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博物馆:搭建与市民沟通平台 增强国人文化自信

2018-06-19 14:1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4年2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时曾说:“搞历史博物展览,为的是见证历史、以史鉴今、启迪后人。要在展览的同时高度重视修史修志,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

精心打磨历史文化街区,唤醒老北京的文化记忆,助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做好首都文化这篇大文章。千龙网记者探访与“一城三带”有关的博物馆和文物古迹,对话博物馆馆长,用文物讲故事,发现不一样的北京。

博物馆深度挖掘“一城三带”  让乡愁凝聚智慧和力量

97
智化寺京音乐来源于明代宫廷礼仪音乐,是我国现有古乐中唯一按代传袭的乐种。智化寺每天上午十点演奏京音乐,除了周一闭馆。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北京市的博物馆不仅有些地处“一城三带”的关键位置,更要充分发挥博物馆宣传展示的功能,充分挖掘其文化内涵,记录文物古迹保护成果,增强国人的文化自信。

隋朝时期已开通大运河,而朝阳门正是离大运河北端重要码头——通州码头最近的一个城门、通州码头在朝阳门正东40里,那时离京南去的官员客商,都要在朝阳门经停,这里也是漕运粮食的必经之门。储存在城内各大粮仓中,因此朝阳门附近有许多“仓”字的地名。

“没有大运河也许就没有智化寺。智化寺离朝阳门不到1千米,当时所有的建筑材料都是通过运河运到城里。”北京文博交流馆馆长薛俭对记者说,智化寺地处核心城区,按照北京市“一城三带”文化建设应该是老城区保护的一个重要文物单位。从文化层面,智化寺与三条文化带是有关联的,智化寺的建筑与西山的法海寺建筑是同一时期的,可以通过智化寺了解明代早期的官式寺庙的建筑特点,包括西山有好多明代寺庙建筑有相同之处。

明朝英宗年间,北京城就是一个工地,所有的城门楼子都是在英宗年间修成的,智化寺与长城文化带的关联就是“土木之变”,土木之变发生在长城以外的怀来县,就是英宗皇帝朱祁镇御驾亲征被俘的地方,而智化寺正是英宗尊称为“先生”的大太监王振奉旨所建。土木堡之变王振死于军中,王振被抄家灭族,但寺因敕建得以保留。

86中国藻井艺术孤品“北京隆福寺藻井”。千龙网记者 戚连民摄

去年9月,在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开展的《中华古村落——京津冀风情》展览,对京津冀地区现存古村落进行了较系统的梳理和展示。观众可以通过展览领略蕴含在京津冀古村落中的历史文化和审美内涵,展期延续至今年8月。

古村落是挖掘中国农耕文明和古代建筑文化的富矿,也是研究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家庭起源和繁衍发展的重要实证。京津冀地区地缘相接、人缘相亲,这里的古村落既有文化与地域的趋同,又富人文和环境的迥异。因传续古代人文传统而聚的灵水村,位于门头沟区,现有多处举人故居宅院遗址,这些宅院多为三进和五进宅院,建有门楼、影壁,雕梁画柱,花饰粗犷中蕴含秀美。建筑风格具有“乡村士大夫”风范,谓之百年的“举人村”。

古建馆的工作人员需要在实际考察中设计展览内容,遍布京西的明清古村落才得以全面展示。“京津冀区域古村落的形成和持续发展,需要处理好地理环境、生产生活、社会文化的平衡关系。在北京地区的资料梳理中,也以三条文化带为引线。”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副馆长张敏说,京津冀古村落的梳理与展示,只是介绍古村落展览体系的第一个,以后还会顺延思路,按区域陆续推出。

京西门头沟地区古村落的主要遗存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京西古道沿线,是重要关口和结点,在历史上古村的形成在生产关系中承担着输送职责有关系的。比如永定河畔的琉璃渠村,是第一批入选中国传统村落的村庄。从元代起,因此地有高品质页岩石料可加工,朝廷即在此设琉璃局,自清乾隆年间北京琉璃厂迁至此地,并为琉璃局修渠引水,村子也因此得名琉璃渠。从而历代皇家御用的建筑琉璃制品都是在此烧造。而且门头沟地区有优质的煤炭资源可供烧窑,这里距京城不过60里,方便运输,也便于朝廷管理。700多年来,这里就成了元、明、清三朝的琉璃官窑。

“北京的老城和中轴线是体现皇权至上的文化遗产,而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是为了满足和供给都城需求,而在历史上形成了物资输送、服务,以及预警的作用。”北京有着860多年建都史,皇城文化与三条文化带的糅合,维系着内在的城市精神。副馆长张敏说:“古村落的历史和未来也凝聚着一缕乡愁。”

博物馆建设 “让文物活起来” 增强国人的文化自信

16

1984年大钟寺辟为古钟博物馆,寺中除了大钟楼里悬挂的永乐大钟之外,还收藏有各个朝代各种用途的钟、铃,以及日本、韩国、欧洲的钟,共约400多件,都陈列在寺院的各个房间以及院子里。千龙网记者 戚连民摄

文物和每个人息息相关,如果有人对文物不感兴趣,有可能是没有找到自身与文物的连接点,这激励文物博物馆从业者继续思考和探索“让文物活起来”的方式方法。

走进大钟寺古钟博物馆,古朴幽静,游人不多,却有猫蹑足轻声从身边飘过。馆内各种形状的钟铃移动展陈都很不方便,古钟博物馆的专业人员也是动了些脑筋,怎么让文物走出去、请进来。于是从展陈和馆藏的750余件古钟文物中精心甄选,进行拓印,经过精细加工制作古钟拓片130余幅形成临展展品,以展示古钟文物的纹饰、书法和艺术。该展览走出北京去往哈尔滨、云南、内蒙古等地巡展,还远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圣彼得堡历史博物馆进行了为期48天的出国巡展,让古钟文化传播得更深更远。

“让文物活起来”不仅要让观众看到文物、看懂文物,还要感受到文物带来的乐趣。“辞旧迎新鸣钟祈福”元旦敲钟是古钟博物馆的“传统节目”,举办了36届未中断过。每逢鸣钟祈福活动之时,馆内要敲响永乐大钟,鸣钟108响,每次紧敲18下,慢敲18下,不紧不慢再敲18下,如此反复两遍,共108下。

不仅牢牢抓住传统文化,古钟博物馆也一直和年轻人走得“亲密”。古钟博物馆携手北京交通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北京知名高校举办的“钟王杯”大学生志愿者讲解比赛已举办了13届,“每届都有众多大学生报名参赛,参赛选手回到学校后会自发为这个活动宣传,号召校友们参加。”刘克全副馆长说。

以“钟王杯”获奖选手为主成立的“钟铃文化宣讲团”,也深入到上述高校开展巡回宣讲活动,受到在校师生的欢迎。还有针对中小学生群体开设了“铸钟小能手”、木版印刷、拓片制作等互动项目,钟铃文化巡展活动则走进高中小学校、走进军营、社区、企事业单位中宣传展示钟铃文化。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不是观众想象那么严肃古板,古钟博物馆的职工还会有曾侯乙编钟文化演出活动,是不是听上去就很有文化。“绝活儿”不是随便外露,每当元旦、春节、五一、十一、中秋节、国庆节等重要节日或博物馆举办重要活动时,展示一场编钟演出。

“在古钟博物馆的大雄宝殿《礼乐回响》展厅展出的是曾侯乙编钟复制品。博物馆充分挖掘这一文化资源,组织馆里喜爱音乐弹奏的职工学习编钟演奏,组织编排节目,经过大家勤学苦练,能够熟练弹奏适合一场小型文化演出的编钟文化演出节目。”刘克全副馆长对记者说。

让博物馆的文物不在“沉睡”,换上科技的外衣走进观众的视线。刘克全副馆长还亲自玩了一把“做天和尚撞一天钟”,是一个人机互动的“撞钟”游戏,按照视频提示做出相应的撞钟动作,便可以听到钟声响起。撞钟活动结束后,计算机会给完成动作比较协调的观众打一个最高“住持”(住持是寺庙里的一把手)的身份评价,给动作完成不够协调的打一个“生员”身份的评价。

“在永乐大钟的展示上,运用3D技术扫描永乐大钟,进行数字化分析,同时通过投影仪将永乐大钟上的文字投射到墙面上,在模拟撞钟体验时,深切感受到钟声带来的冲击力。”观众还可以通过手机下载软件并配合VR纸壳眼镜,360度全方位沉浸在一个从未经历的虚拟古钟世界。“通过VR视频,可以看到平日里难得看到的编钟演奏表演,也可以进入博物馆尚未开放的空间,比如大钟楼的二层,因古建筑空间有限,观众无法登楼参观。VR导览将大钟楼二层的全貌通过360度全景图的形式呈现出来,配合解说内容,详细讲解了永乐大钟悬挂结构,相比于观众自行参观或者单纯凭借讲解员的语音讲解更具有体验效果。”

96
北京文博交流馆馆长薛俭向记者介绍智化寺文物。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古建筑是不可移动的,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在动脑筋走一条路,摸索经验。“现在博物馆按照建筑的不同类型形成了自己的展览体系,比如中华古塔、牌楼、古桥等,按照不同的建筑类型做过科普性质的展览,展览内容有建筑构件、模型、图片、视频等,还包括观众可以互动的形式。”在馆内的临时展厅,也到过国内外其他博物馆进行展览交流。

北京文博交流馆建在智化寺古建内,近些年在博物馆建设方面有些创新举措。2017年,有政府专项资金支持做了馆内电增容及电缆更换和基本陈列改造两项工程。实现了让观众到文博交流馆里能够看得到文物,看得懂文物。古建筑安全是第一位的,现在加入了适当的灯光照明,具备了夜间开放的条件,能保证定期在夜间开放。

“文博交流馆开设了夜游智化寺的活动,专家现场讲解比平时的讲解员针对性更强。在5.18博物馆日的晚上也能欣赏到智化寺在夜幕降临之后的古建筑营造之美。”北京文博交流馆馆长薛俭说,“让观众走进北京文博交流馆不仅看到建筑本身,通过看展板,能够了解到智化寺设计、结构和布局,以及有哪些文化元素,通过这些展览了解到先民的聪明智慧和追求艺术的价值,可以增强国人的文化自信,让观众看得到且看得懂文物。”

非遗要“活态传承” 纳入教育体系中从娃娃抓起

120
智化寺的转轮藏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在保护非遗的同时,需要思考如何让非遗活起来,如此才能让其真正具有生命力。智化寺的京音乐被誉为古代音乐活化石,在传承保护中也会遇到不可回避的问题,北京文博交流馆馆长薛俭对记者谈到,智化寺京音乐是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京音乐从宫廷移植到智化寺,现在是传承到了第27代传承人。

现在的传承人不是僧人是作为非遗项目的传承人,在博物馆内向观众展示京音乐。传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都面临的问题,传承的难度和后续都面临着一些挑战,比如智化寺京音乐通过政府支持,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抢救发掘出来,没有断代,从25代、26代艺僧延续至27代传承人身上,“活态传承”还没有间断,目前的问题是要扩大传承。

怎么利用非遗是博物馆面临的难题,北京文博交流馆想办法开办智化寺京乐高级研修班,在这个研修班中吸收了民间古乐爱好者,或院校的师生参与其中,同时在河北冀中地区找了有古乐基础的地方,开设古乐培训基地,扩大传承面壮大队伍。“我们曾经提出一个目标要争取把队伍培养到演出时实现百管齐鸣。”北京文博交流馆馆长薛俭说,智化寺京乐遗产项目面临着传承的挑战,希望能让这些优秀传统文化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从娃娃抓起,通过学校教育让学生喜欢传统文化。

每一件看似高冷的文物背后都承载着历史的变迁,让文物活起来,搭建国宝重器与观众“对话”的平台,是北京市各大博物馆的重任。

责任编辑:戚连民(QE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