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文物如何保护 他山之石或可攻玉

2018-06-08 15: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日,北京市政府推出《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实施意见》,意见明确要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坚决落实“老城不能再拆了”的要求,确定一批以明清皇家坛庙、王府和濒危不可移动文物为重点的核心区文物腾退和保护修缮项目。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经过修缮的文物展现在公众面前。

“老城不能再拆了”是《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具体要求,北京老城是北京历史文化的见证和延续,通过老城的修缮和维护,可以更加彰显北京作为历史名城的魅力。

纵观全球,很多历史名城都以延续历史风貌而闻名,并以此吸引一批批游客前往,这些城市在千百年动荡之间,如何将文物一代代延续保护下来,值得我们探寻和借鉴。

浪漫之都的“整容”纪事

提到法国巴黎,大多数人浮现在脑海里的词汇是“浪漫之都”,巴黎作为一个有2000多年建城史,1400多年建都史的城市,它的浪漫是法国人的天性赋予的情调,与此同时,城市的街道、建筑与这种情调高度一致。尽管时代变迁,巴黎依然完美地延续着这种风格,并且将现代气息和古老建筑融合为一体,是游客眼中的最佳旅游地,打造这种独特魅力的法国政府以及巴黎市政府功不可没。

法国是世界上最早颁发文物保护相关法律的国家,1840年的《历史性建筑法案》是法国第一部文化遗产保护法。此后100多年间,关于文化遗产的法律法规达到100多部。具体到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市发展规划,则有1973年颁布的《城市规划法》,这是一部专门针对城市改造制定出来的文物保护法。法国人对文物保护的重视不言而喻。

巴黎作为法国首都,它的老城维护和改造堪称范本。从建城年代来讲,巴黎是个不折不扣的古城,经历过多次战乱,在17世纪城市格局已经基本成型之后,1789年爆发法国大革命,十年时间,整个城市发展处于停滞甚至倒退的阶段,直到19世纪中后期,经过了史无前例的“奥斯曼改建”之后,巴黎开始被誉为世界最美、最现代化的城市,也成为众多城市发展的范例。

二战后,巴黎的人口增长迅速,随之带来各种社会问题,1965年,巴黎城市规划研究中心提出在巴黎外围设立城市副中心,是世界上首次提出新城概念和卫星城计划的城市。1977年,法国政府和巴黎市制定“城市发展总体规划”,在保证巴黎城市多功能性的同时,决定要保护好当地的历史文化遗产和城市景观。

巴黎市对于老城区的改造和修护工作非常细致,不同类型的文物建筑有不同的保护方法。按照1962年颁布的《马尔罗法》,法国在全国划定了多个保护区,这些保护区在被保护的文化遗产类型中属于最严格的保护层级。在巴黎的玛海保护区,按照法国政府的要求,针对文物建筑进行详细划分归类,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修缮和维护。这其中不仅包括文物建筑的整体修缮,还包括一些可以改善或者被取代建筑的拆毁。

除了保护区的维护之外,巴黎很多闻名于世的建筑和街道都经过了多次修缮。香榭丽舍大街被称为“巴黎第一大街”,是巴黎的代表性街道,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最初只是卢浮宫外的一处田地,后来被改造成一条绿树成荫的大道,再后来经过多次改造和扩建美化,成为如今的样貌。

值得一提的是,在步入近代之后,多次改造过程中,都涉及到现代与古典融合的问题,但是每一次改造后,香榭丽舍大街都成为古典与现代融合的极佳范本。20世纪60年代后,香榭丽舍大街上充满了商店门面、广告牌,人流拥挤、车辆无序停放,使得街道原有的气质消散。1991年开始,巴黎政府对香榭丽舍大街进行为期三年的改造,高档饭店、写字楼取代了平庸的店铺,拓宽的街道使通行更加便利,新建的地下停车场解决停车难的问题。人行道上新铺上的浅色花岗石,以及加装的雕花灯柱,还原了这条林荫大道的古朴魅力。

朝圣之路的联合维护

西班牙加利西亚地区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历史名城之一,是欧洲朝圣之路的终点,每年大约几十万人踏上朝圣之旅,最终抵达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前。

从九世纪初,使徒圣雅各的墓地在加利西亚地区被发现后,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们纷纷前往此地朝拜圣徒遗体,闻名世界的欧洲朝圣之旅因此而来,由于人们的起点不同,因此朝圣之旅的起点众多,但最后都抵达同一个目的地。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古城1985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圣地亚哥朝圣之路1993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条长达800公里的朝圣之路吸引了更多无宗教信仰的游客,带着各自的目的走上古老而又神秘的朝圣之旅。

在西班牙境内,圣地亚哥朝圣之路沿途经过九个自治区,要维护这样一条朝圣之路需要这些地区的通力协作,为此,2001年,西班牙政府创立“圣詹姆斯委员会”,这一委员会的具体目标就是协调、合作与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以及圣雅各日纪念庆典相关的活动。2009年9月起,该委员会有一个合作委员会负责管理世界文化遗址,确保中央政府和九个自治区政府关于圣地亚哥朝圣之路的合作。

作为一个世界遗产大国,对于文物保护的重视是西班牙政府的一贯主张,1978年将“保护历史、文化和艺术遗产”写入宪法,同时规定“侵犯(历史、文化和艺术)遗产应当受到刑法处罚”。除此之外,在1985年颁布《历史文化遗产法》,这是西班牙有史以来在历史遗产保护方面规范最为完整的法案。与此同时,西班牙在文化领域还实施了许多国际法律条文,其中包括1982年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1989年生效的《欧洲建筑遗产保护公约》,以及2008年生效的《欧洲景观公约》。

随着时代演变,已经颁布的法案也不断地在调整和完善,目的也是为国内出现的新挑战寻求解决方法。

韩流中心的文物保护

从上世纪末开始,韩国将文化推广作为国家重点工作,随之而来的是韩流席卷亚洲甚至全球,这一阵狂潮直到今天都没有退去。韩剧、韩国音乐、韩国明星所拉动的经济增长不容小觑,去韩国旅游也是很多国人出境游的优先选择。

事实上,韩国对于文化的重视不仅局限在流行文化推广,对于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从来都没有被忽视过。韩国与我国文化根源相近,尽管国土面积仅相当于浙江省,但它们的世界文化遗产数量却并不少,它们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同样也具有参考价值。

韩国本身并不是一个物质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因此,韩国国民对于一切文化遗产都非常珍惜,文化遗产在他们眼中被视为“文化财”,负责管理文化财的部门是文化观光部下属的文化财厅,相应的《文化财保护法》也于1962年颁布,明确文化财主要分为四类:有形文化财、无形文化财、纪念物和民俗资料。但是这并不是韩国的第一部关于文物保护的法律。

韩国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遗产保护法是1916年颁布的《古迹及遗物保存规则》,这部法律第一次以法令的形式明确提出了对古迹与遗物的法律保护问题。100多年间,韩国政府不断调整修订既有法律,同时推出相关的操作指南,目的都是不遗余力地保护文物。

在韩国首都首尔,有一处汉阳都城,2012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是李氏朝鲜王朝最初的核心地,虽然如今已经看不到内部的建筑模样,但是韩国文物保护部门在重要位置原址都设立了铭牌和石碑,对汉阳都城建筑的信息进行说明。

汉阳都城如今遗存下来的是一些古城墙,共有12.8公里,不同年代都有不同程度的修补,其中不少区段已经处于首尔的闹市区。韩国政府为了保护古城墙采取了很多办法,工作非常细致。在城墙的隐患部位维护过程中,技术人员用水泥钉和玻璃记事板对城砖的原有位置进行标示和记录,工人再手工搬运木材和石材,以对隐患位置进行维护。

在历史上,几乎很少有国家能从战争、灾难中幸免,但是,在不同的国家,人们看到的文物古迹数量却千差万别,这其中有政策、法律、财政等等诸多因素,但没有哪一个因素能成为不重视文物保护的借口。

以上几个国家对于文物的保护只是一个缩影,既然有国家能够完好地保护好历史文物,并传承下去,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就有可参考的价值。

从某种角度来说,文物代表着一座城市的温度,有温度的城市更容易唤醒人们的善意和良知,也更能体现一个国家的气度。

责任编辑:邱伟  作者:王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