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协委员耿晓冬:不同性质建筑选择不同保护途径

2018-01-25 11:29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老城保护要进行区别管理

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将北京战略定性为四个中心,即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明确提出“老城不能再拆了”,要加强精细化管理,整治提升背街小巷,让街巷胡同成为有绿荫、有鸟鸣、有老北京味儿的清净、舒适的公共空间。针对老城保护与复兴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桓丰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耿晓冬表示,应该区分非重点文保院落、公私混杂区域、文保建筑院落等不同性质,选择不同的保护途径。

耿晓冬表示,一些具体问题需要思考,比如,如何复兴历史文化、改善居民生活条件以及平衡区域内商业氛围?耿晓冬指出,老城改造的核心是产权问题,老城更新是建立在产权基础上的操作。目前北京四合院约70%属于公产房源,但是在一个院子中公产住房与私产住房混杂的问题如何破解,以及老城区的国家级、市级文物建筑如何在保护与复兴之间找到平衡等问题都需要关注。

针对这些问题,耿晓冬建议,老城保护与复兴应按照不同建筑性质进行区别管理。“老城区的非重点文保院落,大多在外面乍一看还是四合院,走进院落再看,大部分早已变成大杂院,院内有大量的小房子,有的院落只留有狭小的行走空间,院落门口则是两排长长的电表。院内的居民对文化的诉求并没有那么强烈,反而对生活便利性的诉求更多一些。”耿晓冬认为,对于这样的公共产权的院落,整体腾退是规划复原老街区比较理想的途径。 

对公私混杂区域的私有产权院落,由于业主继续在院内生活的诉求比较强烈,腾退的难度很大,可以尝试用租赁方式加以解决。这样既能够照顾到业主诉求,又可以达到整体规划的目的。

而对于老城区的文保建筑、院落,要依靠政府主导,下大力气腾退居民,减少文物建筑的继续损毁。腾退后,经文物部门修缮,注入具有文化内涵的公共产品,向社会开放。耿晓冬表示,从以往多年腾退难以推进的情况来看,主要原因是存在资金缺口,政府可以与企业联合成立文物保护与修缮的专项基金,向社会公开募集,这样可以拓宽资金来源,形成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的文物保护与复兴发展模式。企业可以合理利用文物,在保护中创造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让静态的文物在使用中赋予动态的人文氛围,俗称人气儿,从而使文物得到很好的保护与传承。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