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路在何方? 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六家谈

2018-08-26 14:5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8月25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网络文学VS传统文学六家谈”第二场活动在北京十月文学院举行。千龙网记者 耿娟摄

千龙网北京8月26日讯(记者 耿娟)25日上午,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网络文学VS传统文学六家谈”第二场活动在北京十月文学院举行。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王蒙与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青年作家大头马、网络作家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就“网络文学路在何方”话题展开讨论与对话。

网络是文学发展的良好平台

对于网络文学20年来的发展,王蒙坦言了解有限,但是他一直支持网络是文学的一个很好的平台。邱华栋则梳理了网络文学发展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出现为标志,第二阶段则是奥运会以后,这几年来网络文学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通俗文学,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它是一种背后有资金支持的,同时释放了中国数百万写作者写作热情的一种文学。他们有大学教授、工程师,文学和很多专业的领域结合,同时也更容易产业化,和游戏、影视、声音、音频结合。”另外,不管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写作上都出现了一种雅俗共赏的融合趋势。

管平潮则回忆了当时《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出现对他们这一代网络作者的冲击,“他居然能够这样写,居然还有这么一种活泼的文学。”于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看网络小说。疯丢子说,那个时候小说的门类太多,脑洞被打开了就怎么也收不住,于是自己也变成了写作者中的一员。

作家是各式各样的,文学也是

王蒙指出,除了网站的签约作家,大神级作家,网络上还有数百万业余作家,网络文学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更自由的“审稿”机制,所以它很宽泛,但是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希望自己写的好,而不是越写越烂。在他看来,作家是各式各样的,你只要能写得好,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他自己最近就在刚刚写了一本爱情小说《生死恋》。王蒙说,自己创作时,从来不是“我选材,而是材选我。好事不糟践,坏事更不糟践。所以题材每天都在环绕你。”

8月25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网络文学VS传统文学六家谈”第二场活动在北京十月文学院举行。千龙网记者 耿娟摄

作家呼吁影视改编尊重原著

谈到网络小说的影视化,王蒙说,“以前我觉得自己老了不爱看电影了,最近特别爱看电影,很多电影完全超出我的想象。”管平潮则谨慎地向影视行业提出建议,“我代表网络文学作家呼吁一下,要相信那些能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网络小说一定有它的独到之处,但是经常被改得面目全非。这是低级的错误。”

大头马指出,在国外类型小说到影视工业是非常成熟的,但是在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还很短暂,而影视工业依然在作坊阶段,所以这就导致了大量劣质的影视作品的出现,大部分的影视公司以盈利为导向,对网络文学进行收割,他们只是看到了网络文学的注意力经济,把粉丝直接转换为流量。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疯丢子则希望有一天作者真的可以和影视公司达成某种一致,最终达成1+1〉2的效果。

据了解,本次活动是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本届大会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版权局)等单位主办,于9月14日至16日在京举行。大会将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以“专业化、开放化、国际化、创新化、多元化”的方式,全方位多角度展现中国网络文学新作为,推动精品创作生产。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作者:耿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