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杰:写历史的人就像厨师

2018-03-10 09:1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张宏杰:写历史的人就像厨师

真实的乾隆很少喝酒

书乡周刊:你曾在百家讲坛讲过《成败论乾隆》,又出版过《饥饿的盛世》一书,这次的新书也讲乾隆,写了这么多次乾隆皇帝,他为什么会吸引你下笔?

张宏杰:我以前是学财经的,上大学之前不喜欢历史,但是大学的时候老是泡图书馆,有一本书对我影响很大,就是人民大学、人大清史所原来的所长,现在清史编纂委员会的主任戴逸老师,他写的《乾隆帝及其时代》是我的历史入门书。说实在的,我们上完中学,接受的历史教育就是,皇帝是地主阶级的头子、总代表,但是戴逸老师写的乾隆是个特别丰富的人,他的一生精神面貌和行政措施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化背后的原因戴逸老师也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你会感觉历史中具体的个人是非常复杂的,他的人格和人性和我们今天的人是相通的,也就扭转了原先那种僵化的历史教育给我形成的刻板印象。后来我自己开始做研究了之后,就也想写一本乾隆的传记。

书乡周刊:这本书中的乾隆皇帝比较生活化,你认为他是个有福气的、幸运的人,为什么呢?

张宏杰:我个人对乾隆的理解,前期他是一个积极有为、朝气蓬勃的人,政治举措也比较合理,他的整个政治统治的负面因素出现在后期。我们说每个人的命运千差万别,他在被选为皇储、当上皇帝这一路是非常顺利的,当然这跟他的个人素质也有关系。我写历史人物呢,他身上好的地方就是好的,坏的地方就是坏的。我认为历史人物是复杂的,我要把乾隆的各个侧面都呈现出来,要把乾隆的政治统治,尤其是后期负面的东西都呈现出来。

书乡周刊:为什么在书名中要把“政治、爱情与性格”这三个词提炼出来?你着重写了他的爱情,并且推断出他统治风格的重要转折也与他的爱情有关,可以说他的政治和性格都受到爱情生活的影响。

张宏杰:乾隆和他的原配孝贤皇后的感情故事,我读了之后很感动。他对皇后的用情至深,在中国古代帝王中,感情能达到这样的很少,所以爱情是书中重要的一部分。我写历史人物,注重分析他性格的形成、发展和演变。乾隆老年最主要的转变发生在他70岁那年,在这之前他还是比较勤政的,把整个国家的螺丝钉拧地比较紧,在这之后很多事都废弛了,一方面是人到老年身体机能大不如前,另一方面整个人的心态变化很大,不再像以前那样,而是得过且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时候中国社会的精神面貌是由统治者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决定的,他振作,整个国家都振作,他松弛,整个国家都松弛。

书乡周刊:在今人眼中,恐怕乾隆是中国古代帝王中最为熟悉的皇帝,每个人都能说出乾隆的几个故事,这给你的写作会带来什么影响吗?

张宏杰:我想把我对历史的思考尽可能多地介绍给读者。乾隆是把中国传统统治资源运用到极致的一个人,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也善于读历史,所以他是中国传统统治经验的集大成者,他把威胁皇权的那些因素都消灭了,可以说达到了人治的顶峰。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挽回大清王朝在他统治后期开始江河日下的现实,证明中国传统的社会制度有很大的局限,特别是在全球化开始的背景之下,我们要开放视野,向整个人类文明提取更多的资源。大家一提起清末的落后挨打就说是道光皇帝、咸丰皇帝的责任,但仔细读史会发现,鸦片战争和乾隆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书乡周刊:影视作品中乾隆的形象深入人心,这个形象会使大家对历史上真实的乾隆产生哪些误解?

张宏杰:大家其实对乾隆有很多偏见,很大原因是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见他,里面就是成天被和珅耍得团团转,有点太平天子的感觉,而且还风流倜傥,每天喝酒写诗。实际上真实的乾隆皇帝是很不一样的。乾隆皇帝是个心机非常深,才华也很均衡的人,真实的乾隆很少喝酒,只有在必要的场合才喝一点。虽然他后期对后宫比较放纵,但在中早期他对于后宫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还珠格格》、《铁齿铜牙纪晓岚》那些电视剧呈现的乾隆和真实的乾隆反差是非常大的。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  作者:陈梦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