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看戏 | 华服戏味足 没理由不喜欢京剧《宋家姐妹》

2018-06-20 08:3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很多观众看了京剧《宋家姐妹》说,“我们希望京剧就是这样子。”该剧首演于2011年,至今已上演45场、修改25稿。

“要延续京剧的艺术生命要不断创新。步子不能迈得太大,老戏迷可能不接受,这个衔接点怎么做,如何把握这个度?”程派青衣演员迟小秋在京剧《宋家姐妹》中给出答案。

7
6月19日,新编现代京剧《宋家姐妹》在北京京剧院排练。图为程派青衣迟小秋扮演宋庆龄。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8
6月19日,新编现代京剧《宋家姐妹》在北京京剧院排练。图为程派青衣迟小秋扮演宋庆龄和梅派、王派青衣王怡(左)扮演宋美龄。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京剧版宋庆龄

华衣美服  程韵内敛

从深沉优雅的紫绒旗袍,到白底兰花的旗袍,再到墨绿色的旗袍,剧中的宋庆龄几身华服都设计的别致用心,堪称戏曲版《花样年华》。作为国服,旗袍的真正迷人之处在于它的内敛和深刻。它婉约地勾勒出女性的身体曲线,将含蓄与性感表达得淋漓尽致。

“穿着高跟鞋在台上跑圆场,一场下来特别累。”《宋家姐妹》中扮演宋庆龄的迟小秋是剧中的灵魂人物,不仅要在唱腔上打磨,衣着装扮更是给角色加分的元素。不同于传统戏的是,戏曲舞台上的水袖、身段表演都被舍弃了。穿高跟鞋既要挺拔,穿旗袍也要带着腰身,导演也专门找了舞蹈编排,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尽善尽美。

大提琴与京胡的对话,声声如诉。“唱腔要衔接的好,有程派的音色和抑扬顿挫的节奏感,唱出来既有激情,又不同于样板戏的激昂,还要有内敛沉稳,最难的就是拿捏分寸。”剧组请了北京人艺的演员来指导独白,使得京剧版宋庆龄在性格上外柔内刚,沉稳而坚强。

除了观看大量相关书籍和影像资料外,迟小秋也特别注意对宋庆龄平时习惯和动作的揣摩。对于表演的尺度,她有自己的见解,“不能没有伟人的深沉,但是姊妹之间见面,还要体现出亲情和亲切感。”

9
6月19日,新编现代京剧《宋家姐妹》在北京京剧院排练。图为梅派青衣、梅葆玖的弟子张馨月(左)饰演宋霭龄。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10
6月19日,新编现代京剧《宋家姐妹》在北京京剧院排练。图为老旦演员沈文莉(右)扮演宋家姐妹的母亲倪桂珍。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一棵菜精神

历练成熟 流派纷呈

本轮演出的第一次排练,距离上次演出已经过去4年,台上聚齐的“三姊妹”更加成熟了,姊妹情深又各有立场和信念,亲情中不免剑拔弩张。

2011年,梅葆玖的弟子张馨月31岁,一组演员中年龄最小却要饰演姊妹中大姐宋霭龄,“这个富婆不能一上场就厉害,得软硬兼施。”现代戏如何把传统的东西放进来,张馨月加入了话剧的元素,念白不能用假声,会感觉有点飘,表演松弛接近话剧,还要把持住戏曲程式化的度。当年京剧《宋家姐妹》参演武汉京剧节,张馨月赶上肠胃炎,什么都吃不下,北京京剧院院长愣是说“死都得死在台上”,正是全团上下一股劲儿塑造了这部经典。

以往《红灯记》《沙家浜》《杜鹃山》中,老旦角色都是革命老太太,而宋家姐妹的母亲是大家庭出身,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沈文莉饰演宋氏姐妹之母倪桂珍,不仅给宋庆龄施加压力,要促成蒋宋联姻,更怕宋庆龄受到迫害,要体现母亲疼爱孩子。

“传统戏演老旦有程式化地表演,现代戏如果在形象上不认可,这个人物就立不住。”这对于沈文莉是压力,化妆也不能画太多的老纹,宋母岁数也不是特别大,主要在动作和气质上来把握角色,实现宋母态度的转变。

11
6月19日,新编现代京剧《宋家姐妹》在北京京剧院排练。图为奚派老生张建峰扮演宋子文和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饰演张太雷。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京剧舞台“一棵菜”,马派、谭派、奚派等流派齐聚这部现代戏,优秀梅派、王派青衣王怡出演宋美龄,优秀奚派老生张建峰扮演宋子文,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饰演张太雷,使得这部描写宋庆龄的京剧在唱腔和表演上色彩纷呈,受到观众的喜爱。

《宋家姐妹》作为北京市文化局选定的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即将参加“2018年京津冀精品剧目展演”活动,于6月26日至28日在长安大戏院上演。(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