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展 | 18世纪的东亚双城:北京物阜民熙 江户繁花似锦

2018-08-14 15: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8月14日讯(记者 纪敬) 8月14日至10月7日,“都市·生活——18世纪的东京与北京”展在首都博物馆举办,共有展品181件(套),日方展品112件(套)。

该展通过图片资料、生活民俗资料、工艺品等,分别展示18世纪处于江户幕府管制之下的东京,处于康乾盛世时期的北京,两地政治安定,生活富足,尽显东方文化的城市共性。从城市规划、百姓生活,到丰富多彩的手工技艺,两座城市的个性,也折射出两国文化的差异。

10
8月14日至10月7日,“都市·生活——18世纪的东京与北京”展在首都博物馆举办。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4
厨房用具袖珍模型(明治时期)。日本关西地区在每年3月3日玩偶节有把微型厨房用具和玩偶一起摆放出来的习俗。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城市营造

“江户”从何得名

江户这一地名据说取意于“入江门户”,早在镰仓时代的文献里即见有此称谓。12世纪,以该地名命名的江户氏统治这一区域,进入室町时代后因其势力衰退,被太田道灌取而代之,在此筑城作为其大本营。1590年,德川家康分封至关东后,因江户地域广阔、水运畅通,故在此安营扎寨,开始了新城的开发建设。

1603年,家康成为征夷大将军并设立幕府,江户也成为日本的政治中心。至第二代将军德川秀忠,又开始营造以石垣围筑的内郭为中心的江户城,环绕江户城郭的街区也随之逐步得以完善。

1
黄玉刻诗扳指(清)和绣花小件(扳指套,清)。扳指是男性用的戒指,原本用于弯弓射箭时扣住弓弦,后来演变成装饰物,也成为一种权威的象征。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3
抓周用品(民国)。在北京,孩子周岁生日时要举行“抓周”礼。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7
鹌鹑争鸣图屏风(18世纪后半叶)。江户时期,鹌鹑不仅受到武士阶层,也受到平民百姓的喜爱。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6
鹌鹑鸟笼小花饰银钗(18-19世纪)江户时期,结发文化兴盛起来,钗再度成为帮助女性完成发型塑造的饰物。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城市生活

鹌鹑最得宠

北京与江户同为汇聚全国各地丰富物资及人才的繁华城市。熙攘繁华的景象皆可从《万寿盛典》《熙代胜览》等画卷及印版中可见一斑。为了满足旺盛的消费需求,各种行业及营生应运而生。

18世纪以来,随着商业逐渐发达,城市独有的自由豁达的氛围又孕育出特有的文化。如江户人喜好祭祀活动,他们在各地传统习俗基础上,开始举办独特的岁时活动,并乐在其中。此外,还出现了上至武士下至平民,无论身份贵贱的“文化沙龙”,从而推动了文学、艺术、科学等文化领域的再创造。

与满清子弟提笼架鸟异曲同工的是,江户时期,鹌鹑因其美妙的啼鸣声而受到欢迎,甚至还发行了饲养手册,上面记录了饲养和辨别良种的方法、叫声的优劣等内容,后来还举行了鹌鹑的啼鸣和体态优劣的比赛。

5
梅子树嵌螺钿提盒(江户时期)。提盒是一种顶部装有提手,把盒子、盘子、杯子、瓶子等餐具组合收纳在一起的便携式食盒,有“赏花便当”之称。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8
享保人偶(江户时期)。享保年间(1716—1736年)流行的人偶,大气而装饰豪华,后来幕府还贴出告示,对人偶制作的尺寸加以限制。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9
贵族府邸内外游乐图屏风(江户时期),是典型的菱川派画法。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2
燕子南天竹泥金印笼(江户时期)。挂在腰间的用作装药品等的印盒,运用泥金彩绘的手法精细地描绘了燕子和南天竹的形象。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城市艺蕴

浪漫的平民艺术“浮世绘”

江户时期,政治的稳定和商业的活跃,带来了富足的市民生活以及城市文化的丰富多样。书法、绘画、雕塑、漆器以及纺织品等城市技艺在贵族和武士阶层的美学关注下,吸收传统技法特点的同时,汲取民间和国外艺术的精髓,对当代日本的艺术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瓷器方面,荷兰东印度公司作为西方瓷器贸易的纽带,向日本寻求订单,也促进了日本制瓷业的发展。兼具中国纹样和日本构图特点的日本瓷器深受欧洲贵族的青睐。喜爱漆器工艺的日本民族将漆器工艺用于建筑装饰、陈设品、家具、礼品等生活的方方面面。日本美术的典型样式“浮世绘”,借鉴西方写实艺术来体现江户市民生活。而它作为一种平民艺术,也真实地反映了近代日本的人文价值。

此外,8月15日,第17届中日韩博物馆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首都博物馆举行。该展览首站于2017年在东京拉开帷幕,2018年8月14日移师北京,并作为中日双方联合办展的重要成果之一,成为了此次研讨会的一项重要内容。2017年在东京展出时,以首都博物馆展品占2/3为主,2018年在北京展出时,以东京都江户东京博物馆展品占2/3为主。同一主题,根据所展出城市的不同,有所偏重,以满足当地观众的需求。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