、刘如曾、苏石风、吴报章、幸熙、陈利华、孙志贤等一众上越元老级资深主创参与其中。崔莺莺、张生、红娘、崔夫人等主要角色更是历经多位越剧宗师和流派创始人演绎,既有袁雪芬、范瑞娟、傅全香、张桂凤的组合阵容,也有袁雪芬、徐玉兰、吕瑞英、张桂凤的搭档版本,后一流派组合更是传承至今。全剧运用越剧极具特色的流派艺术刻画出性格鲜明、细腻生动的人物形象,几位主要人物形象也成为了各流派的经典角色,令人记忆深刻。该剧也成为了流派的代表剧目,并留下了诸多经典唱段,广为流传。同时还造就了“琴心”、“拷红”等经典桥段,常常作为保留折子戏演出,深受越剧观众喜爱。

在近些年的越剧经典剧目传承中,《西厢记》几经打磨,多次复排,由袁雪芬、徐玉兰、张桂凤、吕瑞英、刘觉等多位越剧宗师和表演艺术家担任艺术顾问,同孙虹江、刘永珍、庄德义、吴惠国、曹志伟等多位主创共同在经典的基础上精益求精,与时俱进,契合不同时代的审美需求。同时在钱惠丽、方亚芬、张咏梅等一批流派弟子的传承演绎中,让经典焕发出越剧的无穷魅力。作为承上启下的一代越剧表演艺术家,她们更是把经典薪火相传,陈慧迪、杨婷娜、盛舒扬、吴群等一批上海越剧院中生代优秀演员将经典再续辉煌。

舞台·电影 双管齐下

越剧《西厢记》曾多次招待外国元首和出国演出,还曾作为国庆5周年观礼剧目晋京演出。今年9月上越《西厢记》将再度晋京,于4、5号晚上献演于北京长安大戏院,由此拉开“东方之韵——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经典剧目晋京展演展映”演出活动的序幕,作为首场舞台演出率先在北京打响头炮。此次舞台演出版本由钱惠丽、方亚芬、张咏梅等当代越剧表演艺术家担任表演指导,由陈慧迪、杨婷娜、盛舒扬、吴群等一批上海越剧院中生代优秀演员联袂献演。将这部曾被剧评家赞“戏曲舞台上出现过的许多改编本中最好的一个”的越剧《西厢记》带给首都北京的观众,以增强上海戏曲经典剧目的影响力,展现戏曲艺术的“双创”成果,推动戏曲事业繁荣兴盛。

戏曲电影是中国电影在世界影坛所独有的特殊类型,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传统戏曲艺术与现代化的电影艺术完美结合的产物。它既可以最大限度地保留传统戏曲艺术的原汁原味,又可充分借助现代电影的媒介特性和无限表现力,通过其更快、更广、量产的传播方式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对于戏曲这一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具有传承和传播的双重作用。

越剧《西厢记》于2015年9月被拍摄为首部3D越剧电影,由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出品,并且获得了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中国先进影像作品(3D)电影类优秀作品奖。此番电影拍摄,由上海越剧院优秀的当代越剧表演艺术家方亚芬、钱惠丽、张咏梅、吴群四位流派嫡传弟子领衔主演,群星璀璨,盛时芳华,可谓是一次对经典剧目最原汁原味地还原,同时也是一次艺术的再创造。这种再创造,一是源于这一演员组合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表现,二是基于3D电影的高科技手段,无论是演员精湛的演技,还是多年来融入了一代代上越人心血的舞台版服、化、道、舞美的精雕细琢,都被放大在了荧幕上。从根本上挖掘、开拓了传统艺术门类的更多可能性,让越剧表演艺术的精粹更完整地传承下去,让传统戏曲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越剧电影《西厢记》于2016、2018年,分别在香港和上海举办了首映式,受到两地观众的热烈追捧,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可见其市场号召力。

此次晋京展映展演活动,越剧《西厢记》舞台版和电影将“双下锅”,向首都观众展示近年来在电影传播与传统文化融合方面取得的新成就。旨在多角度、多元化展示剧目传承和人才培养方面的新成果,进一步促进南北戏曲艺术的互动交流,扩大海派文化、江南文化影响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越剧电影《西厢记》将于9月15日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上映。与此同时,上海戏曲中心将于9月16日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举办“东方之韵•梨园光影”——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经典戏曲晋京展映研讨会,届时越剧《西厢记》舞台版和电影的多位主创和主演将会和京沪两地专家学者,共同围绕“东方之韵·梨园光影”主题展开研讨,听取首都业内专家、同行们为进一步促进上海戏曲在新时代下的传承与发展的良策与建议 。据悉,9月下旬,越剧电影《西厢记》还将走进北京高校展映,通过大银幕与莘莘学子开展交流,传播越剧魅力。

附件一:剧情简介

唐贞观元年间,书生张珙往蒲关访好友白马将军杜确,路经普救寺,偶遇寄居寺内的已故相国之女崔莺莺,一见爱慕,遂借读西厢,意图亲近。

是夜,莺莺照例到花园焚香,张生情不自禁隔墙高吟,莺莺依韵酬和,张珙更为倾倒。

正当张珙和莺莺两心相萦时,河桥孙飞虎兵围普救寺,强行欲索莺莺为妻。崔夫人无法,只得当众言明:谁能退得贼兵,愿将爱女相配。张珙挺身而出,致书杜确。杜确兵到,解了寺围。不料崔夫人又筵前毁约,命莺莺称张珙为兄,使一对有情人竟不能成眷属。

莺莺瞒过红娘而又遣使她递诗给张珙,约张珙在花园相见。张珙跳墙来会,莺莺为礼教所束缚,又恐红娘觉察,临时设计,责斥了张珙几句而去。事出意外,张珙因此成病。莺莺终究不忍,在红娘的支持、鼓励下决计夜入西厢,安慰张珙……

不久,崔夫人有所觉察,拷问红娘。红娘据实直说,并责夫人失信负义。夫人不得已,允把莺莺许配张珙。但又以崔家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为由,逼张珙立即上京赶考,得中后方许成婚。莺莺和张珙离愁别恨,涕泣叮咛而别。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